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當前位置:人民網>>人民網江蘇視窗>>國內·國際

“大學生掏鳥窩獲刑10年半”能否喚醒保護意識

2015年12月19日09:21
打印    字號: 

“河南大學生掏鳥窩獲刑10年半”一事近日引起廣泛關注,引發熱議。量刑是否合理?這一案件給人們哪些啟示?記者採訪了有關專家。

觸犯刑律就得依法判決一視同仁

河南在校大學生閆嘯天和朋友王亞軍,掏鳥窩並售賣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燕隼,犯非法獵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0年半和10年。有人認為判刑過重﹔也有人認為,為了保護瀕危野生動物並不為過。

按照《刑法》第341條第一款規定,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閆嘯天和王亞軍的行為,為什麼說是屬於“情節特別嚴重的”?

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資源學院院長張偉和北京林業大學自然保護區學院教授丁長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作為一種猛禽,燕隼被列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破壞野生動物資源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附錄的“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數量認定標准,非法捕獵、殺害、運輸、出售“隼類(所有種)”數量達到6隻,屬情節嚴重﹔數量達到10隻,屬情節特別嚴重。這一案件涉案燕隼共16隻、鳳頭鷹1隻,已超過10隻,屬於“情節特別嚴重”,事實清楚。

丁長青還是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科技委員會委員,在他看來,目前的量刑合理,“最近幾天網上陸續曝光了閆嘯天在百度貼吧上買賣鷹隼的帖子,可以明確他不是初犯,也不是對猛禽的保護等級和相關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律法規不了解,而是屬於屢犯、明知故犯。”

“我認為,隻要符合法律的判決標准,就是合理的,觸犯了刑律,就得按照法律判決,一視同仁。不可能以不知道、不認識為理由逃脫法律的制裁。”從事動物學研究和科學普及工作的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黃乘明表示。

對此案,有專家認為,對非法捕獵、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刑罰設置過重。黃乘明認為,如果這樣的犯罪不能按照刑法受到必要的嚴懲,法律的嚴肅性永遠會被當作兒戲。至於提高罰金以取代嚴厲的人身處罰,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有媒體最初報道輕描淡寫與事實不符

最初,有媒體在報道中,把此事描述為“河南大學生家門口掏鳥窩獲刑10年半”“他(閆某)和朋友王某去河邊洗澡時,在鄰居家門口發現鳥窩,於是二人拿梯子攀爬上去掏了一窩小鳥共12隻”。不過,后來一些法律專家和野生動物保護專家紛紛發表意見,“掏鳥窩獲刑”的輿論發生反轉。

“這個案件中初始報道的媒體採用‘掏鳥蛋,大學生被判十年’一類的題目,吸引了讀者的眼球,但誤導了大眾。”黃乘明表示,“報道的標題就是不准確、不客觀的,把一個嚴肅的刑事案件,縮小成了平平常常的‘掏鳥蛋’,又以‘大學生’來博取讀者的同情。”

丁長青分析指出,媒體最初報道中不符合實際地輕描淡寫,對不十分了解野生動物習性和相關知識的人們造成了誤導。這些輕描淡寫的所謂違法過程,不符合猛禽的生活特征和生活習性,至少有兩點是歪曲事實:

第一,同一鳥類物種的窩卵數(每窩產卵的個數)基本是穩定的,波動較小。其中,猛禽的窩卵數相對較少,一般在2—3枚,甚至有些物種的窩卵數僅為1—2枚。燕隼的窩卵數是2—4枚,所以“掏了一窩小鳥(燕隼)共12隻”不符合基本的自然規律。這12隻燕隼肯定不會是在一窩中掏的,是從幾個正在育雛的燕隼巢中捕獲的。這肯定不是一次所為。

第二,猛禽具有很強的領域性。受食物資源的影響,每對繁殖的猛禽親鳥都需要較大的覓食范圍,同時會保衛這個范圍。因此猛禽的巢是分散的,加之每巢猛禽保衛的領域范圍較大,各個巢之間的距離較遠,繁殖密度較低。因此,這12隻燕隼雛鳥絕對不是在“家門口”掏的,應該是一個很大的范圍,對該地區當年的燕隼種群密度和成功繁殖出的幼鳥數量,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長期執法不嚴造成人們漠視違法行為

這一案件暴露出了野生動物保護中的哪些薄弱環節,給公眾帶來什麼啟示?

丁長青表示,從這一案件中可以看到,野生動物保護知識亟待普及。在本案的后續熱議過程中,很多人對燕隼等猛禽的生活習性和在生態系統中的重要地位了解不多,不知道如何識別燕隼等猛禽。

其次,不少人野生動物保護意識淡薄,不清楚野生動物是自然界和生物多樣性的重要組成部分,人與自然應該和諧相處,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部分地區捕獵、販賣和食用野生動物由來已久,由於以往長期的執法不嚴和監管不力,造成人們潛意識中認為這些是正常的而不是違法行為。

另外,對野生動物保護相關法律法規的宣傳嚴重不足。很多人不知道《野生動物保護法》及其主要條例,聽說過“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但不了解哪些物種屬於國家保護動物、屬於哪個等級,不了解對相關違法行為的處罰依據和量刑標准。其實,不了解具體的量刑標准沒有關系,知道非法獵捕、販賣、運輸野生動物是違法行為,不去做違法的事情就可以了。就像大家不需要了解故意傷害造成的不同傷害等級的量刑標准,知道傷害他人是違法行為,從而遵紀守法即可。

“‘掏鳥窩獲刑’案受到關注,媒體輿論和網民對此事的觀點各不相同,甚至針鋒相對。一件野生動物相關案件引起這麼多的關注,是一件好事,通過談論、辯論,能夠讓大家對野生動物保護的重要性增加認識,同時也認識到法律的嚴肅性。”黃乘明說。

張偉介紹,《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明確提出,“實施生物多樣性保護重大工程”“切實保護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古樹名木及自然生境”。此外,“維護生物多樣性,實施瀕危野生動植物搶救性保護工程,建設救護繁育中心和基因庫。”這些要求在“十三五”規劃建議中已經明確。

“國家層面如此重視野生動植物保護,力度前所未有。在新形勢下,需要全社會更加重視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保護,為推進生態文明、美麗中國建設做出貢獻。”張偉強調。(劉 毅)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責編:唐璐、張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視窗首頁】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