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淮陰80后副隊長網警“入股”賭博網站 撈了2000多萬

2018年10月17日10:41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80后副隊長網警“入股”賭博網站 網站撈錢2億多,他撈了2000多萬

“其實我早就想開個賭博網站了”,站在法庭被告席上說這句話的不是普通嫌疑人,而是淮安市淮陰區公安分局網絡安全保衛大隊(以下簡稱網安大隊)原副大隊長程某。他不但利用其特殊身份為賭博網站充當保護傘,還用其偵辦其他網絡賭博案件扣押的証物——源代碼,虛假入股賭博網站,收受網站負責人2000多萬元賄賂,而該賭博網站兩年內非法獲利2億多元。記者昨從淮安中級法院獲悉,程某因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獲刑17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0萬元,同時追繳違法所得2000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沆瀣一氣

網安大隊副隊長收2000多萬賄賂,充當保護傘

淮安市淮陰區公安分局在偵辦一起網絡賭博案時,1981年出生的程某成為專案組成員。他的具體任務是收集電子証據,案件中電腦、硬盤、服務器、手機等電子設備的扣押、勘驗、送鑒定基本上都是程某負責。所扣押的電子設備都放在網安大隊,交由程某負責勘驗、使用,而他對這批設備有保管、使用的權力和責任,這裡面就有賭博網站用的源代碼。源代碼,賭博網站的大腦。

也是在偵辦該網絡賭博案時,程某與從事賭資結算的“銀商”江某相識。后經江某介紹,他又認識了想開賭博網站的張某。但張某手中無源代碼,剛好程某手中有被其扣押的賭博網站源代碼。雙方一拍即合:程某用証物源代碼虛假入股30%,而且他還特意交代張某,公司的注冊地點必須在淮陰區,言下之意,就是為了好照顧該賭博網站。 2014年3月,張某等人在淮安市淮陰區注冊成立江蘇杰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杰然公司),用程某從淮陰區公安分局証物室偷偷復制來的“源代碼”架設一家網站,組織賭博活動。截至2016年案發,該賭博網站非法獲利2.3億余元。

網站剛開半個月,程某就收到張某的30萬元現金。來錢如此之快,程某對該賭博網站當然格外照顧,當有人舉報時,他不但通風報信,利用他的辦案經驗提醒張某如何逃避警方檢查,而且在現場執法檢查時也走走過場。張某當然心知肚明:每隔半個月到一個月就送程某一次錢,從10萬至50萬不等,最多的一次送了70萬。

隨著該賭博網站被舉報次數多了,2015年已任網安大隊副大隊長的程某覺得,每次都是他帶隊檢查有點不妥。在他的授意下,賭博網站負責人張某特意邀請淮陰公安分局網安大隊負責人前去檢查,結果可想而知:在有豐富辦案經驗的程某操作下,一切正常。有了程某這個保護傘,該賭博網站得以在淮陰區順利開展非法活動。隨著該賭博網站的猖獗,舉報線索也源源不斷,案件線索移交淮安市公安局網監支隊調查,警方最終決定異地用警。2016年,該賭博網站被原淮安市清河區公安分局搗毀,程某這個保護傘從而現形。而他收受的2000多萬元中,1500多萬現金給其母保管,還有一部分被他用於買股票、理財產品,出國旅游揮霍。

法院審理后認為,程某身為人民警察,為謀取不法暴利,自甘墮落,將工作中獲取的源代碼提供給犯罪分子,為犯罪分子開設賭場提供犯罪工具﹔徇私舞弊,充當犯罪分子的“保護傘”,幫助賭博網站掩飾犯罪,致使該賭博網站在淮陰區開辦超過1年9個月之久,其間雖經群眾多次舉報未能及時查處﹔在其庇護下,張某等人通過開賭博網站非法獲取暴利高達2.3億元。

貓鼠一家

安排表姐做會計控制資金,他被判17年罰300萬

“安排我的表姐進杰然公司做現金出納,我畢竟跟張某不太熟,不太放心,安排熟人進去掌握公司情況”,據程某供述,他經常去張某開設賭博網站的公司,而且他在公司起了決定性作用。因為他知道,互聯網公司網站最大的經營項目就是推廣,所有的推廣他都參與了,核心數據庫他也掌握。

在一審、二審中,程某一直堅稱,張某送給他的2000多萬元並不是賄賂款,而是他入股分紅,並不構成受賄罪。對此,淮安中院在二審中認為:程某在張某的公司沒有實際出資,其提供源代碼系非法提供,不具有以此入股的合法條件。他能從張某處獲得高達2000多萬元所謂分紅的原因,無非兩方面,一是因為其提供了賭博網站的源代碼,使張某等人能夠成功設立賭博網站獲取暴利﹔二是因為其作為警察為賭博網站多方掩飾,幫助逃避打擊。無論哪個方面,都足以體現他與賭博網站負責人張某之間權錢交易的本質,故構成受賄罪。

同樣,程某不承認他犯濫用職權罪,兩級法院經審理后均認為,程某在辦理另外一起網絡賭博案過程中,有權並實際接觸、保管、使用了源代碼,而張某后來用於架設賭博網站所用的源代碼是由程某提供,所以認定程某交給張某的源代碼是他在辦理其他案件中利用職權而獲得的。更為惡劣的是,當程某得知張某的賭博網站被原淮安清河公安分局搗毀后,程某利用警察職權,打探相關案情,唆使他人在網絡平台捏造事實,散布謠言,干擾辦案,影響極為惡劣,后果特別嚴重,應當認定濫用職權罪中的“情節特別嚴重”。

今年4月25日,程某因為犯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被淮安市清江浦區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7年,並處罰金300萬元;追繳程某違法所得2000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今年9月14日,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趙大為 王廣田 朱鼎兆)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