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子價格噌噌往上走 江蘇民企收購意願提高

2016年12月19日07:19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市場化收購撐起糧價“牛市”

  稻子已經收割完畢,但金湖縣戴樓鎮戴樓村種糧大戶盧金榮卻沒有閑下來,這位種了近600畝糧食的農民,另一個身份是糧食經紀人。12月上旬以來,他一直走村串戶收購稻子。“到12月17日,我已經收購了150噸稻子,租了糧管所的庫房保存著,先不賣,因為估計稻子價格還要往上漲。”他說,沒有想到的是,僅僅半個月,糧食價格漲得很厲害。“雜交稻收獲初期,每斤干稻隻有1.32元,現在漲到1.42元了。粳稻也是,現在的價格比剛收獲時平均每斤漲了一毛錢。”他說,“稻子價格每斤差三四分錢就算波動了,別說現在差了一毛錢了呢。”

  囤了那麼多稻子,准備賣到哪裡呢?盧金榮說,賣給周邊的加工廠。戴樓鎮就有很多加工廠,出的價格隨行就市。以前糧食價格低的時候,加工廠不大收,因為糧食價格沒有什麼變化,他們基本上隻備兩三天的原糧。現在不同了,眼看稻子價格上漲,他們也急著收,跟經紀人競爭。這麼一來,反而有很多種糧大戶不肯賣了。“我們這裡有很多廢棄的廠房,大戶們就租下來放糧食,等價格更好的時候出售。”他說,今年的形勢與去年真的不一樣了,去年稻子收下來后,每公斤2.4元加工廠還不肯收呢。

  海安縣胡集鎮糧食經紀人黃友網對今年稻子的價格變化也印象深刻。他說,12月1日,本地稻子的收購價每公斤2.68元左右﹔到12月16日,水分含量16%的稻子,普通品種的稻子每公斤已經漲到2.92元了,南粳9108每公斤賣到3.1元了。如果水分含量達標,實際上已經超過國家最低收購價了。“往年多數農民把糧食賣到糧站,最盼望的是賣個最低收購價,現在加工企業出的價格更高,大家就都賣到廠裡了。”他說,他最近連續在各個村子跑,每天收購量起碼5噸,然后運到加工廠,每公斤賺三四分錢的腳力錢和運輸費。

  加工企業“搶糧”還真不是個別現象。張學志是宿遷市宿豫區來龍鎮玉皇村一家農機合作社的負責人,合作社成員總共種了1000多畝稻子,其中一部分是雜交稻,今年國家公布的晚?稻(雜交稻)最低收購價是每公斤2.72元,不過水分要求在14.5%以下。“我們的雜交稻都賣給宿遷市權威米業了,水分含量放寬到16%,價格也達到了最低收購價。”張學志說,粳稻也賣給加工廠了,他們說有多少要多少﹔而且農民不需要把糧食送到加工廠,是加工廠派車子直接到農民家裡拉走的,這等於給農民省了一筆運輸費。

  南京市溧水區和鳳鎮糧食加工企業佳禾米業總經理耿曉雲用“恐慌”二字表達了收購稻子的緊迫性。他說,目前他的企業已經收購了4000噸稻子,而在往年,這個時候才收了2000多噸。為什麼收購速度加快了呢?“因為價格在往上漲啊,企業有點恐慌,怕收不到。我們有固定的客戶,每年要收八九千噸稻子才夠供應的。”他說,現在溧水的粳稻市場價每公斤都3.06元了,雖說比國家最低收購價低了4分錢,可是企業對稻子的水分含量要求低,實際上已經超過最低價了。

  和鳳鎮糧食儲備庫主任芮必聖向記者証實,和鳳鎮有十多家中小型民營糧食加工企業,本地多數種糧大戶的糧食賣到企業了,因為民營企業對稻谷水分要求比較寬鬆,水分含量17%左右的稻子,每公斤價格都接近3元,實際上超過了最低收購價。他介紹說,作為國有糧庫,有儲備糧收購要求,前幾年這個時候農民排隊把糧食賣到糧站,糧站隻愁倉容不夠,今年到這個時候儲備糧收購任務還沒完成呢。“不過這是好事情。”芮必聖說,國家出台最低收購價,本意就是為了保証糧價在一定的價位上,讓種糧農民有錢可賺。現在市場價超過最低收購價,受益的是農民。

  民營企業的收購意願為什麼突然提高了呢?溧陽市糧食購銷總公司總經理任旭東分析說,這既是國內小麥價格上漲的帶動效應,也與我省今年部分地區糧食有所減產有關。下半年以來,國內小麥價格一直堅挺,這必然會影響到替代品稻谷的價格﹔本地稻谷產量略降,但需求不降,尤其是一些優質品種的需求量在增加,稻谷價格上行就是很自然的事了。他認為,市場無形之手“出擊”,會讓與每個人息息相關的糧食行業形成良性循環。他解釋說,近年來為什麼會出現國有糧庫倉容緊張的情況?就因為糧價一直很低迷,農民都想把糧食賣到國有庫、都想賣出最低收購價﹔正因為糧價低迷,民營企業收購意願不強,反正隨時都能收到原糧,何必著急?既不佔用資金,還省掉一筆融資成本。“還有,近年來由於糧食難賣,很多規模種植戶自己投資建加工廠、自己銷售,糧食去向出現了分流。”他說,溧陽種糧面積千畝以上的十多個大戶多數上了加工生產線,周邊金壇、宜興也是這樣。民營加工企業多了,藏糧於民的趨勢越來越明顯,國有糧庫的倉容壓力頓時減少,這對明年糧食收購是有好處的。(朱新法)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