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新蒜價格跌近一半 陳蒜再現“蒜你狠”

2017年06月06日07:2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新蒜價格大跳水 陳蒜價格創新高 “蒜你狠”,陡然變臉“蒜你完”

  大蒜去年一輪價格暴漲,人們記憶猶新﹔今年,我省剛剛開秤的新蒜,價格一下子被打入“冰點”。與此同時,令人不解的是,近日,全省陳蒜價格卻反而創出歷史新高,每斤售價達到14元,讓人大跌眼鏡。

  新蒜價“跳水”,農民受傷﹔陳蒜價創新高,種植戶直呼看不懂。本報記者趕赴我省邳州、豐縣等國內大蒜主產區進行調查。

  新蒜價格跌了近一半

  邳州市黃灘橋市場,南北長達3公裡,是蘇北地區最大的大蒜批發交易市場。6月2日下午4點,這個往年人頭攢動的市場,卻隻見零星幾家蒜商在向卡車上搬運蒜包。載重20噸的卡車,每車的裝載量不到三成。

  一天下來,山東客商呂老板總共才收購了2噸新蒜:“去年同期,我每天能收10噸以上,每年都在這裡收1000噸以上。”在另一主產區宿羊山鎮,黎明蒜業挂出了“直徑6.5厘米新干蒜,收購價4元/斤”的告示,相關負責人說:“有價無市啊,今年蒜價太低,往年這個規格的蒜都在八九元一斤,農民心疼,不肯出手,我們根本收不到合適的貨。”

  豐縣物價局價格監測數據顯示:日前新蒜收購價1.5元/斤左右,比去年同期下降1.1元,降幅42.3%。創下自2014年以來同期新蒜收購價的新低。

  價格低,主要原因是大蒜價格連續高位運行,導致種植面積大幅增加。豐縣首羨鎮李藥鋪村黨支部書記渠英君說,李藥鋪村大蒜種植面積為1980畝,比去年增加15%。目前每畝產大蒜約1260公斤左右,比去年增加150公斤左右,增幅13.51%。

  豐縣物價局價格監測中心主任劉立介紹,豐縣今年大蒜種植面積約23萬畝,比去年同期增幅15%。邳州市物價局調查統計,今年全市大蒜種植面積58.7萬畝,增幅10.13%,是2010年以來增長幅度較大的一年。該市總產大蒜將達69.09萬噸,比去年同期增5.22萬噸。

  面對大幅跳水的價格,蒜農很糾結,想惜售留在手中,又怕價格繼續走低。

  邳州市碾庄鎮生墩村大蒜種植戶崔中合對記者說,種蒜種子成本高企,人工成本增長迅速,增產不增收。“今年蒜種每畝費用1207元,去年才807元,多了一半。去年每畝用工成本1046元,比上年的942元上漲104元。”議堂鎮庄台村農本調查戶王孝鬆說:“去年買蒜種時,賭了一把今年還有高價。現在看來,能保本就很不錯了,我仔細算過,今年收益底線是1.3元/斤。”

  陳蒜再現“蒜你狠”

  令人意外的是,新蒜價格大幅走低,陳蒜售價卻來勢洶洶。

  據徐州市物價局監測數據顯示,6厘米規格的陳蒜,市場單價超過14元,同比上漲一倍以上,創下歷史最高。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陳蒜售價高企,直接與去年大蒜收儲成本相關。邳州市恆豐寶蒜業倉庫內,已基本出清陳蒜,正在清理庫存,騰出容量迎接新一年收購期。總經理徐友寶說,庫存成本已被去年的高蒜價推高,人工、電費、損耗等存儲成本每噸約700元左右,折合每公斤約0.7元。一位不願具名的經銷商告訴記者,去年蒜價屢創新高,全國庫存大蒜已基本銷售一空,供應量大幅減少,也使得價格難以下跌。

  而對於收儲商來說,能否出清現有庫存已不再緊迫,銷售意願較弱。這位經銷商介紹:“現在為穩定陳蒜市場價格,我們是寧願收緊出貨速度,以穩定價格,保証利潤。”

  記者了解到,預計今年蘇北鮮蒜產量將突破160萬噸,但冷庫儲存量僅90萬噸左右。看中了今年的巨大收儲需求,不少擁有冷庫的收購商打算從自己收儲,轉向出租庫存牟利。

  不過,令陳蒜銷售商沒想到的是,陳蒜價再高,也面臨有價無市的尷尬。邳州市歡樂買超市生鮮部部長石磊提供了一組數據:“今年1月,我們還進貨1600多斤,實際銷售1500多斤。到了五六月份,進貨量僅僅50斤,目前基本滯銷。”

  蒜周期“魔咒”並非無解

  由於目前國內沒有全面的市場信息和穩定的市場預期,我省農民盲目跟風擴種,往往帶來較大的損失。與我省徐州一樣,山東金鄉也是國內大蒜主產區之一。豐縣物價局黨組書記田剛前不久專程前往調研。他告訴記者,大蒜經歷過多輪暴漲暴跌的價格周期,造成蒜農種植心理波動很大。金鄉等地蒜農,無論行情好壞都保持著相對穩定的種植規模,控制在50萬畝左右,受到損失相對較小。

  一項大蒜專門險也讓金鄉農民收益有了保底。田剛介紹,去年底,山東省物價局、農業廳等部門聯合在金鄉縣實施了為大蒜目標價格保險的試點,以政府補貼、保險公司商業運作和農民自願投保的形式推動參保,今年也明顯降低了整個行業的風險。在保險期內均衡上市的大蒜,保險目標價格為2元/斤,保費為200元/畝,由投保農戶承擔40元/畝,各級政府承擔160元/畝。當實際地頭平均價低於目標價格時,保險公司對跌幅部分進行賠付。

  記者了解到,金鄉當地參保農戶已佔八成以上,這項保險保障了蒜農的合理收益。而去年大蒜價格一路走高,保險公司也有合理利潤保証。

  在往年的大蒜銷售中,已基本形成“橄欖型”的利潤分配結構,種植端和加工端利潤低,中間商特別是大型購銷商利潤高。而今年大蒜量增價跌,中間商利潤也受到很大沖擊。山東金鄉客商高金鎖說:“做這生意已經20多年,收購價越低越賺不到錢。我每天在徐州首羨鎮收5噸,拉出去銷售,除去各項費用利潤僅300元。”

  作為業內人士,徐州當地最大的大蒜加工企業黎明食品公司副總經理曹孟輝認為,隨著大蒜的陸續大量上市,市場風險仍在加大,價格過低容易產生崩盤。他呼吁,除了延伸產品線,進行深加工外,整個產業鏈不能隻盯著國內打“內戰”,是時候尋求新藍海了。以黎明食品為例,目前,集團積極拓展“一帶一路”國家市場,每年外銷大蒜約13萬噸,價值2億美元。2014年,黎明集團就在印度尼西亞成立了子公司,通過當地30多個固定客戶網絡,每周有3000多噸大蒜銷售到印尼各地,印尼人消費的大蒜中,每10顆就有3顆來自邳州。(鄭 焱 李 剛)

(責編:張妍、唐璐璐)

江蘇要聞

李強書記 石泰峰省長留言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