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建設自主可控先進制造業體系需增強產業集群帶動力

2018年10月29日07:0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巧織“蛛網”,增強產業集群帶動力

推動產業集群化發展是遵循產業發展規律、建設自主可控先進制造業體系的現實路徑。

1990年邁克波特在《國家競爭優勢》一書中首提“產業集群”一詞,其核心是指在一定空間范圍內產業的高集中度。由於分工專業化和交易的便利性,產業集群可提高區域生產效率並產生滾雪球效應﹔產業集群亦是區域創新系統的一種重要實現方式,因為創新往往需要多個相關企業及科研部門的共同參與,而這恰與產業集群“蛛網式互聯”模式契合。

我省制造業集聚度較高,集成電路產業、計算機互聯網產業、生物醫藥產業、新能源產業、汽車產業在全國佔有較大份額,領先優勢突出,具備集群化發展的基礎和條件。

“一特三提升”,

打造高水平產業集聚區

沒有特色產業集群,特色創新集群就無從談起。

省工信廳負責人謝志成認為,我省建設自主可控先進制造業體系,必須充分發揮產業集群在產業、企業、技術、人才和品牌集聚協同融合發展的綜合競爭優勢,聚焦13個先進制造業集群,培育產業集聚載體,促進先進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深度融合互動,創新產業發展組織方式,構建產業發展生態網絡。

7月,江蘇率先出台《關於加快培育先進制造業集群的指導意見》,明確成立專門工作機構,研究出台培育實施方案,重點培育13個先進制造業集群,力爭到2025年,培育新型電力(新能源)裝備、工程機械、物聯網、高端紡織等4個綜合影響力達到世界一流水平的先進制造業集群,打造“拆不散、搬不走、壓不垮”的新型產業航母。

9月27日,常州高新區30個總投資達145億元的重點項目集中簽約,中瑞(常州)國際合作產業園同日揭牌,爭取到2025年累計引進瑞士及德語國家企業30家,帶動關聯內外資中小企業引進60家。“依據已有產業基礎,常州高新區將重點聚焦光伏智慧能源和碳纖維及復合材料產業,打造地標性特色產業集群。”常州市委常委、常州高新區黨工委書記周斌介紹。

記者採訪發現,現有產業集群基本都依托經濟開發區、高新區、產業示范基地等各類產業集聚載體,奧秘就在於這些載體能夠“集中力量、集聚資源、集成政策”。

在位於南京軟件園的南京集成電路產業服務中心,記者看到,集成電路人才培養與服務平台、技術創新服務平台等四大特色服務平台功能完備。去年以來,知名集成電路企業晶門科技等落戶南京軟件園,靈動微電子等中小型集成電路設計企業也紛紛加盟。目前南京軟件園已吸引3000余家企業注冊,從業人員超10萬人。

南京擁有何種“特質”,能夠引來眾多集成電路領軍企業?晶門科技相關負責人自揭謎底:“公司是被南京產業的廣度、厚度,以及辦事速度吸引而來。江北新區正著力打造集成電路千億級產業集群,產業扶持力度之大,發展環境之優,前所未見。”

致力於打造“芯片之城”的南京,正以南京集成電路產業服務中心為支撐,大力創建國家集成電路設計產業創新中心,帶動產業鏈、創新鏈跨越發展。今年上半年,南京軟件園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4億元,地區生產總值達30.9億元。

打造特色產業集群,江蘇路徑已然明晰:依托省級以上經濟開發區、高新區、產業示范基地等產業集聚載體,以“一特三提升”(打造特色創新集群,著力提升土地產出率、資源循環利用率、智能制造普及率)為抓手,聚集資源、集中突破,提高主導產業集聚度,完善研發、檢測、認証、信息服務、人才培訓、創業輔導等公共服務功能,從而形成一批產業特色鮮明、綜合競爭力強的產業集聚區,帶動區域經濟實力不斷提升,成為產業集群化發展的重要載體。

融合發展,推進制造業向服務化轉型

“未來制造業一定是服務業!”去年烏鎮互聯網大會上,馬雲的一席話振聾發聵。事實上,在“微笑曲線”中,中間是制造,左右兩端利潤率高的研發和營銷都屬於生產性服務業。因此,服務業與制造業的融合,成為引導區域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關鍵。

蘇州赫瑞特電子專用設備科技有限公司致力於高端半導體市場。走進其制造車間,一批批研磨拋光機正在包裝運出,而隨產品一同“輸出”的,還有赫瑞特的技術維護團隊。“我們長期服務市場,在不同行業建立完整技術應用體系,並根據客戶需求提供一體化解決方案。”赫瑞特集團工業總裁王涵印介紹,公司已實現從產品制造商到產品服務商的轉變,產品銷往國內29個省市區,並遠銷多國,實現業務規模和效益“雙提升”。

位於無錫的雙良節能公司,不僅為中國國家會展中心、意大利米蘭裡納特國際機場等全球100多個冷熱電聯供項目提供系統解決方案﹔還進軍“雲端”,為3萬多存量客戶群打造全生命周期節能運維服務。目前,雙良雲平台已應用到數百家國內外用戶的1000多台能源設備中,為不同用戶綜合節能20%-50%,減少管理成本15%-30%。“從單一的‘賣產品’到系統集成工程總承包、合同能源管理、服務托管,雙良節能正在向服務型制造模式不斷嬗變。”雙良節能總經理劉振宇說。

“單純出售產品已不能滿足企業發展需要和客戶訴求,必須向出售‘產品+服務’轉變。”江蘇省金融研究院新金融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蔣昭乙認為,江蘇制造業企業眾多,必須通過創新優化生產組織形式、運營管理方式和商業發展模式,不斷增加服務要素在投入和產出中的比重,以加工組裝為主向“制造+服務”轉型。

早在2015年江蘇就率先出台《推進服務型制造發展的工作意見》,確定總集成總承包、個性化定制等6大重點發展領域,認定一批省級服務型制造示范企業,並免費培訓數千家制造企業。然而,放眼全省,大部分企業提供的服務,還處在服務型制造的“初級層次”。對此,南京財經大學經濟學院院長石奇建議,進一步建立和完善服務型制造的創新人才培養體制機制,加強先進制造業發展的高端要素保障,促進制造業與生產性服務業在更高水平上有機融合,江蘇制造企業重點可聚焦發展金融服務、科技服務、現代物流、工業設計等生產性服務業,從而引領區域產業結構優化升級。

巧借“智囊團”,培育集群發展促進組織

創新產業集群,離不開“智力支撐”和組織加持,需要構建全新產業生態網絡。

蘇州工業園區有這樣一家企業,它創立僅7年,卻成為第一個把原創生物藥授權給世界500強制藥巨頭的中國藥企﹔它研發的生物創新藥信迪利單抗上市在望,這將成為我國首批上市的生物創新藥……不斷創造這些紀錄的,正是信達生物制藥(蘇州)有限公司。

信達生物由海歸博士俞德超於2011年創立,致力於開發、生產和銷售用於治療腫瘤等重大疾病的單克隆抗體新藥,目前是中國生物制藥領域最具影響力的企業之一。

“建立國際化人才團隊是創新的前提。”信達生物首席運營官周勤偉介紹,信達生物高級人才實行全球招聘,擁有800多名員工,其中博士、碩士佔1/3以上,有著數十年制藥經驗的海外歸國專家80多位。而能吸引這麼多全球精英集聚蘇州,與當地良好的創業創新生態密不可分。

4月20日,南京市與清華大學宣布共建新型研發機構“圖靈人工智能研究院”,這是“計算機界諾貝爾獎”圖靈獎的唯一亞裔得主姚期智院士的首次創業。此前,北京、武漢、西安等城市均發過邀請,但姚期智院士最終選擇南京,看重的正是當地產學研結合緊密的科技創新計劃。

“學者最擅長搞研究,最怕瑣碎事務。研究院的成立多虧政府部門的助力。”姚期智院士團隊成員徐葳教授感慨,棲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派出專人“保姆式”跟蹤服務,遇到問題迅速協商解決,解決了后顧之憂。

見微知著,增強產業集群帶動力,需要加大人才政策支持力度,量身定制不拘一格、靈活務實的人才引進政策,讓新型研發機構更好面向全球精准吸引人才、集聚人才、使用人才。

政府人手不夠、力所不逮怎麼辦?謝志成建議,依托產業聯盟、行業協會、專業服務機構等社會化主體,創新產業發展組織方式,培育新型集群發展促進機構,形成組織共治的集群發展模式。地方政府可通過購買服務,委托集群發展促進機構承擔集群發展管理職能,重點開展產學研合作、科技成果轉化、行業交流、市場拓展、構建專利池等服務,著力構建政府、企業、大學和研究院所、金融機構、中介組織等創新要素有機融合的開放式集群創新網絡,促進產業集群持續提升發展。(杭春燕 付 奇 萬 晨 雙 爽)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