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漸凍症民警捐獻遺體 生前曾絕食逼家人同意

2018年11月07日07:18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漸凍症民警捐獻遺體 生前曾絕食逼家人同意 第A3版:關注

  許長華陪小外孫玩耍的照片 本版圖片由許長華女兒許芊提供

  許長華生前的照片

  2000年,許長華被評為“人民滿意警察”

  即便許長華已經離開近一個月,即便他生前經歷了極大的病痛,離開或許是一種解脫,他的家人仍不願面對這場離別。10月9日,在患上漸凍症一年半后,南京市車管所的民警許長華去世了。家人遵循他生前的意願,捐獻他的遺體用於醫學研究。許長華以另一種方式留在了世間。

  好友

  患病之初就提出要捐獻遺體

  今年58歲的許長華,生前為南京車管所民警,工作兢兢業業,2000年還曾獲得“人民滿意警察”的榮譽。

  許長華的同事們說,許哥平時刻苦鑽研業務,多次獲得榮譽嘉獎。在生活中,他就像大哥一樣照顧大家。

  趙先生是許長華生前的同事兼好友,兩人1995年就認識了。“他以前身體很不錯的,我們經常一起打球,萬萬沒想到他會得漸凍症。”趙先生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去年春天兩人一起打球時,許長華突然感到身體不舒服,后來到醫院檢查,發現生病了。

  許長華患的是罕見的“漸凍症”,與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霍金一樣,神經系統遭受病魔摧殘而不能指揮自己的身體。許長華的病症是最嚴重的一種,病情從喉部往下發展。

  “他的病來得突然,病情惡化得也很快。”許長華患病初期,趙先生去看望他,在一次聊天中,許長華表達了捐獻遺體的想法。

  女兒

  父親要捐遺體,絕食“逼”家人同意

  “當我從單位趕回家,父親的遺體已經由紅十字會帶走,我甚至沒來得及見他最后一面。”許芊回憶起10月9日父親去世那天的情景,聲音哽咽。盡管留有遺憾,但她尊重父親的決定,“這是他的遺願”。

  許芊告訴現代快報記者,父親患病后,全家人跑遍了南京的大醫院,還去了浙江和上海的醫院檢查,2017年4月在北京被確診為漸凍症。父親除了嚴重的精神折磨外,身體承受的病痛也特別強烈。首先是吞咽困難,說話有些影響,到去年五六月時,他的右手動不了﹔很快左手也不能動,話也說不清了。但許長華一直配合治療,撐著拐杖努力走幾步,希望鍛煉能使肌肉萎縮得慢一些。然而,去年秋天時,走路也不行了。

  不能說話、打字之后,許長華和家人溝通,主要靠家人寫字條,由他點頭搖頭或以眼神確定。

  到今年6月,許長華的肌肉已經萎縮,瘦得皮包骨頭。許芊說,當時父親讓她聯系趙先生。與趙先生見面后,她才知道,原來父親是要讓趙先生轉達他的決定——捐獻遺體。趙先生拿出去年和許長華的微信聊天記錄,許長華寫道,他想為醫學做一點力所能及的貢獻,把遺體捐出來用作研究,造福其他漸凍症患者。

  “這個病太無情了,我們是理解他的。起初我們遵從他的意願,但后來親戚朋友打電話過來,都不同意,認為這樣太殘忍了……”許芊說,面對反對的聲音,父親非常堅持,甚至以絕食“抗議”。

  “問他要不要吃飯,他不點頭也不搖頭,跟他說話,他撇過頭去不理睬。”絕食持續了三天,許長華非常虛弱,“沒有辦法,我們隻好同意了,讓他先把飯吃了。”

  哄著父親吃了飯,原以為這件事就過去了,但到了下個星期,許長華又開始絕食。“因為紅十字會的人沒有來,要簽了協議才能捐獻,”或許是發現了家人的“敷衍”,許長華很執著,一定要辦好這件事,“他的意思是,如果紅十字會不來,他就繼續絕食。”

  出於對許長華的尊重,一家人終於答應了他的要求。今年7月份,許長華的遺體捐獻協議簽好了。

  10月9日,許長華去世后,他的家人在第一時間聯系南京市紅十字會,捐獻了他的器官和遺體。(王瑞 王益)

(責編:黃竹岩、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