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泗洪洪澤湖"黑水":跨境而來,責不過界?

2018年09月25日14:37  來源: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洪澤湖“黑水”:跨境而來,責不過界?

  災難突然降臨

  “整個河道都是黑的”

  “今年水調和,螃蟹長得也漂亮,本來准備大賺一筆,笑著過日子。”被烈日暴晒皮膚黝黑的漁民朱德俊哭著說,“現在辛苦不說,投入的這麼多錢,全部打了水漂。”

  朱德俊是泗洪縣臨淮鎮勝利村人,這是一個水上村,全村基本都是漁民,以養殖螃蟹和鱖魚為生。往年這個時候大家都忙碌著准備螃蟹上市了,但現在漁民看著船上、地上堆積著的大量死螃蟹和魚蝦欲哭無淚。

  漁民孫有折算了一筆賬:140多畝的塘,大概能收6000斤螃蟹,一斤50元,就是30萬元,純利潤20萬元,加上鱖魚收入,一年30萬元不成問題。

  “8月25日,少量污水流入洪澤湖,26日凌晨,大量污水涌來,整個河道都是黑的。”臨淮鎮黨委書記王志明說,“污水又快又猛,漁民毫無辦法,隻能眼睜睜看著螃蟹魚蝦在很短時間內死絕。”

  “傾家蕩產,血本無歸。”泗洪縣委書記王曉東說,截至目前,污水已造成2.5萬多人受災,水產受災面積9.25萬畝,直接經濟損失達2.34億元。泗洪縣以生態立縣,是環保部命名的我國首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實踐創新基地之一。“泗洪的底色就是綠色,因水得名,因水創造財富,水是我們的生命。”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洪澤湖採訪看到,水面上空空蕩蕩,漁民們聚在一起面露愁容,一籌莫展。一些漁民受不了打擊,悲傷過度,住院治療。

  勝利村黨支部書記劉兵告訴記者,這幾年螃蟹養殖市場好,大家將之前賺的錢又投進去,擴大再生產。現在不僅多年的積蓄泡了湯,許多漁民還向銀行貸款投資,欠了一屁股外債。

  大量污水長時間的侵蝕,對洪澤湖生態系統的危害難以估量。洪澤湖是華東地區最大的淡水濕地,共劃定了10多個保護區,是一個兼具生態、經濟價值的重要湖泊,但此次污染導致湖中4個國控斷面監測點全部超標。

  泗洪洪澤湖國家級濕地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副主任鄢化雨說,這次污水從新濉河、新汴河進入洪澤湖,正好經過保護區的西核心區,對濕地生態系統影響很大。

  洪澤湖還是南水北調的重要樞紐。生態環境部南京環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李維新說,流域污水中重金屬、農藥化肥等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殘留問題將逐漸暴露,流域面源污染防治、水環境保護和水生態修復任務將十分艱巨。

  追溯污水源頭

  上游污染下游受災

  洪澤湖污染事件發生后,環保部門立即對污水來源進行調查。監測結果顯示,洪澤湖主要入湖河流中,新濉河、新汴河入境水質均為劣V類。江蘇和安徽兩地的環保部門經會商一致認定,初步判斷原因是上游泄洪夾帶污水造成。

  為了弄清污水的來源,《經濟參考報》記者分兩路與環保、水利、公安人員沿河而上,在安徽、河南兩省看到,部分河流污染狀況觸目驚心。

  在安徽宿州市埇橋區的夏橋閘,流經的方河水的顏色渾濁發黑,水面上漂浮著雜物,散發著刺鼻的臭味。附近村民說:“以前可以舀水做飯吃,發洪水后黑得像醬油一樣。”在方河上游,一位漁民養殖的黑魚、鱖魚、草魚等受污染全部死亡。

  在安徽淮北市烈山區的陳路口閘,流經的雷河同樣污染嚴重。當地村民指著附近的一條河溝說,這裡的污水排放到雷河裡,裡面連泥鰍都養不活。記者沿著這條河溝看到,附近是烈山經濟開發區劉庄工業園,一些工廠埋在地下的管道通向了河溝。

  安徽濉溪縣濉溪鎮的蕭濉新河處於縣城中心。河水散發出的臭味令人作嘔,水的顏色黃中發黑,水面上還飄著死魚。

  在河南境內,記者看到惠濟河的一條支流馬家河污染嚴重,乳白色、黃色、綠色及黑色物質交替出現。

  馬家河邊上就是開封市精細化工產業集聚區,沿線不僅有各種生活污水管,還有畜禽養殖場及集聚區的排管,不斷有黑色的污水排入馬家河。

  附近的汪屯鄉大蘇村一位張姓村民說:“馬家河最后一直通向安徽,有化工企業經常偷排。大蘇村環境不好,有錢的就走了,沒錢的隻能留下,生病的多。”

  開封市鼓樓區一家企業的邊上就是馬家河。《經濟參考報》記者在現場看到,不斷有乳白色液體從這家企業方向向河內排入,與周邊的水體呈鮮明對比。“應該是存在暗管非法直排污染問題。”隨行的泗洪縣環保部門負責同志說。

  “之前10多天,閘口的上游來水呈烏黑色,並散發著濃烈的化工氣味。”在安徽亳州市五道溝閘,一位郭姓村民說。

  “我們是典型的‘洪水走廊’,開挖了很多河道,讓上游洪水下泄。”泗洪縣水利局局長劉曉永說,下游費心費力治理變成綠水,上游污水一下泄,下游就變成污水了。

  “以泄治污”

  環保協議成一紙空文

  上游污染,下游受災。記者調查了解到,雖然上游對污水水質早有了解,但泄洪時卻未通知下游。

  原本江蘇宿遷、安徽宿州等8個地級市於2012年簽訂的《關於環境保護合作協議》成了一紙空文。根據協議約定,上游城市提閘放水應提前24小時向下游城市通報,內容包括水質、水量、水文等情況,汛期應急提閘放水應提前6小時向下游通報。上游城市提閘放水應提前採取污染防治措施,綜合考慮上下游水質情況,並對下游水質影響進行評估,嚴禁以泄污為目的進行提閘放水。

  “這次污水導致大量魚蟹死亡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溶解氧太低。上游境內的國控自動監測點監測數據顯示,8月18日19時以后,水體中溶解氧從正常降到了零點幾,整個時間持續到28日中午。”江蘇省漁業技術推廣中心總工程師張永江說,在這一關鍵期,下游沒有收到任何信息。

  “如果光是洪水,我們就認了。但這次是污水,我們一定要個說法。”漁民們說,螃蟹已經養了6個多月,如果上游提前通知,他們可以將螃蟹魚蝦撈一部分、賣一部分、轉移一部分,不至於全部死絕。

  在與江蘇會商時,安徽環保部門和宿州、泗縣等政府負責人坦承,緊急泄洪時未通知下游﹔將對下游受災群眾開展救助,並將加強協商,給予資金補償。

  淮安和宿遷兩市2016年制定的《洪澤湖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文本》透露,由於上游河南、安徽以及徐州地區的污水團不定期下泄,使得入湖河流污染嚴重,洪澤湖每年都要發生數次污染事故。

  “洪水走廊”為何淪為“污水走廊”?“泗洪基本都是客水過境。”泗洪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敏說,上游食品、制藥、化工等企業較多,有些污水處置不到位,積攢起來。在台風時形成大水漫灌,不分雨水、污水全部流入河水,借著洪水,滾滾而下,從而造成全流域的污染,對下游的生態、漁業資源、飲用水造成很大的影響。

  追責賠償扯皮

  流域內各地監管各自為政

  “每年上游基本都有污水下泄,但如果損失不大,當地政府應急救濟一下,群眾也沒有太大的意見,但這次污水量太大,群眾損失慘烈,跨境環境污染再次敲響了警鐘。”江蘇省生態文明研究與促進會副理事長胡和林說。

  跨境環境污染為何屢禁不止?《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由於跨境污染治理壓力、動力及能力“三力”不足,上游部分地區“以鄰為壑”,以泄洪來泄污的現象時有發生。

  首先是壓力不夠。江蘇省環境應急與事故調查中心副調研員唐征稱,這次污染是整個區域工業、生活污水長期聚集的高濃度廢水,而且經過了長途的下泄,很難找到直接的責任方,難以鎖定上游具體污染企業。

  記者採訪了解到,由於洪水期間上游開閘放水是否提前告知下游地區,在法律上沒有明確規定,而8個地市之間簽訂的環境保護合作協議也不具有強制約束力,對於責任事故的認定和賠償問題,多方還存在扯皮現象。

  “因為涉及跨省的問題,光靠兩個省很難解決。現在江蘇剃頭挑子一頭熱,就像一拳頭打在棉花上,上游回應不積極。”胡和林說。

  李維新說,我國環境糾紛的處理過多依賴於上級管理部門的協調,各平級管理單元之間未建立有效的環境糾紛協調處置機制,相關部門間未形成糾紛協調處置聯動機制,同一糾紛多個部門分別協調未形成合力。

  “由於跨界區域的復雜行政關系,導致雙方在水污染事件發生前,信息不對稱,往往隻有出現重大水污染事故后,雙方政府在上級部門的協調下,才採取事后合作。”李維新說。

  其次是動力不足。《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解到,由於經濟發展水平的差異,各地治污水平不一,特別是一些流域性跨省支流更是被當作排污通道,以下游為壑問題較為突出,“省際之間缺乏生態補償,上游水質保障缺乏動力”。

  “流域是一個整體,需全方位、系統化的管理,但目前流域內各地的監管系統自成體系,各管一段,各自為政。”李維新說,現有的環境監管體系更多是從行政管理的需求出發,對流域管理的需求考慮相對較少,流域內各省、市的監管系統自成體系,缺乏全流域的綜合管理和處置系統﹔缺少流域內行政區之間、水系兩岸之間以及上下游之間的協調與互動。不同行政區之間,水環境風險信息缺乏有效的交換共享渠道,嚴重制約了流域水環境風險管理水平的提高,環境糾紛過多依賴上級。

  還有就是能力欠缺。“流域跨境環境監管能力和水平處於‘小米加步槍’的初級階段,很多監測弄一瓶水就草草了事。”一位環保專家說。據專家介紹,跨界區環境的有效監控與管理需要跨界區域污染溯源與責任界定、污染源動態監控、生態補償、生態破壞糾紛調處等多項技術支撐,跨界區域水環境信息的通報和突發污染事故的協同處置以及糾紛調處等基本問題也亟待解決。

  近年來,盡管環保投入很大,但由於現有行政管理體制的制約,流域內各省、市級行政單位缺乏跨界區水環境管理技術研發的動力,導致跨界區水環境管理至今缺乏有效的技術支持。

  打破區劃限制

  “跨境污染”痼疾待破

  洪澤湖污染再次凸顯出跨境污染治理迫在眉睫,有關人士建議從多方發力破解跨境污染屢治不絕的痼疾。

  厘清政府責任。《水污染防治法》規定,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對本行政區域的水環境質量負責,應當及時採取措施防治水污染。江蘇省環保廳科技處處長王惠中說,相關省份需開展聯合調查,推動溯源和責任界定,找出污染的濃度和梯度,“如果找不出具體污染企業,政府就是責任主體,通過這次事件,共同建立機制,對跨境污染事件發生起到預防作用”。

  推動生態補償。《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江蘇省為細化“河長制”要求,以斷面為基礎分段明晰屬地責任,全省104個地表水國考斷面,全部由涉及的設區市和縣(市、區)兩級黨委政府領導擔任“斷面長”,上游達標下游補償,上游不達標補償下游。

  “在省際層面,也有安徽、浙江在新安江流域實施生態補償試點。”胡和林說,洪澤湖作為南水北調樞紐性工程,水質如何關系到國家生態安全,淮河流域水的流向明確,可以在安徽、河南及江蘇之間開展生態補償,既形成剛性約束,又給予治污動力。

  構建跨境預警。專家建議,此次洪澤湖污染凸顯出累積性和突發性水環境風險仍將是跨境區域面臨的主要水環境問題,加強水環境風險的預測預警,建立相對完善的流域水環境預測預警和風險評估系統,對跨警水環境風險事件的發生及其影響范圍、影響程度,超前發出預警報告並提出預防措施,盡可能降低損失和影響,是跨界水環境管理工作的當務之急。

  專家認為,流域迫切需要構建跨行政區、流域層面的水環境風險評估和預警平台,建立流域水環境風險監控系統,能夠對突發性、累積性水環境風險實施有效監控,構建流域水環境風險評估系統,能夠對流域水環境風險的發生概率、影響范圍和影響程度進行准確評估,識別和確定高風險區域,搭建流域水環境風險預測預警系統,對流域水環境風險的變化態勢進行預測,並對可能發生的風險事件做出預警。(記者 沈汝發 秦華江 夏鵬)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