人民網
當前位置:人民網>>人民網江蘇視窗>>經濟

人民日報關注貧富差距 稱已形成階層代際轉移

2015年01月23日06:51
打印    字號: 

“今年你掙了多少?”“你們單位發了多少年終獎?”……年初歲尾,許多人在盤點一年來辛苦所得的同時,也再次為不同行業、不同地區、不同身份、不同階層之間收入差距發出感慨。

不讓平均數掩蓋大多數。中國的貧富差距現狀究竟如何?十八大以來“深化收入分配改革”的各項政策有哪些成效?進一步深化收入分配改革、縮小貧富差距的“牛鼻子”在哪裡?如何把收入分配改革同其它領域改革有效協同推進?

本版將連續兩期關注這一話題。

——編者

不容回避的現狀——

在收入差距擴大的同時,我們還面臨財產差距擴大的問題

前不久,一位外國攝影師拍攝的一組照片在網上熱傳。照片中展示了復雜多樣的北京,既有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也有破敗低矮的城中村﹔既有在兒童游樂場快樂玩耍的“中產階層小花朵”,也有跟隨父母賣菜、蹬三輪的孩子……雖然這場景不止北京,也不止中國獨有,但仍令觀者震撼、深思——我國的貧富差距現狀到底如何?

北京師范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李實表示,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在經濟快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的同時,貧富差距也在逐步擴大。

“衡量一個國家的收入差距,國際上通用的指標是基尼系數。”李實介紹,基尼系數最大為“1”,表示居民之間的收入分配絕對不平均﹔最小等於“0”,表示居民之間的收入分配絕對平均,但這兩種情況都僅僅隻會出現在理論上。因此,基尼系數的實際數值隻能介於0—1之間。基尼系數越小收入分配越平均,越大表示收入分配越不平均。

我國的基尼系數是多少?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我國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數2003年為0.479,2008年達到最高點0.491,這之后逐年下降,2014年的基尼系數是0.469。而在20世紀80年代初,全國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數是0.3左右。李實分析說:“接近0.5的基尼系數可以說是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世界上超過0.5的國家隻有10%左右﹔主要發達國家的基尼系數一般都在0.24到0.36之間。”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院長劉元春表示,0.47到0.49之間的基尼系數反映出目前我國收入差距仍然比較大。尤其是城鎮居民內部、城鄉居民之間的收入差距都比較大。“比如說城鄉差距大概有3倍,按照城鎮工資統計,高收入行業和低收入行業有4倍左右的差距。”

“在收入差距擴大的同時,我們還面臨財產差距擴大的問題,而且這一問題正變得越來越嚴重。”李實告訴記者,以往人們大多把貧富差距等同於收入差距,但實際上,居民在資產方面的差距也是衡量貧富差距狀況的重要方面。過去10年的數據分析表明,中國的財產差距擴大速度遠遠要超過收入差距擴大的速度,個人財富積累速度非常快。在過去大約10年的時間內,人均財富的年均增長率達到22%,特別是房產價值的年均增長率達到了25%。而農村的財富積累速度年均增長率隻有11%,相當於全國水平的一半。

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發布的《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顯示,1995年我國財產的基尼系數為0.45,2002年為0.55,2012年我國家庭淨財產的基尼系數達到0.73,財產不平等程度近年來呈現升高態勢,明顯高於收入不平等。此外,家庭層次的財產不平等有兩個特征:一、有家庭成員在體制內工作的家庭財產水平明顯高於在體制外工作的家庭,在體制內工作的家庭財產的增長幅度也明顯高於體制外家庭。二、中等收入家庭財產增長幅度大,而低收入和高收入家庭的財產增長幅度相對較小。

李實認為,未來幾年,我國的收入差距可能仍會處在高位徘徊狀態,既不會出現明顯擴大也不會出現明顯縮小的趨勢,基尼系數預計將在0.45—0.50之間波動。

復雜多樣的成因——

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收入差距有一定合理性,但由於機會不平等、資源分配不均衡以及權力尋租造成的收入差距是不合理的

造成貧富差距擴大的原因有哪些?

李實認為,首先要正確認識貧富差距、收入差距。“過去在計劃經濟體制條件下,強調平均主義,干多干少、干好干壞一個樣﹔進入市場經濟后,強調按勞分配,不同行業、不同地區、不同人群之間出現收入差距是正常的,有一定合理性。”

劉元春認為,客觀來看,貧富差距的形成有其歷史原因。我國人口多、底子薄,農村人口佔絕大多數。新中國成立后長期實行優先發展重工業,農業支持工業,農村支持城市的政策,導致農村發展明顯落后於城市。近年來,國家加大了向農村和中西部的投資,但在一段時期內,因發展的基點不同、條件不同,城鄉差距、東西部差距及其居民收入差距仍會較大。“比如說同為公務員,東部省份和西部地區的最低工資、公積金繳存標准不同,福利、社保等也有差別,都會造成收入差距。”

專家們普遍認為,貧富差距不斷加大的主要原因,是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型過程中,部分領域改革不到位導致的機會不平等、資源分配不合理以及權力尋租等現象。

李實分析說:“當市場體系不健全,存在流動性障礙或市場扭曲時,收入差距加大的趨勢就難以避免。比如說勞動力市場不統一,戶籍制度導致農民工和城鎮職工在收入、社會保障等方面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雙軌制’運行﹔資本、土地交易並沒有形成真正意義上的市場﹔某些領域,政府對市場干預過多,有大量的市場准入限制,使權力尋租帶來非法收入、灰色收入、腐敗收入……都是體制因素造成的貧富差距過大。”

專家認為,政府干預過多等,容易造成資源行業和一些自然壟斷行業同其他競爭行業之間產生巨大收入差距。如壟斷性企業員工特別是高管收入偏高乃至畸高﹔再如一些人和群體依靠權力資源得到優先發展、優先致富甚至一夜暴富的機會,而被權力邊緣化的群體,很難得到發展機會。

“在誠實勞動和市場環境公平的前提下,人們的收入有差距,這是合理的,社會能夠接受,如對教育投資較多的人能獲得更為優厚的職業待遇。但因起點、機會和過程的不公平所造成的收入差距,人們普遍難以接受。如階層固化、流動性不夠,獲取社會資源的機會不平等,個人努力創富成功的機會也就不均等。比如說富二代、窮二代,這加劇了收入差距的擴大趨勢,社會財富的分享更加的不公平。”劉元春表示。

分化趨勢初步遏制——

居民收入增長較快,基尼系數實現“六連降”,但“新常態”下縮小貧富差距面臨更多挑戰

劉元春表示,中國在過去的5年中,居民收入保持了較為快速的增長。2008年達到“峰值”后,基尼系數有所回落。這主要源於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之后國家出台了一系列刺激經濟增長的措施,4萬億投資主要投到了基礎設施建設上,帶動了勞動力市場對農民工的需求,這幾年農民工的工資收入一直增長較快。再加上近年來中央高度重視“三農”問題,政策、投入都向農業、農村傾斜,新農合、新農保、農村低保等基本保障制度全面建立,都有助於縮小城鄉之間的收入差距。

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表明,2014年,全國居民收入基尼系數為0.469,低於2013年的0.473,實現“六連降”。全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速快於城鎮居民2.4個百分點,城鄉居民收入倍差2.75,比上年縮小0.06。

李實則認為,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經濟一直保持高速增長,低收入群體的收入也在增加。因此,盡管貧富差距不斷拉大,但“二維效應”發生了作用,許多人一方面對富人收入增長較快不滿,另一方面又對自己的收入增加感到慰藉,社會心態相對穩定。

但專家們也提出,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貧富差距的老問題、新情況相互交織,亟須更好地研究、應對。

“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強調‘質量更好、結構更優’的增長,更依賴於資本、技術帶來的創新驅動,這對勞動密集型產業影響較大,會進一步影響非技術、低學歷、低技能人才的就業和收入。”李實認為,未來幾年低端勞動力的工資收入不會像前幾年那樣增長較快,甚至有可能下降。如果不加快改革,統籌考量我國的就業結構、社會保障、收入分配和再分配政策,可以預見到收入差距會越來越大。

劉元春表示,貧富差距近年來還有一個新情況值得重視。“以往談貧富差距、收入差距,城鄉之間的差距是核心。從2006年開始,城鎮內部的貧富差距拉大,由於資本存量不公帶來財富增量不公,比如說房地產價格的快速上漲,使房產快速增值。資本賺錢越來越容易,勞動賺錢越來越困難,經濟生活的變動往往給富者帶來發財的機會,給貧者帶來損失。”

此外,貧富差距已具有一定的穩定性,並形成了階層和代際轉移,一些貧者正從暫時貧困走向長期貧困和跨代貧窮。如果不想辦法改變這一情況,貧富差距便會趨向穩定化和制度化,成為一種很難改變的社會結構,社會階層流動通道也將被嚴重堵塞。

研究表明,收入差距過大,會降低一個國家的平均消費傾向,消費不足會帶來內需不足,從而導致經濟增長緩慢﹔還會影響到低收入人群的人力資本的積累。收入差距過大會導致社會成員之間,特別是窮人和富人之間,難以建立相互信任的關系。更為重要的是,它會使賴以實現機會均等的制度和政策失靈,威脅社會的穩定和經濟的持續發展。“根據世界銀行的劃分標准,人均國民收入超過1.2萬美元就是一個高收入國家。如果比較順利一點,可能在5—10年我國就能成為一個高收入國家。但收入分配差距過大,是必須下大力氣解決的問題。否則將大大增加我們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李實說。

其他國家的貧富差距情況(鏈接)

據了解,在歐美發達國家中,美國的貧富差距比較顯著。歐洲國家的基尼系數大部分在0.3—0.4之間,美國2007年的基尼系數達0.45,2013年基尼系數約0.47。在亞洲地區,馬來西亞、菲律賓、中國的基尼系數較高,在0.5左右。日本、韓國的基尼系數約為0.26。拉美地區,巴西、阿根廷的基尼系數較高,均大於0.5﹔非洲基尼系數較高的國家集中在南非,基尼系數約為0.6。

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全球都很關注貧富差距現象。根據聯合國經合組織的統計,全球的勞動報酬佔GDP的比重已從50%下降到30%,說明全球的貧富差距水平都在拉大。國際上近年來關於節制資本、限制金融高管收入的呼聲都很強烈,歐美等國家對此也採取了一系列舉措。(馮華)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責編:張妍、張鑫)
返回視窗首頁
分享到: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