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擬將醫鬧等列入誠信記錄 防止"傷醫"再發

2016年12月17日07:03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索賠超2萬醫院不能自行協商,合理嗎

讓醫患關系重回和諧軌道,是全社會的期望 資料圖片

為何“傷醫”事件頻發?如何緩和日益突出的醫患矛盾?怎樣才能既維護患者的權益,又保障醫務人員不受傷害?

12月16日上午,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召開征集意見座談會,針對已經過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七次會議初次審議的《江蘇省醫療糾紛預防與處理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條例(草案)》”),邀請10位律師參與座談。這些律師都有多年處理醫患糾紛的經歷和豐富經驗,座談會上,他們結合自己的經歷,對醫療糾紛的預防和處理提出了不少意見和建議,而這期間也有不少觀點的交鋒。

索賠金額超2萬

醫院不得自行協商是否合理?

《條例(草案)》第二十八條規定,醫療糾紛發生后,索賠金額2萬元以上的,公立醫療機構不得自行協商處理。另外,還對索賠在2萬到10萬元、10萬元以上不同數額的,做出不同的處理。

座談會上,多位律師提出了意見。“在實踐過程中,有些當事人是不理性的,會提出一些過高金額的索賠要求。”江蘇高的律師事務所律師宋輝說,他認為不應該有過多限制性的規定,而且對於2萬元大家也有不同的理解,2萬元到底是實際索賠成功的,還是主張賠償的呢?宋輝說,在醫患關系本身就比較敏感的情況下,這樣的規定可能引發新的矛盾。

江蘇致邦律師事務所的張雲律師曾經在醫院工作,專職處理醫患糾紛。對於草案中提到的2萬元,他說:“如果真這樣規定,那麼大部分醫院內部的和解將難以進行。”他認為,立法的目的是希望從法律層面讓患者及其家屬相信,要按照法制軌道索賠,但現實中醫患糾紛在醫院內部和解還是主流。張雲認為,這樣的規定一方面會讓醫院受束縛,另一方面也會讓患者認為醫院在推諉,把事情向外推,可能會進一步激化矛盾。“所以我認為不僅僅是數額的問題,這種制度設計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如何處理醫療事故鑒定

和醫療損害鑒定的關系?

很多醫療糾紛的解決,都依賴於醫療事故鑒定。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條例(草案)》的第五章叫“醫療事故技術鑒定”,這一章引發了律師們的討論。宋輝提出,醫療糾紛是不是首先都要進行醫療事故鑒定呢?如果不構成醫療事故,但是可能造成了醫療傷害的,是不是還要再進行醫療損害鑒定呢?

處理醫療損害賠償案件近17年、江蘇建康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王金寶也提到這個問題。“如果需要確定是否屬於醫療事故的,應該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如果單純從民事責任追究的角度來講,要確定是否為醫療過錯,那麼醫療損害鑒定確定賠償責任就可以了。”王金寶說,醫療事故鑒定沒必要單獨列出,隻需根據上位法執行便可。

律師張雲建議,將第28條中“雙方共同委托申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修改為“雙方當事人共同委托申請醫療損害鑒定”。張雲指出,絕大部分患者的訴求是獲取賠償,所以他認為醫療損害鑒定就可以解決,而不是先進行醫療事故技術鑒定。不過,律師宋輝不同意張雲的觀點,“我還是堅持醫療事故鑒定先行,還是要追究衛生行政部門的監管責任。”宋輝說,這其實是要發揮衛生行政部門的功能。

患者沒出院

就不給復印病歷?

很多代理醫患糾紛案件的律師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那就是在取証環節,想去醫院復印病歷,經常會遭到醫院以各種理由拒絕。“很多時候醫院規定隻能看,不給復印。”上海市錦天城(南京)律師事務所的劉宏俊律師說,《條例(草案)》中對復印病歷有了明確的規定。他說,但現實中很多醫院以“患者還沒有出院”為由,稱病歷不能復印,他希望條例中能加入“不得以患者還沒出院為由拒絕復印病歷”的內容。

江蘇尚鼎律師事務所(揚州)的陳七香律師也強調了病案資料的復印,她說有些醫療機構不給復印病歷,其實增加了一些不必要的訴訟。另外,病人有主觀病案資料和客觀病案資料,有時候復印給患者的和實際上的不一樣。“比如有些ICU病人,給病人的隻有十幾頁,但到法院實際上提供的有幾百頁。”她說,很多時候由於醫療機構不給完整病歷資料,導致增加了一些不必要的訴訟。

此外,來自昆山的律師陳萬寶還建議,搶救結束后6小時內最好完成病歷的補記,記錄搶救人、搶救措施等,這樣就可以避免事后產生爭議和糾紛。

醫療責任保險

能否多方分擔?

《條例(草案)》中明確了醫療風險分擔,促進醫療責任保險制度的建立。對此,律師們也各有觀點。宋輝認為,醫務人員本身參與醫院工作,交納保險費時是否需要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共同承擔?另外,《條例(草案)》中提到,醫療責任保險承保機構遵循保本微利原則,宋輝認為,保險公司可能虧損可能盈利,而提出讓他們遵循保本微利原則是否合理呢?

有二十年處理醫療糾紛經驗的鄭哲蘭律師也頗為關注這個話題,她提到醫療責任保險面臨的現狀。“比如一家醫院今年有100萬元保費,到年底時,保險機構發現已經賠了90多萬了,這時候保險機構積極性就不高了。”鄭哲蘭說,她有個不成熟的想法,看看醫療責任保險能否像交通事故一樣建立強制保險,那這種保險由誰來投呢?“由患者來投,用很低的保費獲得保障。”

此外,鄭哲蘭還提到了前段時間引起很大反響的“羅爾事件”,“能不能在我們整個醫療行為過程中,讓慈善介入呢?”她說,在醫療糾紛預防和處理中引入慈善機構,給患者提供救濟,這對醫療糾紛的預防和處理能起到輔助作用。(張瑜)

幾個建議

1.衛生行政部門監管不能缺位

為什麼醫患糾紛屢見不鮮?有醫療機構、醫務人員的問題,但衛生行政部門的監管缺位也是很重要的原因。王金寶指出,衛生行政部門應該切實履行法律職責。《條例(草案)》中對此應該加強,醫療機構應當對醫務人員進行醫療衛生管理法律、法規、專業技能、醫患溝通技巧等方面的培訓,以及醫療服務職業道德教育等。

2.把醫鬧等列入誠信記錄

《條例(草案)》中提到,因醫療糾紛引發的擾亂正常醫療秩序的,依法納入社會誠信記錄系統。對此,鄭哲蘭律師還提出建議,醫鬧等行為也要列入誠信記錄。當一個人有相關記錄以后,如同打車平台上的評分機制一樣,也會及時提醒醫生。

3.維護患者權益要擺在首位

《條例(草案)》的第一條就提到,“維護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與患者合法權益”,王金寶律師說,這樣的表述有點“偏袒”醫療機構,沒有把醫患雙方放在平等的地位上,應該把患者擺在前面。

張雲也認為,將患者的位置提前,保障了患者的合法權益,才更能維護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的權益。

(責編:耿志超、張鑫)

江蘇要聞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