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裡尋他千百度” 泰州詩意判決書走紅

2016年12月16日06:55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眾裡尋他千百度” 泰州詩意判決書走紅

法官王雲

通訊員供圖

就在最近,一份“詩意判決書”在網上走紅。在處理一對夫妻的離婚官司時,該判決書使用了“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等詩句,最終判決不准予離婚,引起網友廣泛關注。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這份判決書來自泰州泰興市人民法院,寫這份判決書的審判員叫王雲,是一名80后。

王雲表示,今年6月份,自己在審理該案的過程中,了解到雙方當事人曾有一段美好的戀愛過程,“而現在卻要勞燕分飛,心有所感寫出了這一份判決書。”

離婚官司

男方稱感情破裂要離婚

女方不同意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這起離婚官司發生在今年上半年。原告黃先生與被告王女士在上學期間相識,此后結婚生子。婚后初期夫妻感情尚可,后因生活瑣事、經濟問題等雙方產生矛盾,黃先生遂向法院起訴離婚,泰興法院於5月20日立案受理。

原告黃先生訴稱,他與被告王女士婚后夫妻感情一般,經常為生活瑣事發生爭吵,后來王女士多次離家出走,他曾去妻子娘家,准備帶她回家,但王女士堅持不歸。黃先生據此認為,妻子的行為已嚴重影響夫妻感情,“對丈夫及小孩不聞不問,經多次溝通,未有任何改善,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請求判令准予原、被告離婚。”

不過王女士表示不同意離婚,“但是如果原告同意:婚生子黃某乙由我撫養,原告承擔撫養費﹔歸還我的陪嫁6萬元存款、買車我父親出了3萬,原被告出資9萬,被告應分得4.5萬﹔返還我的電腦、首飾﹔去年的工資3萬多元,我可以考慮同意離婚。”

詩意判決

引用宋詞和“后宮體”

判決不准予離婚

在大家的印象中,判決書似乎總是“干巴巴地說理”。而在這起離婚案中,判決書卻突然“改變畫風”,變得充滿詩意。

“原、被告從同學至夫妻,是一段美的歷程,”判決書隨后開始引用南宋詞人辛棄疾的《青玉案》中的句子,“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隨后提醒雙方當事人,“若沒有各自性格的差異,怎能擦出如此美妙的火花?”

判決書隨后從詩意中回到現實,“人生如夢!當婚姻出現裂痕,陷於危機的時刻,男女雙方均應該努力挽救,而不是輕言放棄。”接下來,判決書祭出一段“后宮體”,“本院極不情願目睹勞燕分飛之哀景,遂給出一段時間,以冀望惡化的夫妻關系隨時間流逝得以緩和……”

判決書中建議雙方靜下心來,考慮對方的付出與艱辛,互相理解與支持,“用積極的態度交流和溝通,用智慧和真愛去化解矛盾,用理智和情感去解決問題,不能以自我為中心,更不能輕言放棄婚姻和家庭,珍惜身邊人,彼此尊重與信任,重歸於好。”

最終,泰興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不准予原告黃某與被告王某離婚。”

同時表示240元的案件受理費“打五折”收取,由原告負擔——這起看似普通的離婚案,因為審判員的“詩意判決”,在網上引發廣泛關注。

當事法官

寫這份判決書沒有刻意准備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寫這份判決書的人叫王雲,是泰興法院的一名80后審判員。

1984年出生的王雲,2006年進入泰興法院工作,現在是該院少年及家事案件審判庭審判員,也是該院最年輕的員額制法官。

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到今年10月,王雲共審結各類案件1896件,調撤率88%,服判息訴率98%,無一錯案、無一上訪纏訴案件。她先后榮獲泰州市“最美法治人物”“最美巾幗”“新泰州建設功臣”等稱號,並榮立三等功一次。值得關注的是,王雲的家庭還曾獲得“最美愛心家庭”表彰。

針對網上的議論,王雲向現代快報記者表示:“最高院杜安華專委在對婚姻類案件審理的指導意見中要求:判決書不能只是干巴巴地說理,而應當情理法相結合,一份好的家事案件判決書應當是在符合法律的前提下,以理服人,以情感人。”

“寫這份判決書的時候,我並沒有刻意准備,只是在審理過程當中,了解到雙方當事人曾經有過那麼一段美好的戀愛過程,而現在卻要勞燕分飛,心有所感寫出了這一份判決書。”王雲說,寫這份判決書,花了她一個小時的時間。

據了解,從今年6月27日判決后,這起離婚官司中的夫妻未再起訴離婚。

這裡也有新舉措

有了《離婚証明書》

再不怕人看到隱私

近日,宿遷市宿豫區法院開出了一份《離婚証明書》。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這一嘗試在宿遷法院尚屬首次,保護了離婚糾紛案件當事人的個人隱私。

原來,宿豫法院在審理高某訴汪某某離婚糾紛一案中,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自願達成離婚協議,法院依法向其送達了離婚調解書。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離婚后,雙方在辦理許多手續的時候經常要提供各自的婚姻狀況証明,這就出現了一個尷尬的問題。

“出示的不是判決書就是調解書,但上面太詳細了。”申請這份《離婚証明書》的高某解釋,依照我國法律規定,離婚有兩種方法,一是到民政局登記,領取離婚証﹔二是到法院打官司,由法院下發判決書或調解書。與民政部門頒發的離婚証上隻寫雙方“自願離婚,准予登記”不同,法院的《民事判決書》和《民事調解書》均不可避免地會涉及個人隱私。

同樣,離婚調解書上對雙方的子女撫養、財產狀況及分割方式等方面均有詳細描述,而這裡面很多內容對他們來說都是比較隱私而且不必要向外人展示的,因此帶來了不少尷尬和不便。

因此,高某找到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希望申請一份《離婚証明書》。據法院介紹,《離婚証明書》是法院開具的旨在証明離婚案件當事人夫妻關系解除及其解除時間的証明。《離婚証明書》記載包括判決書、調解書等裁判文書的案號、當事人姓名、婚姻關系解除時間等必要的証明信息,不涉及離婚案件的具體事實。

考慮到這一問題,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決定應當事人申請,向其發放了《離婚証明書》,作為對外公示婚姻狀況的証明。

此外,為進一步推進家事審判改革,保護離婚糾紛案件當事人的個人隱私,宿豫法院少年家事審判庭還出台《進一步完善離婚証明書制度的若干意見》,其中規定:離婚糾紛案件當事人可以在人民法院作出解除婚姻關系的裁判后,向作出生效裁判文書的人民法院申請出具離婚証明書﹔離婚証明書的編號應當採用原生效裁判文書的案號,其內容主要包含當事人自然身份信息、婚姻關系解除及解除時間、裁判文書案號及文書生效日期等必要的証明信息,不涉及案件事實。今后經法院主持離婚的離異者可申請法院出具離婚証明書,持証明書辦理日常事務,不僅可以証明婚姻狀況,還無須擔心隱私外泄。(常志飛 尹有文 臧曉鬆)

(責編:馬曉波、張妍)

江蘇要聞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