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江蘇泰州托底安置就業困難人員

2018年10月08日08:0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小徐走上了公益崗(民生調查 穩就業故事⑥)

  

《人民日報》2018年10月8日13版 版面截圖

原題:江蘇泰州托底安置就業困難人員

小徐走上了公益崗

核心閱讀

如何幫扶困難群體就業?江蘇泰州開發了2100多個公益性就業崗位,托底安置就業困難人員。遇到了這類人員,街道、社區的社保工作人員都留著心、幫著找,讓用人單位和被幫助個人進行雙向選擇,真正實現雙贏。

29歲那年,因為腦部腫瘤,徐家麟的生活軌跡被徹底打亂了。

那是2008年,在南京從事IT工作的徐家麟總覺得看不清東西,經過多次檢查發現是腦部長了腫瘤。輾轉了幾家醫院,通過3年的治療,徐家麟的命保住了,但像變了個人。“身體素質很差,三天兩頭感冒,沒有力氣,反應遲鈍。”徐家麟回憶起那時的自己,不知道未來怎樣,也不知道該如何重新生活。

徐家麟6歲時父母離異,父親徐傳元靠著到超市打零工獨自撫養他長大。好不容易盼著兒子有了工作,貸款在老家泰州買了房子,正要成家立業的時候,突如其來的這場災禍,讓老徐措手不及。3年間,徐傳元往返於泰州和上海的醫院之間。2011年,兒子終於撿回一條命。次年,老徐卻因為心臟病病倒了。“如果我不在了,兒子怎麼辦?”病中的老徐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兒子,讓兒子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成了他出院后的最大心願。

2012年,徐家麟已經不需要再去醫院定期復查,恢復尚可的他決定開始找工作。綜合考慮后,他選擇了回到泰州。

因為有大病歷史,找工作屢屢受挫

“在泰州找個工作應該不難。”基於之前工作的情況,徐家父子對找工作這事兒胸有成竹。最初,徐家麟的選擇方向仍是與IT相關。

泰州的IT類公司少,徐家麟在網上投了一些簡歷,有的公司面試得也不錯,但對方一聽他長過腦瘤、做過手術,便再也沒有了下文。有的實際崗位信息和招聘信息有些出入,試了幾次之后,徐家麟最終放棄了在IT領域找工作的打算。“畢竟3年沒有工作過了,這個領域變化又快,看著原來的同事升職加薪,他心裡有些失落。”對於不能繼續從事本專業的工作,老徐並沒有像兒子一樣失落,經歷了這場變故,他的訴求只是希望兒子有份穩定點的工作。

每周的人力資源市場招聘是大量用工信息的集散地,為了讓用工方認識到他可以工作,投簡歷的方式從線上轉向線下。老徐能聊,在現場都會跟用工方聊上兩句,來增加兒子被錄用的機會。至於要不要告訴用工方徐家麟有大病手術史,他們會視情況而定,如果對方問,就會告知實情﹔如果不問,便也不會主動告知。

曾經有個工廠,讓徐家麟去試用了一個月,但因為涉及體力勞動,他工作起來總是比別人慢得多,用工方雖然不說什麼,但試用期結束后,還是沒讓他繼續干。還有一次,某商場要招聘保安,求職表上有一項“是否開過刀”的問題,徐家麟據實填寫,后來他連面試機會也沒得到。“哪怕穿上制服,做一名保安,在商場裡走來走去也好。”徐家麟的語氣裡透著渴望,那個曾經為自己的工作能力引以為傲的人,在4年的求職過程中處處碰壁。

自我懷疑、否定,讓徐家麟患上了抑郁症。更焦慮的還有老徐,他找過街道,托過親戚朋友。“大家也都願意幫忙,像我們片區的社保員黃大姐,幫我們推薦了好幾次。”

曾經在南京順風順水的徐家麟,如今在泰州找一個能糊口的工作都成了難題。“我們跟公司說,如果因為身體狀況在工作中出了問題,我們自己負責,甚至可以簽一個協議,但公司還是擔心要擔責,不敢接收。”小徐還不願意接受領來的救濟,每年底,老徐領回救濟款,都讓他不悅。4年的煎熬,透支了徐家父子所有的信心與耐心。每當心裡悶的時候,他們習慣到東城河走走,父子之間的話很少,望著流逝的水,徐家父子有種走投無路的感覺,甚至產生過輕生的念頭。

社保工作人員上門對接,幫著找活兒

“因治病欠下了巨額債務,入不敷出,度日如年。最令我擔憂的是,我年事已高,如果兒子再不能謀得一份職業,恐怕就連勉強糊口的生活狀態都極有可能不復存在。”老徐說。

他家所在片區的人社基層平台專管員小黃,在走訪過程中將他家的情況反映到了泰州市人社局,並將其上報納入市人社局結對幫扶對象。2016年,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徐傳元還給泰州市人社局寫了一封信,信裡詳細描述了他的訴求。

“街道、片區的社保工作人員也在幫他們找,但一直不合適。困難群體就業講究的是用人單位和被幫助個人的雙贏,是雙向選擇,像這樣特殊情況的人員,企業接收也有負擔,隻能採取公益性崗位幫扶的辦法。近年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困難群體的就業,開發了2100多個公益性崗位,保証這類人員穩定就業。”泰州市人社局副局長錢筱湄告訴記者,了解到這些情況后,局裡專門委派幾名工作人員上門核實情況,對接需求。

泰州市人社局勞動就業管理中心副主任喬東方仍記得跟同事去徐家麟家那天的情形,天氣很熱,徐家住的是老舊低矮的平房,又潮又濕。當時老徐正在洗衣服,看到有人來,擦了把手忙過去迎接。徐家麟正在房間裡睡覺,家裡沒有空調,吊扇在房間裡扇著風,迷迷糊糊的小徐跟父親坐到院子裡的方桌前,幾個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從此以后,喬東方跟幾個同事就成了徐家的找工作幫扶人,“不是我一個人,是我們整個團隊在幫他找。也是經歷了很多嘗試,最終才找到正確的思路。”

喬東方最開始也沒覺得這事兒有多難,雖然小徐身體不好,但恢復得還不錯,再說還有技術,所以最開始,喬東方和同事們的思路還是放在找個對口的工作上。他們起初幫小徐介紹了一家勞務服務型公司,結果去了一個月就不干了。企業跟喬東方抱怨,小徐也說體力勞動強度比之前想的要大,工作起來吃力。喬東方的同事后來又幫他介紹了一個賣電動車的工作,小徐工作了幾天又不干了,性格內向的他干不了銷售這活兒。說不干就不干了,老徐每次遇到小徐這樣的選擇都很生氣,但又很無奈,畢竟兒子是個經歷過大病的人,不能按照健康人的標准來要求他。

反復幾次介紹工作都不成功,喬東方感到原來的路子走不通。作為從事幫扶困難人群就業的老同志,他結合以往的工作經驗,想到了公益性崗位托底安置這個辦法。

獲得公益性幫扶,一上班就很開心

泰州市人社局在街道社區開發了人社基層平台專管員公益性崗位,能不能安排小徐過去?這個想法得到了人社局領導的支持,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將小徐安置到城中街道的周橋社區社會管理服務中心工作站,這個地方離當時的小徐家步行隻有十幾分鐘路程。

“剛來的時候,他特別不愛說話,問他有什麼愛好,他回答說電影也不看、游戲也不玩,能看得出,他情緒非常低落。”人社局綜合考慮了距離和工作人員的綜合素質,最終給小徐選了周橋社區的人社基層平台專管員謝霖作為師父。謝師父業務好、有耐心,小徐平時的工作就是協助她一起工作。

“上班那天,我記了日記,有單獨的工位,師父對我特別關照。”小徐邊說邊回憶。其他同事也都說,這一年來,他變得開朗了很多,也開始看電影,參加一些娛樂活動了。“在這裡感到被認可,大家相處也非常融洽。”小徐說自己在家話很少,反而一上班就很開心。

由於有電腦基礎,錄入數據、教老年人使用手機辦理業務等都成了他的強項。有時候同事的電腦出現問題,他還能幫著修理一下。遇到稍微復雜的工作,都是謝霖帶著他一起做﹔而一些簡單的工作,做過一段時間之后,謝霖已經可以放手讓他獨立完成。

前陣子,小徐和師父帶著社區內的大學生進行了就業話題交流。通過學習知識,小徐正努力成為一名合格的人社基層平台工作者。

去年,徐家父子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樓房。老房拆遷,他們拿到了一筆拆遷款,還清了治病的借債。小徐現在每個月也有固定的收入。“日子越來越好了。”老徐心裡的石頭落下了。

《人民日報》2018年10月8日13版 作者:尹曉宇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