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馬庄村:抓黨建便民 小煤村奏響鄉村振興曲

2018年10月15日07:08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馬庄村:小煤村奏響鄉村振興曲

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位於徐州潘安湖畔的馬庄村迎來了比往年都要多的游客。自去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來這裡考察調研后,這個人口不到3000人、在江蘇不算特別富裕的小村庄吸引了全國的目光。

30多年前,馬庄村只是徐州郊區一個剛剛靠採煤解決溫飽的貧困村,天灰、地陷、牆裂、水黑,曾是這裡的真實寫照。30多年來,從一個貧瘠落后的蘇北鄉村,到如今成為中國精神文明建設的一面旗幟﹔從一個資源枯竭型村庄,到文化旅游“網紅村”﹔從開始“富起來”,到真正“強起來”……馬庄人用了30年,走出了一條“黨建引領、文化立村、產業富民”的強村之路,也交出一份獨具特色的鄉村振興答卷。

如今的馬庄,到處煥發著鄉村文明新氣象:這兒有 “三寶”,樂團、香包、婆媳好﹔這兒干勁十足,大部分村民在家門口就業創業﹔這裡鄉風淳朴,自上世紀90年代至今未出現過刑事案件,豐富的文化活動讓人幸福滿溢,這兒的村民說:幸福的日子唱著過!

黨建引領,為民服務“實”起來

10月1日,初秋的蘇北已經有了些許寒意,馬庄村全體黨員干部和部分村民陸陸續續走進村委會大院。

7時30分,在馬庄農民樂團演奏的國歌聲中,鮮艷的五星紅旗冉冉升起,迎風舒展,400余名村民庄嚴注目。隨后,全體黨員共同重溫了入黨誓詞。

每月月初的升旗儀式和國旗下的黨課,在馬庄村已經堅持了整整30年。改革開放以來,馬庄把抓好黨建作為最大政績,走出了一條以基層黨建引領鄉村振興的路子。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馬庄,稱贊馬庄黨建工作做得好,有個好班子、好帶頭人,我特別自豪。”馬庄村前任村書記孟慶喜告訴記者,每年馬庄村組織的黨員活動超過30次。“最初給人家介紹,別人還以為我吹牛,仔細一算,可不是嘛!”現場他也給記者算了一下:每月25日雷打不動的黨員活動日,每月月初升國旗儀式下的黨課,兩者一年加起來就有24次,再加上秸稈禁燒、土地流轉等政策落實和各種思想精神學習的會議,每年30次隻多不少。

馬庄30多年堅持黨建引領不動搖,離不開這位“老書記”30多年的堅守與執著。

1986年,孟慶喜接手的馬庄,可是一個“燙手山芋”——論家底,全村637戶2300多人,隻有四台50型拖拉機,都是10多年前買的,有一台“常年臥病不起”,三台是“老弱殘疾”,隻有一個村辦磚廠,燒的是老式馬蹄窯,還欠了銀行46萬元的貸款﹔論經濟水平,在全鎮18個村排名第13位,村民自嘲是“第三世界的老大”。

當時農村黨組織基本處於癱瘓狀態,村裡盛傳一個順口溜:土地到了戶,家家戶戶有干部,不要黨支部。一些黨員找不准自己的位置,也流傳一個順口溜:什麼黨員不黨員,一個月多交兩毛錢。

如何帶領百姓摘掉馬庄貧困的帽子?孟慶喜想到了最有力的抓手——黨建。“我認為黨建不是虛的,黨建做實了就是生產力,做強了就是競爭力,做細了就是凝聚力。” 在農村基層黨建普遍渙散的情況下,孟慶喜帶領馬庄大力實施以強戰斗堡壘、帶生態宜居、帶鄉風文明、帶生活富裕為主要內容的“一強三帶”工作法,黨組織成為宣傳黨的主張、貫徹黨的決定、領導基層治理、團結動員群眾、推動改革發展的堅強戰斗堡壘,馬庄村由此邁入轉型發展振興快車道。

“叫破了嗓子,不如做出樣子。”在馬庄,全體黨員參與設施維護、河道管護、綠化養護、垃圾收運,以及治安巡邏等志願勞動,在過去幾十年從未間斷。孟慶喜的妻子干了15年村公共廁所保潔員,直至年齡大了干不動。每年重陽節,村兩委班子帶頭給70歲以上老人送蛋糕、辦壽宴,還要公布“賢孝榜”,尊老孝老蔚然成風。

“干群關系說白了,就是以人為本!”孟慶喜說,30多年來,村裡的重大事情和重要決策堅持做到先黨內后黨外。凡是涉及村策民計的事,不是哪一個人說了算,都要聽取黨員意見,實行黨員“議會制”,召開黨委會,實行黨委集體決策制。馬庄還有個“小人大”,由每10戶選出一個村民代表組成。村委會的重大決策、舉措都請村民代表參與表決並督促檢查監督,充分保証了村民代表的權利,發揮了“小人大”作用。

接過老書記手中的“指揮棒”,馬庄村現任黨委書記孟國棟繼續做好“黨建引領”這篇大文章。在堅持和完善“三會一課”制度的基礎上,馬庄村黨委建立了黨員聯系戶制度,全村600多戶,戶戶有黨員聯系,個個黨員都有聯系戶,做到小矛盾不出黨員聯系人,大矛盾不出黨小組,形成了黨風正、民風淳、人心齊的良好局面。

如今的馬庄,一個黨員就是一面旗幟,一個黨支部就是一個堡壘,黨組織先鋒模范作用成為戰勝一切困難的強大力量。30多年間,改革開放大潮風起雲涌,這個小小的村庄在村“兩委”班子的掌舵和帶領下,一路奔向小康。

文化潤村,農民精氣神“聚”起來

走進文化禮堂裡,馬庄農民樂團圓號手趙麗娟和隊友們正在排練新曲子《新時代序曲》,為10月底樂團的全國文化巡演做准備。“最近幾個月都是從早上8點排練到晚上9點,我們要以最完美的風貌把馬庄展現給全國朋友。”

32歲的趙麗娟是土生土長的馬庄人,高中畢業后就進入樂團學習圓號。從以前的“什麼都不會”,到現在成了管樂、民俗表演、相聲小品樣樣都能來一段的“多面手”﹔從過去沒出過遠門,到如今跟隨樂團漂洋過海,去意大利、澳洲、日本……趙麗娟覺得日子越過越有奔頭。“別村都羨慕咱,說馬庄人心特別齊,活得特別有滋味,其實就是長期的文化活動,改變了村民的素養氣質。”

一個小煤村是怎麼想到建農民樂團的?

“一直到現在還有人說,馬庄的農民樂團就是孟慶喜的一個愛好,這個真不是主要原因。”孟慶喜說,離開“文化立村、文化興村”的路子,離開農民樂團,馬庄村不會有現在這個局面。

1988年,馬庄村雖然剛靠煤炭產業扭轉了發展頹勢,但問題也隨之而來——村裡酗酒賭博之風盛行,迷信活動屢禁不止……孟慶喜意識到,挖煤雖然讓錢袋子鼓了,但腦袋空了,必須用積極健康的文化把村民“攏”起來。

立足民俗文化村文化底蘊深厚的優勢,村集體拿出3.7萬元組建蘇北第一支農民銅管樂團,也確立了“文化立村、文化興村”的特色發展之路。

在那個追求經濟發展速度的時代,馬庄村的這一做法獨樹一幟,但也引來不少非議和責難——“整天拿洋家伙瞎擺弄,能吹出票子還是能吹出糧食?”

“做文化興村不像抓經濟,一個大項目上來,你的這個村子立刻就上來了,文化是一個慢活,不能急於求成,要守得住。”無論是在樂團初創時周遭的冷嘲熱諷,還是煤礦關閉后經濟最低迷的時候,孟慶喜都咬緊牙關,硬是帶著樂團闖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

沒有老師教,就去外地請﹔沒有合適的排練場所,就把村外偏遠的農機站當作教學點。老孟至今記得,臘月寒冬,樂器拿在手裡冰涼刺骨,隊員們大口吸進去的冰冷空氣,呼出來就直接成了霜。“除了打鼓的,沒有一個隊員不是嘴上出血長泡,讓人看著都心疼。”

憑著這股子韌勁,第二年春節農民樂團就登上縣裡大舞台,一曲《西班牙斗牛士》,把馬庄“吹”了出去。從那以后,樂隊“入城進京,漂洋過海”,一路凱歌,2004年,馬庄又組建了“百人鑼鼓隊”“馬庄民俗表演團”,形成了三支“紅色文藝輕騎兵”隊伍。

30多年來,這些清一色的農民,用拿過鐮刀鋤頭的手,撥弄著西洋樂器,把群眾喜聞樂見的節目送到田間地頭,把主旋律、正能量帶到各個村鎮,也讓精神文明在馬庄扎根生長、枝繁葉茂。

如今的馬庄,周末舉辦舞會,夏季有納涼晚會,大年初一舉辦春節運動會,元宵節有燈會,三月初八有廟會,其他重要節假日還舉辦各種民俗活動,馬庄村也先后摘得“全國文明村”“中國十佳小康村”等40多項殊榮,更贏得習近平總書記“點贊”,稱“加強精神文明建設在這裡看到了實實在在的落實和弘揚”。

村民徐傳貴說,馬庄人很忙,農忙時要忙庄稼,放下農具,馬庄人又成了一個個藝術家,忙著排演節目,“沒時間扯閑篇、搓麻將,不正之風和歪風邪氣自然也少了。”

上世紀90年代至今,馬庄村未發生過刑事案件和重大治安案件,無封建迷信活動,無不孝順老人和婚喪嫁娶大操大辦現象。馬庄人平均壽命達到78歲,90歲以上的老人每個村民小組都有好幾位。村裡涌現出以“當代孟母”胡立芳、李淑俠為代表的一大批先進典型,“星級文明戶”佔全村80%以上,550余人次獲得過“好婆婆、好媳婦、好妯娌”稱號,馬庄人“不比排場比貢獻”“不晒嫁妝晒孝禮”成為周邊村民的學習榜樣。

“論經濟,馬庄在徐州排不到第一梯隊,但是在精神文化生活上,我們當仁不讓!你能感受到我們村民身上散發出的幸福感,這不是刻意裝出來的,也是金錢買不來的。”孟國棟自豪地說。

產業強村,百姓口袋“鼓”起來

這個國慶,集香包制作、展銷於一體的馬庄香包文化大院首次開門迎客,每天有上千名游客前來觀賞香包的制作過程,臨走時還不忘購買幾個香包。

小小香包,看似不起眼,背后卻蘊含了一個具有鮮明特色的文化產業。在與馬庄村一路之隔的潘安湖國家級濕地公園,每年600萬游客來此觀賞美景的同時,也形成巨大的香包消費市場。去年習近平總書記來馬庄村視察時,自掏腰包買了一個香包“捧場”,更是讓馬庄香包迅速成了“網紅爆款”,網上線下訂單紛至沓來,僅今年上半年香包產業的收入就超過千萬元。

馬庄村香包產業負責人厲慧卿說,目前全村賦閑在家、有制作香包能力的近300名婦女全部出動,大家一邊做香包,一邊照顧家庭,月收入達到三四千元,“小香包”儼然成了富民“大產業”。

縱觀馬庄村30多年的產業發展歷程,秉持著帶領老百姓共同致富的信念,馬庄村避開了上世紀90年代初鄉鎮企業改制對集體經濟發展帶來的沖擊,頂住了2001年煤礦全部關閉導致集體收入銳減4/5的震蕩,通過產業轉型升級、採煤塌陷地治理、發展生態觀光農業等舉措,走出了一條經濟發展與生態建設齊頭並進的和諧發展之路。

在煤炭經濟勢頭一片大好的時候,馬庄就提出“地下積累,地上發展”,煤炭收益一半用於擴大生產,一半用於發展地面經濟。此后馬庄組建了村運輸隊,又先后建起了磚瓦廠、面粉廠、水泥制品廠、塑料加工廠等十多個企業,以此為依托,到1996年,馬庄村組建成了省級企業集團“江蘇金馬燃化集團”,工業經濟發展邁上了快車道。

2001年,國家對煤炭產業進行結構調整,馬庄村3座礦井被關閉,集體經濟的支柱沒了。馬庄及時調整發展思路,組織黨員干部跑市場、引項目、學服務,招商引資和發展民營經濟,僅用1年時間,馬庄村就從困境中走了出來。經過3年多的努力,馬庄村建成了以紡織、食品、建材、化工、來料加工為主體的15家核心企業,實現了工業經濟由“黑”到“白”的嬗變。

眼下,依托潘安湖景區文化旅游開發,通過傳承民俗文化,厚植文化優勢,馬庄又找到了新的經濟增長點——民俗產業、文化旅游,不僅香包文化產業紅紅火火,毗鄰潘安湖的生態優勢正變成馬庄發展的經濟優勢,預計今年全村文旅總收入可突破2000萬元。

“我們用民俗工藝品帶動整個文旅體系的建立,以文化反哺經濟,村民的錢袋子就是這麼充盈起來的!”孟國棟告訴記者,今年村裡專門請來浙江大學的專家,對民俗文化園、民俗博物館、潘安湖婚禮小鎮等項目進行統一規劃,把民俗文化的品牌進一步做大做強。“我敢說,隻要人不懶,咱村每個人都能過上好日子!”孟國棟堅定地說。

採訪結束時已臨近傍晚,湖光山色間錯落有致的民居染上夕陽的余暉。走出馬庄村村委會,伴著村裡自創的廣播節目——“金馬之聲”播出的悅耳的音樂,縫制香包的媳婦們開始三三兩兩結伴回家,不遠處文化廣場上孩子們嬉戲奔跑,跳廣場舞的大爺大媽們步履輕盈、滿面笑容……這不就是農村人向往已久的幸福生活嗎?

馬上就評

一切以人民為中心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鄉村振興,就是要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

馬庄的出名不是偶然,縱觀馬庄村30多年的實踐,以人民為中心,始終是馬庄發展的一條鮮明主線,貫穿於黨的建設、產業發展、文化傳承、社會治理等各項工作全過程和每個環節﹔以人民為中心更是馬庄從“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成功秘訣。

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馬庄之后,兩個文明之花在這片鄉野的沃土上開放得愈加爛漫。今年我省將徐州馬庄經驗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希望借此探索鄉村善治之路,開創江蘇的“新鄉土時代”。馬庄村30多年來的探索,尤其是在提振精神風貌上所採取的一系列舉措,對於其他很多農村都將有極強的啟發和借鑒意義。(顧 敏)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