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一女子突遭解雇 起訴至法院獲賠22730元

2017年08月11日17:06  來源:常州日報
 
原標題:常州一女子突遭解雇 起訴至法院獲賠22730元

   在勞動合同解除中,因勞動者嚴重違紀而解除合同的,用人單位無須支付經濟補償金。結果很多用人單位試圖利用這一條款規避法律,濫用單方面解除權,或設置勞動者違紀的“陷阱”。近日,天寧法院對一起勞動合同糾紛作出一審判決:用人單位應支付勞動者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22730元。

   張女士於2011年2月21日進入天寧區一家服裝公司,從事收發工作。雙方簽訂了兩次固定期限的書面勞動合同,期限分別為自2011年2月21日起至2014年2月20日止,自2014年2月21日起至2017年2月20日止。

   2014年11月17日,服裝公司召開2014年度第一次職工代表大會,對《員工手冊》進行了討論協商,會議最終決議認為“同意頒布實施《員工手冊》”。2014年12月10日,張女士在《〈規章制度〉閱讀回執》上簽字,聲明其已收到、閱讀並理解《規章制度》的全部內容。

   2016年10月13日,服裝公司向張女士開出3張《懲處單》,懲處理由及處理意見分別為“2016年9月期間,遲到早退累計超過5次。按照員工手冊規定第十條1.23,給予其書面警告”、“2016年9月20日,工作時間內,擅自離開工作崗位。按照員工手冊第十條2.7,給予其嚴重書面警告”、“2016年10月期間,遲到早退累計超過5次。按照員工手冊規定第十條1.23,給予其書面警告”。張女士在上述三張《懲處單》上均簽字確認。

   2016年10月14日,服裝公司向其工會發出《通知單》,就與張女士解除勞動合同事由向工會進行告知,工會於當日回復“同意”的意見。同日,服裝公司就以郵政快遞專遞形式向張女士發送通知,寫明其擅自離開工作崗位、遲到早退等行為已嚴重違反公司員工手冊,經公司研究后決定立即解除勞動關系,即日起生效。

   同時,服裝公司提出,員工手冊規定:本規章制度在執行過程中,書面警告達三次,公司可依規定解除與員工的勞動關系,而無需支付任何的經濟補償金或賠償金,因此拒絕支付經濟補償金。

   服裝公司的做法看似合理合法,然而張女士總覺得有什麼不對。今年1月,她向天寧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服裝公司支付補償金。

   天寧法院審理后認為,服裝公司在同一天對張女士作出了3份處罰警告,但張女士的這些行為並非發生在同一天,而服裝公司未能及時作出處罰,未能達到警示作用,實質上是用書面警告處分達到解除勞動關系的目的。其次,員工手冊規定“當年度累計遲到早退5次”給予書面警告處分,張女士於2016年9月已累計遲到早退5次,但服裝公司未能及時作出處罰,至2016年10月13日,服裝公司才針對張女士2016年9月、10月遲到早退進行處罰,此時服裝公司亦隻能針對張女士遲到早退行為作出一次書面警告處分,而不能作為兩次或更多次處罰。總之,服裝公司在實施規章制度中有違合法性、合理性原則,超過勞動法律賦予用人單位管理的限度,屬於用人單位濫用單方解除權,亦不符合員工手冊的規定。

   據此,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服裝公司系違法解除與張女士的勞動關系,應向張女士賠償違法解除勞動關系賠償金22730元。 

   延伸閱讀

   解除勞動合同直接影響勞動者的就業權,是勞動者承擔的最不利后果,為了防止用人單位濫用解除權,隨意與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立法也嚴格限制用人單位與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的條件。對於勞動者違反規章制度的情形,《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九條規定,隻有達到“嚴重違反”程度時,用人單位才有權單方解除勞動合同。

   對於“嚴重違反”的認定,一般來說綜合考慮以下因素:用人單位是否有通過合法程序制定並向勞動者公示的規章制度﹔規章制度的內容不違反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及政策的規定﹔勞動者所犯的違紀行為在規章制度中是否有明確規定﹔規章制度對勞動者違紀行為的處罰是否合情合理,有無明顯失當顯示公平之處﹔勞動者是否存在屢勸不改的情形﹔勞動者的違紀行為是否屬於達到嚴重的程度。如此,方能實現對勞動者就業權和用人單位自主權的“雙保護”。(庄奕 天法)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