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總工程師是江蘇泰州人

2018年10月24日08:20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島隧工程總工程師 林鳴是咱江蘇人

島隧工程總工程師林鳴是咱江蘇人。

建設中的海底隧道。新華社 發

港珠澳大橋是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擁有世界上最長的海底沉管隧道,被英國《衛報》評為“新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特別是海底深埋沉管隧道,是整個大橋工程中難度最大的部分。而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工程師林鳴正是來自江蘇泰州。林鳴1957年出生於泰州興化,曾就讀於東南大學(原南京交通高等專科學校)港口水工建筑專業。

出3億給外國公司,對方卻稱“去找上帝吧”

港珠澳大橋是中國第一次大規模建設外海沉管隧道,當今世界上也隻有極少數國家具備外海沉管隧道建設能力。擔任大橋島隧工程總工程師的林鳴說,島隧工程從2005年開始准備,隨后十多年一直在為解決諸多世界級技術難題而奮斗。

12年前,島隧工程總工程師林鳴曾找到當時世界上在沉管安裝領域最好的一家公司,荷蘭的一家公司談合作,對方開出天價1.5億歐元(約15億人民幣)。經過多次談判,談判員提出3億元人民幣,卻遭到荷蘭人拒絕,他們說:“我給你們唱首歌,唱首祈禱歌,你們去找上帝吧。”

與荷蘭人談崩后,林鳴帶領團隊自主攻關,解決了多個世界難題,最終實現了工程設計零借鑒、安裝零失誤。林鳴說:“我們所建設的不僅僅是香港回歸后的世紀工程,更是大國的經濟宏圖,我們一定要立足自主創新!”

究竟有多難?其難度“像連續33次考清華”

在幾乎空白的基礎上進行自主研發,林鳴和他的團隊面對的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

在伶仃洋水下50米深處,安裝成長達6.7公裡的海底通道。這一項施工的技術難度,堪比“海底穿針”。需要將33節,每節重達8萬噸,長達180米,寬約38米,高11.4米的鋼筋混凝土管,完成高精度的海底對接,島隧工程的總工林鳴比喻其難度“像連續33次考上清華”。

在安裝首節E1沉管時,為了取得最高對接精度,建設者們用冷水洗臉、涂風油精提神,潛水員連夜下海清理淤泥,鏖戰96小時,E1沉管終於與西人工島實現“深海初吻”。E15沉管的安裝,兩次遭遇回淤被迫停工,施工人員痛惜地淚洒伶仃洋……

2017年5月2日,重達6000噸的港珠澳大橋沉管隧道最終接頭安裝成功,隧道順利合龍。這一天距離2013年5月2日,首節E1沉管駛向大海整整4年。

10年來,總工程師瘦了40斤

10年來,幾乎每到關鍵和危險的時刻,林鳴都會像“釘子”一樣,幾小時、十幾個小時、幾十個小時地“釘”在工地。外在的變化暴露了海底隧道建設中的辛苦:他瘦了整整40斤。

眾所周知,中國是著名的橋梁古國,中國的橋梁建筑也在世界上位於前列。橋梁代表的不僅僅是兩岸的交通距離,更是國家綜合實力的再現。

港珠澳大橋的出現,讓中國從一個沉管隧道的小國,變成了世界沉管隧道領軍國家之一!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