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當前位置:人民網>>人民網江蘇視窗>>政治

鎮江國資委原主任10年受賄420萬 稱沒臉見外孫

2015年12月15日14:58
打印    字號: 

  

  尤廉受審

  前不久,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對該市國資委原主任尤廉涉嫌受賄案進行了公開審理。法庭審理查明,從2005年至2014年,尤廉在擔任鎮江市國資委主任期間,先后22次受賄人民幣420余萬元。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尤廉有期徒刑十三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0萬元。

  尤廉受賄案是2014年江蘇省委巡視組進駐鎮江巡視發現的一起大要案。同年10月,省委巡視組向鎮江交辦了一張案件線索清單,尤廉位居榜上。同年11月19日深夜,正在最高人民檢察院參加培訓的鎮江市檢察院檢察長俞波濤匆匆趕回,在辦案札記上寫下:交辦一號專案線索,正式成立“11·20”專案組!

  交鋒:邪不壓正

  其實,早就預感到會被調查的尤廉,先期採取了一系列反偵查措施,找人串供、隱匿財產……

  專案組在對與尤廉交往甚密的老板展開調查時發現,鎮江環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路平與尤廉過往甚密,在其承接南方紙業整體搬遷工程、南方學校遷建工程等事項上,尤廉多次打招呼,要求相關企業將工程項目交給路平來做。在尤廉的特殊關照下,路平賺得盆滿缽溢。隨即,專案組對路平採取了措施。

  也許是心虛,也許是有預感,在路平被調查之前,2014年11月中旬的一天,尤廉約見路平,對路平說:“萬一遇到調查,各人的事各人清,不要牽扯別人。”路平當場表態:“肯定的。”

  11月27日早晨,尤廉接到路平兒子的電話,得知路平被檢察院控制的消息后,隨即讓司機掉頭去某酒店開了一個房間。之后,他分別給幾個特別親近的人打電話,要他們下午到某酒店會面,說有事商量。

  尤廉最先約見的是路家母子,他對路家母子倆說:“過不了多久,檢察院肯定會來找你們,你們要冷靜,千萬不能亂了陣腳,隻記住一點,就是啥也不認,啥也不知道。硬扛,扛過去對大家都好!”送走路家母子后,尤廉讓商人劉寶根即刻趕來。剛一見面,尤廉就對他說:“我和你沒什麼關系!”劉寶根心照不宣:“我們能有啥關系啊,就是見過幾次面,頂多也就喝口酒、抽根煙的交情。”

  交代了這幾個人后,尤廉還是不放心,他又把自己的情人李茉莉叫來,說:“路平被檢察院帶走了,他和我們接觸比較多,說不定還會找你問話,你別怕,口要緊,隻要過了這一關,你我才能消停。”

  下午四點多,尤廉又驅車來到駙馬山庄,在自家已裝修好但還沒入住的別墅前徘徊了許久,最終下定決心,轉身到售樓處要求退房。

  晚上,尤廉夫婦倆馬不停蹄地提著裝滿現金的大旅行箱,送到親戚家寄存……

  這只是尤廉忙亂的開始,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頻繁地與人見面。

  幾年前揚子江汽車廠改制,在尤廉的特別關照下,冠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國慶低價收購了該廠。后又在尤廉的操盤下,政府征收了該廠本已作為職工安置的抵押地塊,為此劉國慶獲利豐厚。為感謝尤廉,劉國慶購買了60萬元銀行股送給了他。汽車廠改制的后續工作並不穩妥,職工幾次上訪,市紀委還因此進行過調查。尤廉覺得銀行股權是燙手山芋,一心想出手轉讓。11月底,尤廉約劉國慶在茶樓見面,讓他想辦法加快進度辦理股權轉讓手續,並對他說:“如果有人問起這個事情,就說正在轉讓,不要多講。”

  這期間,尤廉還頻頻約見劉寶根四次。有一次,尤廉讓劉寶根幫助了解調查自己的有關情況,並叮囑說:“如果有人問到我跟你之間的關系,就是煙酒往來。”劉寶根馬上心領神會:“連煙酒都沒有。”

  尤廉自認為這一切做得周全、隱蔽。孰料,他的所作所為全部被偵查人員一一掌握,他超乎尋常的種種反應都在証明:路平的案發,讓他驚慌失措!同時也佐証了專案組將路平作為突破口的思路找對了!

  ……

  12月15日清晨6點多,連續幾日翻箱倒櫃,忙著四處轉移財物的尤廉夫婦倆早早地呆坐在沙發上愣神。偌大的四室一廳,雖豪華如初,可各種物品凌亂地散落一地。突然,門鈴響起,尤廉條件反射似的站了起來,他臉色煞白,顫抖的手拉開了門。出現在他面前的是鎮江市檢察院辦案檢察官。當日,尤廉因涉嫌受賄罪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到案后,尤廉還心存僥幸。面對辦案人員的訊問,連續一個多月,他要麼一言不發,要麼就態度傲慢地宣稱:自己隻在逢年過節和朋友有些人情來往,屬於朋友間正常的情感交流。甚至,他還以絕食來對抗偵查。

來源:正義網-檢察日報 (責編:賀麗瓊、張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視窗首頁】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