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江蘇省發改委離休干部吳遐:生前奉獻 身后捐獻

吳紀攀 朱殿平

2017年06月05日10:32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吳遐生前和受其資助的邱帥俊、邱帥杰兄弟合影

“人生在世,也許有人會認為,一個人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玩得好就是幸福,可我不這樣認為。能夠為黨做一些事情,為社會作一些奉獻,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我覺得這才是我最大的幸福和人生價值。”這是江蘇省發改委離休干部吳遐生前的話。

吳遐是一位“老革命”。她1922年3月生於上海,1941年參加革命,194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解放前,吳遐在蘇北根據地擔任教職,為黨育人,桃李天下﹔解放后,歷經省市縣多個崗位,能上能下,崗崗盡責﹔1982年到齡離休,繼續以綿綿余熱溫暖社會,關心災區群眾屢獻愛心,資助家貧學子扶危濟困。

今年3月27日0時10分,吳遐在南京病逝,享年95歲,遺體按照其遺願捐贈供醫學研究。生前奉獻,身后捐獻,她“以無用之軀盡最后有用之力”,像一支蠟燭在生命的盡頭燃放了全部的能量。“七一”將近,謹以此文紀念這位普通而可敬的共產黨人。

“看到別人有難受苦,我的心就十分難受”

得到“吳奶奶”去世的消息,邱帥杰、邱帥俊這對雙胞胎兄弟很心痛。他們與老人結緣十五載,老人是他們的恩人。

2002年高考,兄弟倆一人考了548分,一人考了546分,哥哥邱帥俊被南京工程學院錄取,弟弟邱帥杰考上了江蘇大學醫學院。喜訊接踵而至,但對他們貧病交加的家境而言卻又是雪上加霜。彼時,他們的母親多病,辛苦陪讀把兩個孩子供完高中﹔父親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積攢的血汗錢遠不夠兄弟倆讀大學的費用。

大學夢在眼前,卻遭遇現實重重阻隔。“如果我和哥哥都去上學,光開學的學費、住宿費就要15000多元,為了上高中,家裡已經欠下3萬多了。”時年19歲的邱帥杰對前去採訪的報社記者說,大學他不敢再上了。吳遐老人在報紙上看到這一幕,徹夜難眠。第二天就設法聯系到他們,表示要供養兩人讀大學,如果萬一自己先走了,也要委托女兒繼續幫助孩子們完成學業。這一年,她已經80歲了。

邱帥俊在南京讀了四年書,一到周末,吳老總要喊他去家裡吃飯,關心他的學習生活。大學畢業后,邱帥俊去了上海,弟弟邱帥杰從鎮江來南京工作。“就像接棒一樣,吳奶奶也常常喊我去家裡。她不講什麼大道理,感覺就像親祖母一樣沒有隔閡。”邱帥杰對人民網記者說,“她給予我們的,不僅是經濟上的資助,更教會了我們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如今,兄弟倆已各為人父,事業有成。

吳遐曾說過:“看到別人有難受苦,我的心就十分難受,總想伸出手幫一把。”1990年,國家希望工程剛啟動,她就捐了400元﹔1998年長江流域遭受洪災,她捐出500元善款,還有一些成色比較新的衣服﹔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她守在電視機前一整天看災情報道,第二天一大早就把1000元讓女兒捐往災區,十多天后又到單位交了1500元“特殊黨費”。

她這顆善心一直都在。就是在她年輕時,在極其艱苦的革命年代,吳遐也是如此。1941年,她放棄東吳大學學業,到蘇北參加了新四軍,從事教育工作長達8年。南京市中醫院離休干部沈箴就是她當年教過的學生。沈箴回憶,在失去生活來源時,吳遐和別的老師接濟她渡過了一個艱難的寒假,甚至拿自己從上海帶過來的毛衣換取生活費去幫助學生。后來,沈箴被家裡賣去給人家做童養媳,也是吳老師聯系上她,讓人捎話給她鼓勵,就連名字也是吳遐給起的,“寓意‘審箴’,她希望我能經常審視反思自己,哪怕面臨絕境,也不要放棄。”

解放后,吳遐的學生隨部隊分散到全國各地,不少人為黨和國家的建設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直到吳老去世前,仍有學生和她保持著密切聯系,他們忘不了這個早年帶給自己啟蒙和溫暖的人。

“遺體捐獻,讓生命散發出人生最后一道光芒”

工作41年,吳遐先后12次轉崗,哪怕是文革期間下放到基層無官無職,她也不計高論低,堅守入黨誓言,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1970年,吳遐從江蘇省計委辦公室主任下放淮陰地區清江市人民醫院,當了一名收發報員。“媽媽常常跟我們講,進了黨的門就是黨的人。去不去是態度問題,干的好不好那是能力問題,能力不行可以學。”二女兒徐簡文回憶,母親在醫院工作期間,看到受病痛折磨走投無路的患者,多次協調幫助轉到省級醫院救治,為他們墊付交通和醫療費用﹔但對待自家孩子卻公事公辦,當時大姐和三妹到內蒙古插隊,她沒有托關系說過一句求照顧的話。

1982年吳遐離休時正處級,第二年享受廳局級待遇,按照解放前就參加革命的資歷,有人勸她爭取更高待遇。她的回答是:“跟著黨走到今天,我很滿足,待遇是組織定的,歸根結底都是人民給的,哪有向人民伸手要待遇的理兒。”

她就是這麼看淡得失,包括生死。3月28日,也就是吳遐去世的第二天上午,家屬按照她生前遺願,忍痛將其遺體捐獻給了南京醫科大學。據了解,早在1998年10月1日,她就簽了遺體捐贈協議,是南京市第一批紅十字會捐獻遺體志願者。

為了達成遺體捐獻的心願,吳遐做家人的思想工作做了將近20年。據三女兒徐簡青講述,1997年是父親去世十周年,母親提出捐遺願望,說既然年事已高,器官老化不便移植他用,那就捐獻用於醫學研究。這一想法遭到女兒們反對,理由是,“父親過早的離開了我們,骨灰按照遺願撒入了長江,如果母親也捐獻了遺體,那一家人連寄托哀思的地方也沒有了。”

捐獻遺體既要本人自願,也需要征得子女同意。1998年,吳遐到南京市紅十字會領取了《遺體捐獻申請登記表》,自己填好后,動員女兒們簽字。小女兒徐簡白記得,母親反復解釋做工作,說“遺體捐獻,就是以無用之軀盡最后有用之力,讓更多的生者找到希望,讓更多的醫學難題得到破解,讓生命散發出人生最后一道光芒。”

今年春節,吳遐因腦溢血住院,昏迷了近一個月,在意識清醒的時候一再向女兒們重申:遺體捐獻,喪事從簡。“吳老在20年前就有了捐獻遺體的認識和決心,真讓人敬佩。”南京醫科大學人體解剖學系主任丁炯說。

吳遐一生享年近百,德操行止為人師表,也感化、影響、帶動了許多身邊人。早年投身革命時,因工作需要認了一對干爹干媽,干弟弟蔡煒和外甥徐邦漢在她影響下也先后參加了革命﹔三女兒徐簡青在她的帶動下也捐資助學,資助在南京鐵道醫學院就讀的山西學生馬嬋娟,直至她博士畢業﹔曾經受托照顧吳老的孫東平受其感染,姐妹4人先后在南京醫科大學簽約成為了捐遺志願者﹔邱帥杰兄弟表示,“她的精神會影響我們一生,我們會傳承下去。”

“入黨盡忠無私,為民盡職無怨,為黨和人民服務七十多載,均屬分內之事。”吳遐曾在日記中這樣寫道。“分內”二字,盡顯風格。(秦新、徐偉對此文亦有貢獻)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