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江蘇故事

南通海門林西村:“跨國經營第一村”的探路者

人民網記者王繼亮

2018年09月10日06:36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整齊劃一的村居難掩林西村“走出去”的雄心 記者王繼亮攝

編者按: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黨的十九大站在新時代的坐標系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在貫徹落實鄉村振興戰略上,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要從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出發,認真研究工作重點和實施路徑,不斷優化思路和改善方法。我們注意到,在實現鄉村振興的新征程上,江蘇有一批鄉村典型立足當地資源優勢,用足用好黨的政策,開拓創新,奮發有為,走在了時代前列。發展有規律,路徑可借鑒。為此,我們策劃推出系列報道《鄉村振興·江蘇故事》以饗讀者。

計劃經濟時代,這個村在全鄉窮得墊底,青黃不接時常常要靠政府救濟﹔改革開放后,景象為之一變,別人還在務農時,他們競相從事家紡手工業,紛紛成為萬元戶﹔到90年代,當大家跟風也做起家紡時,他們一腳踏出國門,把生意做到了世界各地。這個村,就是7年前被江蘇省僑辦命名的該省首個“華僑村”——海門市林西村。

林西村黨總支書記黃維告訴記者,他們村3500多口人有600多人出國做生意,“足跡遍及羅馬尼亞、南非、智利、俄羅斯、巴西等20多個國家”,200多人在國外取得了永久性居住權。“即使沒有出國的,也在家裡做著國外的生意,現在家家戶戶過著富足的生活,少的一年掙上一二十萬,多則幾百萬、上千萬。”他說,每年從村裡賣到國外的家紡產品超過了2億美元。

改革開放路,風雨四十年。記者採訪發現,在林西村依靠特色產業銳意進取實現鄉村振興的過程中有三個標志性的人物在關鍵時候起到了關鍵性的引領作用。他們是林西村機繡家紡第一人趙嘉芳、跨國經營第一人郁建祥和辭職下海帶民致富的原村支書蔡雲鬆。

點燃富民之火的趙嘉芳

富了之后的林西村,新生代不知舊時窮模樣。40多年前,林西村1500多人口,耕地1400多畝,人均不足一畝田。當年窮到什麼程度?老年人回憶說,新季的麥子還沒收上來,家裡就斷糧了﹔政府撥了救濟糧,卻連燒火的柴草也沒有,以至於蘆葦根都成了搶手貨。

窮則思變。海門與上海近水樓台,難免能得些風氣之先,較早捕捉到市場經濟風氣的林西村人就是趙嘉芳。當年她才二十五六歲,從上海買來枕套和面料,比著樣子摸索,學會了用縫紉機做繡花枕套。1977年,也即改革開放前一年,私下做手工活賣錢還屬於“割資本主義尾巴”的范疇,有一次公社出動20多名民兵搜查,查到的竹器、泥刀、縫紉機頭等放滿了大隊部兩個房間。

而趙嘉芳的丈夫當時是大隊書記,兩人之間的“貓鼠游戲”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悄然上演,每每等丈夫帶民兵出門夜巡,她就躲進小屋拉起窗帘忙到后半夜。在上海親戚的指點下,她就過江來到上海的市場和街巷裡叫賣,因為東西稀缺又比商場賣的便宜,她帶的繡花枕套很暢銷,而一對枕頭就能賺當時的2元錢。從12對、24對到50對……每去一趟上海,隨著手藝日益精湛,她帶的貨越來越多,掙的錢也越來越多。

“賺到錢的趙嘉芳沒有獨享這條致富門路,村裡有不少年輕婦女都跟著她學會了機繡,是她點燃了林西村家紡致富的星星之火。”現年76歲的原海門市委副書記曹建平,當時是林西村所在的三星鄉黨委書記,他是當年為數不多支持農民靠發展手工業致富的地方干部。曹建平說,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勝利召開猶如一聲春雷驚醒全國,農民搞家庭副業不再被割資本主義尾巴,原先偷偷摸摸搞小手工業的趙嘉芳等幾十戶村民開始放心大膽地干了起來,還有一直想干但不敢干的村民也隨之行動起來,當年全村就發展到了90多戶,林西村成了遠近聞名的家紡手工業村。

那時年紀輕輕的趙嘉芳思想前衛,敢想敢闖。從1977年開始的最初三年,她對市場冷暖的探察就輾轉多地,近到上海、南京,遠到武漢、洛陽。在人人稱羨的萬元戶時代,她悄沒聲地賺到了十多萬元。后來,她還辦過毛巾廠,做過房地產,如今家紡企業已經交給女兒全權打理。

(責編:張鑫、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