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南京已建成1428個居家養老服務機構

本報記者 王偉健 朱佩嫻 喬 棟 胡雅婷

2016年09月27日07: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家門打開 服務送來(民生調查·關注居家養老②)

《人民日報》2016年09月27日 14 版 版面截圖

原題:各地扶植又補貼,搭建貼身服務圈

家門打開 服務送來(民生調查·關注居家養老②)

核心閱讀

人一老,伙伴不好找,生活困難了。咋辦?南京、太原、河南孟州等地,試圖以服務支撐居家養老:蓋起家門口的養老院,讓老人們白天過來吃飯玩耍,晚上回家休息﹔推出送餐、買菜、搞衛生、陪看病等家政服務,可以送服務上門﹔出台優惠政策,政府購買服務、無償提供用房、獎勵先進業者,對社會辦養老服務機構給予傾斜,打造圍繞家庭的服務圈。

自從老了之后,時間過得很慢,這是河南孟州谷旦鎮柿園村劉文忠夫婦以前的感覺。但現在,“轉眼天就黑了”。

自從80多歲的老兩口搬進了村裡的老年幸福院,每天都有事做,忙得不亦樂乎。

門口養老院

白天有牌打,晚上再回家

“在幸福院,吃喝有人管,病了有人看。都是同齡人,聊天、打牌不愁找不到人!”劉文忠說,“比在家裡舒坦。”

柿園村的老年幸福院,佔地4500多平方米,包括兩幢二層公寓樓及餐廳、活動室,可以容納70余位老人生活起居。“地由村集體提供,幸福院的所有運行支出,由村裡一位老人劉章俊全額承擔。他在深圳定居,捐建幸福院,就是為了回饋家鄉。”負責人應中福說,“隻要是村裡65歲以上的老人,都能免費來這裡居住、吃飯、娛樂。大部分老人都是白天來,晚上回家睡,有些行動不便的,就會住在院裡。”

在幸福院,劉文忠被大家尊稱為“劉老師”。原來,劉文忠打太極拳已經20多年,現在每天早晨,村裡的老人都會自覺到幸福院集合,跟著“劉老師”打太極拳。“感覺自己又年輕了一回。”劉文忠表示。

和劉文忠一樣有事忙的,還有太原市漪汾苑社區的老人們。該社區是典型的老齡化社區,13300名居民中,60歲以上的老人有1426位。前年社區改建,3000平方米的花園式老年人照料中心蓋了起來。

走進照料中心,圖書室裡“老年書法繪畫班”正在開課,幾位老人戴著眼鏡,全神貫注地盯著“師傅”手中游走的畫筆。中心裡的門球場,不久前剛舉辦過山西省老年人門球比賽。一旁的亭子裡,幾位老人正在喝茶。穿過亭子,二層樓的仿古建筑裡,老年人康復中心、日間照料中心、慈善超市、心理咨詢室、紅色影院一應俱全。

上門服務員

掃地又送飯,陪著把病看

除了讓老人到養老中心玩,還有更多的方式關心、幫扶老人。

“農村養老,大部分還是要靠兒子、兒媳。所以,婆媳和睦、家庭和睦非常重要。這就需要弘揚和傳承孝道。”孟州市谷旦鎮趙村老年人協會主任趙小蘭告訴記者,為了建設“和睦家園”,趙村在“趙氏宗祠”裡每周組織一場大講堂,邀請知名學者或者身邊普通村民給大家講孝道、講故事。此外,老年協會還會定期走訪村裡的老人,特別是家裡無人照料的,了解他們的需求,並想辦法幫助他們。

近年來,孟州市一直倡導“和睦家園”進農村活動,很多村庄通過評選“好婆婆”“好媳婦”活動,進一步弘揚了尊老愛老的良好社會風尚。

而在城市裡,子女更為忙碌,很多老人不能、不想和子女住一起,專業養老服務的介入就顯得十分必要。

“奶奶,您腸胃不好,葡萄就不要多吃了。”在阮素英老人家裡,南京市建鄴區迅捷清荷北園老年人服務中心員工提俊曉囑咐著。前段時間,阮素英老人因為一起意外,摔傷了腿,原本在服務中心吃飯的她,隻得讓提俊曉送飯上門。

81歲的阮素英老人,獨自住在這套60多平方米的拆遷安置房裡。老人有3個兒子,還有孫子,“他們也有自己的事,不常來。現在腿摔傷了,會隔一天來看我一次。”阮素英說,“住在一起,有時候也有矛盾。現在我一個人住,也很習慣。”

目前,迅捷老年人服務中心每天會送餐500多份。該中心院長郭小迅介紹說,中心是2014年1月批准建立的,街道的房租免費,民政部門也會給一些補貼。不過,目前要想靠送餐實現盈虧平衡,壓力還是很大的。“送餐服務,每天至少要送1200份,才能實現不虧本。我們除了提供送餐,也會提供一些家政服務,比如幫老人打掃衛生、買菜、陪著看病等。”郭小迅說,“現在很多子女即使和老人住在一起,也都要上班,照看老人忙不過來。而我們就在小區門口,給老人上門服務也很方便。”

類似的服務,在漪汾苑社區也有。社區工作人員張瑞君介紹:“現在社區69棟樓,我們每個人都‘包’了幾棟樓。每個樓裡有多少老人、身體和子女是什麼狀況,都要詳細掌握。現在老人們都辦了一卡通,憑借這個卡在慈善超市買東西、老年食堂吃飯等,都可以享受政府補貼。低保戶每個月享受800元補貼,80歲以上老人享受300元等。”

10分鐘服務圈

政府買服務,社區孵項目

居家養老,離不開家庭與社區的融合,也離不開政府政策的創新與支持。

據南京市民政局統計,當地目前已建成1428個居家養老服務機構,平均每個社區有1.2個居家養老服務機構,其中包括1054個社區居家養老服務中心、39個城鎮小型托老所、40個農村老年關愛之家、427個助餐點、63個老年活動中心。民營居家養老服務中心582個,民營率達到55.2%。

南京市民政局社會福利和社會事務處處長周新華介紹說,南京市提出:社區40%以上用房無償用於養老服務,降低養老服務成本。南京全市無償用於養老的服務用房已達42.01萬平方米,佔社區用房總面積的40.1%,進駐社區開展養老服務的養老組織也從2012年底的96個增加至目前的546個,每年服務1000多萬人次。

去年底,孟州市人民政府也出台《關於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實施意見》,指出:農村幸福院要覆蓋全市60%以上的建制村﹔對新建的農村幸福院,給予2萬元的一次性建設補貼,按照每月每平方米10元的標准給予運營補貼﹔對管理規范、老年人滿意度高並獲得省級以上表彰的社會辦養老服務機構,給予適當資金獎勵。

“通過政府購買養老服務,引入第三方進入社區,讓居民在社區裡就能享受到良好的養老服務,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漪汾苑居委會主任王寶雲說,“對於居家養老,社區提供的幫助是多方面的。比如基礎建設方面,居委會的房間都是無償租給第三方的,目的就在於讓他們以最低的成本提供最優質的服務。再比如,在資料互通方面,我們把社區老人的詳細身體狀況、家庭情況,都不同程度地和第三方進行共享,方便他們更好地服務。”

家門口養老,也讓社區的功能不斷延伸。

太原市社區服務中心主任夏同杰說:“我們最初的設想,是建設多個‘嵌入式微型養老院’,也就是打造多個像漪汾苑小區這樣的‘家門口養老院’。我們先是提出了‘15分鐘養老服務圈’,后來又縮短為‘10分鐘’。10分鐘內,上門解決養老需求。一些細化的服務項目,如助浴等,也已經得到實踐。”

在居家養老的建設過程中,也暴露出一些問題。王寶雲就表示:“像我們小區,在建設規劃等方面得到了民政部門的很多指導幫助,‘醫養結合’早就在做﹔但是最近衛生部門又說要響應‘醫養結合’,提出進入社區進行服務。本來這是好事,可是因為在規劃之初就把各個房間、場所分出去了,現在很難再找出一些空地方給他們用。希望部門之間能及早溝通,免去后期不必要的麻煩。”

周新華也表示,目前,居家養老仍存在老人多元化需求和供給單一之間的矛盾。應該通過政府引導、培育供給側,借助市場的力量來解決。

《人民日報》2016年09月27日 14 版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