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調運8000平米塑料布覆蓋西山島偷倒垃圾

2016年07月10日07:2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隔離溝+塑料布,全力預防次生災害

此前報道:太湖戒毒所與垃圾承運公司"接收土方証明"曝光

上海垃圾偷倒蘇州續:8艘裝垃圾的船移送回上海

上海垃圾偷倒太湖西山島,涉案12人以涉嫌污染環境罪被刑拘,本報對該事件進行了追蹤報道。目前,太湖水位高漲,台風和暴雨將至,如何防范環境次生災害備受人們關注。記者9日再次到達現場採訪,獲悉事件最新進展:8條被扣垃圾船9日被押解回上海﹔當地政府正採取緊急措施,在暴風雨來臨之前應急減少宕口傾倒垃圾產生的污染。

在太湖強制隔離戒毒所碼頭,記者看到碼頭附近的水面幾乎與坡岸持平,原先監視8條垃圾船的公安、城管人員停車的地方,已有半個車輪深的積水。水邊拉起的警戒線還在,8艘滿載垃圾的運輸船沒了蹤跡。受台風外圍影響,太湖邊吹來一陣陣的風,原先碼頭邊的惡臭也消散了。記者了解到,上海綠化和市容管理局廢管處工作人員赴蘇州太湖西山島,經過和蘇州當地管理部門實地聯合考察,確認本次從上海轉運至西山島的建筑垃圾轉運碼頭及卸點均未在上海備案,涉嫌違規轉運處置﹔同時,西山島的該消納卸點也未在上海市綠化和市容管理部門備案,也不能擅自受納上海建筑垃圾。經蘇州警方調查,該批垃圾是從上海市嘉定區惠賓碼頭和長寧區虞姬墩碼頭等轉運而來。碼頭運砂工人楊師傅告訴記者,8日下午約莫4點半左右,8條船就陸續從碼頭開走了,公安、城管的車隨后也撤了。據了解,被蘇州海事部門扣留的該8艘偷倒上海垃圾的船隻,自7月1日被當地村民發現后,被扣時間已逾8天。經蘇州與上海方面會商,由蘇州市容部門牽頭,會同公安、海事、氣象等部門及西山金庭鎮,制定了移送方案,由城管、公安、海事部門派專人對船隻進行押送,於8日下午從戒毒所碼頭出發,經太湖走胥口船閘,經京杭運河、蘇申外港,9日上午11時到達三江口,蘇州押送人員與上海市綠化市容局、海事局相關人員進行了交接,該8條船的垃圾由上海市相關部門處理。

記者來到被偷倒垃圾的宕口,發現大片的彩條塑料布正在覆蓋垃圾傾倒地。指揮施工的陳躍平忙著讓工人打鋼筋固定彩條布,圍繞垃圾堆放地,一條新開挖的長約百米的壕溝,已有嘩嘩的山水往宕口流淌。這條剛開挖的壕溝深約三四米,將垃圾與山體隔離開,高處的水流下來后,順著壕溝從垃圾堆周邊繞過流入宕口,使得高處過來的水流不受垃圾污染。據介紹,塑料布覆蓋垃圾,可以使雨水盡量少滲入垃圾,而是直接順著塑料布入宕口,這也是目前應急台風暴雨的辦法,以防雨水滲入導致污染地下水。據介紹,本次應急處理垃圾事件,從蘇州緊急調運8000平方米彩條塑料布及尼龍繩,並由西山金庭鎮政府組織施工。

陳躍平告訴記者,公安、環保部門剛走,環保人員帶了測味道的儀器,他們還對水和垃圾進行取樣,挖垃圾取樣12處,要求陳躍平的施工單位用挖掘機最深挖到五六米,“垃圾挖開冒著熱氣,已產生沼氣了,惡臭難聞,讓人作嘔,我都逃開了。我們挖掘機挖開來,下面大部分都是生活垃圾,上面覆蓋了土和二三十厘米的建筑垃圾。”“長久還是要把垃圾拖走!這麼多垃圾,如果一直堆這裡,宕裡的水會發紅、發臭,魚也都會死掉”,陳躍平說。

那麼,垃圾偷倒至今已半個多月了,到底有沒有產生危害?記者在偷倒垃圾的宕口邊遇到了沈才興一家三口,他們家離宕口500米遠。沈才興的妻子孫益琴說,垃圾臭死了,“我家的井水,已經一股臭味,要放明礬才能喝了。”井水到底有沒有毒,他們也不知道,但不喝水也不行啊。

記者從當地政府了解到,太湖戒毒所廢棄宕口已被傾倒垃圾約1.2萬余噸,對已傾倒西山島的垃圾,有關方面正加緊制定方案,太湖國家度假區的通報也表示,吳中區相關部門和西山金庭鎮將盡快完成偷倒垃圾的清理清運和分類處置工作,盡快恢復良好生態環境。但是,從記者現場採訪的情況來看,盡管已採取鋪設塑料布覆蓋垃圾、深挖壕溝等應急措施,但宕口現狀不容樂觀。傾倒在現場的垃圾如不及早採取措施徹底清除,如遇連續暴雨等惡劣天氣,地下水源及附近地表水被垃圾污染,引發次生環境污染的危險依然存在。(丁蔚文)

(責編:陳天源、張鑫)

今日推薦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