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登記土地經營權抵押3436筆 放貸19.08億元

2017年10月20日07:3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兩權抵押,為農業注入金融活水 全省已登記土地經營權抵押3436筆,放貸19.08億元

正是秋收秋種大忙季節,金湖縣戴樓鎮牌樓村種糧大戶吳建中以400畝的土地經營權作為抵押物,從本地農商銀行獲得60萬元貸款,貸款年化利率不到7%。“從申請貸款到拿到錢,隻用了兩天。”吳建中說,銀行放款時考慮土地流轉期限,他流轉的土地,每畝每年的流轉費雖然隻有800元左右,實際獲得的貸款每畝達1500元左右,“這筆錢真是及時雨,明年可以擴大生產規模了。”

我省共有13個全國土地經營權抵押和農房抵押試點區,土地經營權抵押試點區10個,農房抵押試點區3個,其中,泗洪縣是土地經營權和農房抵押“雙料”試點區。2015年底兩權抵押試點實施以來,取得的成果在全國名列前茅。

“除了試點區,另有13個未列入試點的縣(市、區),自發加入土地經營權抵押的行列。”省委農工辦副主任許善平說,自發推行土地經營權抵押的地區包括興化市、海安縣、泗陽縣、寶應縣、漣水縣、句容市、揚州江都區、淮安洪澤區等,這些縣(市、區)是我省的農業大縣,家庭農場和專業合作社數量多,土地經營權抵押筆數也較多。金融活水汩汩流入農村,沉睡的資產不斷被激活。

從去年3月江蘇省農村產權交易信息平台正式上線,到今年10月15日,在這個平台登記的土地經營權抵押共達3436筆,累計放貸金額19.08億元,涉及110.8萬畝土地經營權。作為農房抵押試點區,儀征農房抵押167筆,貸款金額3000萬元﹔常州市武進區32筆,貸款金額5272萬元﹔泗洪縣多達1848筆,貸款金額2.1億元。迄今為止,無論是土地經營權抵押還是農房抵押,沒有一筆違約。

如何評估土地經營權價值、建立退出機制,曾是困擾土地經營權抵押的難題。一般種糧的土地經營權價值評估還容易一點,但如果地上種植的是經濟效益較高的作物、或建有設施大棚,評估起來就比較麻煩。針對這一問題,我省各地創造性地推出評估機制,並對退出機制進行探索。

位於儀征市陳集鎮的蘇勝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流轉3061畝土地,每年流轉費用接近200萬元,其中1000多畝種了優質水稻、50畝種了大棚蔬菜、辦起一家萬頭豬場,另有1000多畝是花卉苗木基地。該公司通過土地經營權抵押,從儀征農商行獲得500萬元貸款。為何貸到的款子比流轉費多?公司負責人杜德成說,銀行不是簡單根據土地流轉費多少來放貸的,還充分考慮地上附著物價值,比如花卉苗木和養殖場,因此放貸額度比較高。“公司准備在農田水利設施、道路等方面進行大手筆投入,有了這500萬元的貸款,就能做很多事了。”

除了銀行自己評估,我省還出現多種形式的第三方評估機構。南通市通州區的土地經營權價值評估由鄉鎮農經站負責,因為農經站對本地土地價值最為了解﹔如皋市推出“易地寶”,由專業人員對種有花卉苗木的土地和建有設施大棚的土地經營權進行評估﹔金湖縣也已引進專業的第三方評估機構。

除了土地經營權抵押,農房抵押成為農民解決“手頭緊”的重要渠道。42歲的朱加柱是泗洪縣城頭鄉水產養殖戶和經紀人,每到螃蟹上市季節,他都要收購一批螃蟹並暫養,等價格比較好時銷到全國各地,所需資金量比較大。以前他在商業銀行貸過款,可是要擔保,利息也比較高,年化利率在9%-10%之間。朱加柱在城頭鄉集市上有幾間門面房,總面積達460平方米,他用門面房作抵押,從泗洪縣農商行拿到50萬元貸款,年化利率隻有6%左右,放款隻要兩天。

以前,金融機構擔心土地經營權抵押“一女多嫁”,加大放款風險,隨著我省在全國率先建成全省聯網的農村產權交易信息平台,金融機構不再有這個顧慮:每一筆土地流轉和經營權抵押都進入平台,經營權抵押時,平台向金融機構提供獨一無二的他項權利証書,不會出現“一女多嫁”現象。沛縣還對每一筆流轉的土地發放由縣政府印制的經營權証,土地經營權抵押時,証書由農工辦所屬的漢潤公司保管。

即使出現大戶棄地情況,從省裡到地方,也出台相應的風險防范措施:各級政府有政策性的農業信貸公司﹔海門、金湖等地還與保險公司合作,參保金主要由政府出,一旦抵押的土地出險,先由保險公司將貸款還給銀行,以此鼓勵銀行對家庭農場、專業合作社等新型經營主體放貸﹔沛縣和金湖縣還成立經營權收儲機構,原來的土地流入戶放棄經營后,由收儲機構重新發包,可有效降低金融風險。

省委農工辦主任趙旻說,隨著土地流轉規模日益擴大,以前幾千元到萬把元的涉農小額貸款遠遠不能滿足新型經營主體的資金需求,而資金是現階段現代農業的“血液”。兩權抵押強勢推進,盤活農村存量資產,增加三農資金投入,提高農村土地使用效率,對促進農民增收、加快農業現代化進程,意義是巨大的。 (朱新法)

(責編:蕭瀟、張妍)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