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當前位置:人民網>>人民網江蘇視窗>>政治

行政區劃調整 江蘇在下一盤怎樣的棋

2016年01月10日06:17
打印    字號: 

回顧2015年,江蘇很拼,拼經濟、拼轉型、拼轉型、拼民生……除了這些,還有一件事,就是各市密集的行政區劃調整:有的設撤縣(市)設區、有的撤縣設市、有的市轄區合並、有的設立新的行政區。地方熱衷行政區劃調整的背后,是怎樣的訴求,又有著怎樣的內在邏輯?

淮安:並區、撤縣設區、撤縣設市同步進行

在2015年12月召開的中共淮安市第六次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上,淮安官方直接明確行政區劃調整內容:“淮安市現有的清河區與清浦區將合並成立清江浦區、洪澤撤縣設洪澤區、盱眙、漣水兩縣撤縣設市”。

鹽城:撤縣設區讓大豐市成為歷史

2015年8月鹽城市委書記朱克江在出席大豐領導干部會議時宣布了國務院和省政府關於調整鹽城市部分行政區劃的決定,“大豐市”這一稱謂步入歷史,作為縣級市的大豐正式成為鹽城市的一個區。

常州:蘇南再無金壇市,戚墅堰區歸入新武進區

2015年5月30日,常州正式對外宣布調整部分行政區劃的決定:撤銷常州市武進區和戚墅堰區,設立新的武進區。撤銷縣級金壇市,設立常州市金壇區,以原金壇市的行政區域為金壇區的行政區域。

無錫:三主城區並為梁溪區,劃6街道設新吳區

2015年12月29日,無錫市政府官方微信“@無錫發布”將傳言已久的無錫部分行政區域劃分方案予以証實。無錫市崇安區、南長區、北塘區被撤銷,新設立無錫市梁溪區。原屬無錫市錫山區的鴻山街道和濱湖區的江溪、旺庄、碩放、梅村、新安街道劃歸新設立的新吳區管轄。

行政區劃調整的各市“技術流”

區劃調整的背后,上述4市動作皆有不同,在調整動作的貫徹中有自己的“技術風格”:有的設撤縣(市)設區、有的撤縣設市、有的市轄區合並、有的設立新的行政區。不同的動作背后,都是一座城市對今后發展的設計與考量。

撤縣設區

撤縣設區是這次行政區劃調整的主流動作,採取此舉的城市有鹽城、淮安和常州。鹽城將大豐並入市區,淮安則將洪澤縣撤縣設區,常州將金壇市改為金壇區並入市區。

為何撤縣設區如此受歡迎?原因很簡單,作為一個“縣”,它的財政和土地審批是獨立自主的,作為一個獨立的行政單元而存在,而一旦撤縣設區之后,縣則作為城區存在,其財政和土地受到其上級地市一級的管理與統籌,作為地級市,可調配的財力和物力將大大增加,增強了市區的資源聚集首位度。以常州為例,撤縣設區之前的常州擁有4個城區,面積不到1500平方公裡,將金壇收入麾下之后,其面積直接擴大近1000平方公裡,人口增加近60萬,不論面積還是人力,都是一次大的提升。

撤縣設市

撤縣設市,顧名思義,就是將縣變為縣級市,一字之變,對於城市的影響是巨大的:一是市的影響、聲譽要比縣高,有利於招商引資、吸引人才﹔二是較之於縣,市的行政管理范圍更寬,行政管理權限更大,如能升格成地級市,還可以再“代管”附近的縣和縣級市,得到更多的實際利益﹔三是能爭取到更多的項目、資金和政策以及一筆可觀的城市建設費用。

在此輪行政區劃調整中,淮安正欲將漣水和盱眙兩縣撤縣設市,加上上文所提的洪澤縣,若能成功,擁有四縣四區的淮安將僅余金湖一個縣。

市轄區合並

市轄區合並,在這一輪的區劃調整中,和撤縣設區一樣受到看重,無錫、常州和淮安選擇了對自己的市區“大刀闊斧”。

無錫市將崇安區、南長區、北塘區撤銷,新設立無錫市梁溪區。常州撤銷常州市武進區和戚墅堰區,設立新的武進區,以原武進區(不含奔牛鎮、鄭陸鎮、鄒區鎮)和戚墅堰區的行政區域為新設立的武進區的行政區域。而淮安則將現有的清河區與清浦區將合並成立清江浦區。

如果說撤縣設區是增強市區的面積和實力,而市區合並就是將這一動作做出“1+1>2”的效果來。以合並前的戚墅堰區為例,該區的面積為31.68平方公裡,人口不及8萬,與合並前的武進區成犬牙交錯之勢,用官方的話講,就是“常州中心城區空間有限,產業集聚效應難以形成。”因此,將市轄區合並,就是為了理順市區的發展空間,和撤縣設區共同構成變淡的兩頭——一頭是做大,另一頭是做強。

設立新的市轄區

選擇這一動作的,是相鄰的蘇南雙城——常州和無錫。

設立新的市轄區,有三種形式,一種是將縣改區,一種是市區合並后另獲新名字,還有一種是從別的轄區裡劃設新區。

無錫新設立的新吳區就是設新市轄區的思路。這個動作,就是為了給無錫新區“解決戶口”。以原無錫新區管轄范圍內的鴻山、江溪、旺庄、碩放、梅村、新安6個街道為新吳區的行政區域。也就是說,無錫市新吳區實際是在原無錫新區的基礎上,通過行政區劃調整使行政區與經濟功能區相吻合。

無錫新區前身是成立於1992年的無錫高新區。1995年,根據省政府批示精神,在無錫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無錫新加坡工業園的基礎上成立無錫新區,實行“兩塊牌子、一套人馬”運作體制。根據我國行政組織的管理規定,隻有縣、縣級區和縣級市具備行政職能,因此,無錫新區雖然集省市特別關照和“海外關系”於一體,但不是正式行政區的身份始終讓它無法承擔其自己應有的行政職能,是個“黑戶”。而此輪調整,正是將無錫新區納入戶籍。

視點

張鴻雁:

江蘇區劃調整

背后的內在邏輯

近年來,不僅是江蘇,在全國各地都在興起一股行政區劃調整的熱潮,地方熱衷行政區劃調整的背后,是怎樣的訴求,又將如何協調與城市歷史文化的關系,就這一系列問題,快報記者專門採訪了著名城市問題專家、南京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張鴻雁教授,由他解碼區劃調整背后的內在邏輯。

首先是淮安市,“蘇北的城鎮布局密度小,產業空間布局分散要求蘇北必須建構‘大淮安’的發展格局”。張鴻雁認為,淮安的特色在於擁有中國第四大淡水湖洪澤湖,將洪澤設區使得淮安能夠成為一座濱湖城市,江蘇也能此基礎上,順勢提出打造“大洪澤湖”的發展理念,給淮安帶來一張亮麗的城市名片和良好的發展機遇。

鹽城作為淮河流域的龍頭城市,具備瀕臨黃海的區位優勢,將大豐撤市設區,有利於鹽城的做大做強,能成為南接南通、北聯連雲港這兩座江蘇沿海城市間的支點,順應蘇北振興和江蘇沿海發展這兩大戰略。

對於無錫的行政區劃調整,張鴻雁提出了大膽的設想:無錫應該以“雙濱(濱太湖和濱長江)”城市作為定位,區劃調整不應局限於主城區內,更應將一江之隔的靖江(現屬於泰州市)並入無錫,成為濱湖跨江城市。如能實現,將對帶動蘇北發展起直接作用。

常州將金壇市撤市設區是近些年常州的經濟轉型成功的體現,張鴻雁教授建議,常州應和無錫一樣,將濱江城市納入城市的整體戰略之中,將這條通江達海的“黃金水道”在城市發展中發揮出應有的價值。

區劃調整不僅涉及縣區一級,鄉鎮街道的調整也是緊鑼密鼓進行

去年,連雲港灌雲區三個鄉鎮區劃調整

南通市通州區部分行政區劃調整,原18個鎮調整為12個鎮4個街道辦

南通如東撤銷掘港和苴鎮,設立街道辦事處(胡宏毅)

來源:現代快報 (責編:馬曉波、張鑫)
分享到:
37.1K
返回視窗首頁】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