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保衛戰:違建別墅問題也是政治問題

2018年11月20日11:46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原標題:秦嶺保衛戰:規模如此龐大的北麓違建別墅怎麼來的

2018年9月11日,一棟未入住的別墅,窗外可見巍峨的秦嶺山脈。(《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秦嶺是我國地理南北分界線,素有“中華龍脈”之稱。作為長江、黃河兩大水系重要水源地,秦嶺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源地。風光旖旎、氣候宜人,秦嶺又被稱為西安的“后花園”。

然而長期以來,秦嶺北麓產生了大批違建別墅,不僅圈地佔林,試圖將“國家公園”變為“私家花園”,而且破壞山體、損毀植被,擾得一片生態之地烏煙瘴氣。但這一沉疴頑疾卻始終得不到解決。

針對這些問題,習近平總書記罕見地先后6次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作出重要批示指示。

從今年7 月起,中央直接派駐整治工作隊伍,而且陣容空前: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任中央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中央紀委八室主任陳章永任副組長。

徐令義直言,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問題是政治上的問題。

緣何明擺著的問題得不到處理,同一問題竟讓總書記作出6次批示指示,最終要由最高紀檢部門派駐敦促整治?

問題的嚴重性遠超想像。中央辦公廳近日下發《關於陝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以及開展違建別墅專項整治情況的通報》,將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作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典型案例。

巍巍大秦嶺,悠悠生態情。和保護秦嶺生態同等重要的,是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一場既保護自然生態又保護政治生態的秦嶺保衛戰正在轟轟烈烈地展開。

9月中旬,《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趕赴西安,就秦嶺違建別墅展開深度採訪。

別墅問題也是政治問題

“塔內放置一面銅鑼,四個角挂著風鈴。每當微風吹起,風鈴聲聲,清脆而悠揚。這聲響伴隨著院子裡的人,迎接日暮黃昏。聽見這清脆的鈴聲,就是回到了家,又是一個寧靜祥和的夜晚。” 2013年央視紀錄片《院子》有一段解說詞如此描述西安院子。

這處被搬上熒屏的高端別墅群位於西安市鄠邑區草堂鎮,屬秦嶺適度開發區,建有別墅241 棟,佔地面積14.96 萬平方米。這個曾經在當地如雷貫耳的高端別墅,在今年7月30日,命運反轉。

這天下午的風鈴聲不再引人注意,取而代之的是大型機械作業的隆隆聲西安市多個部門聯合執法,對位於西安秦嶺腳下的西安院子部分違建區域予以強制拆除。一位地方官員這樣“定性”:“西安院子項目是典型的破壞秦嶺環境的違建別墅項目。”

9月11日,秦嶺北麓山下的標語。(《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就在同一天,秦嶺北麓違規建別墅問題專項整治工作動員部署大會在西安市召開。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在大會上做動員。中央紀委副書記、中央派駐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徐令義在講話中強調,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問題既包括政治上的問題,也包括行政業務上的問題。

壓力開始層層傳導。自8月中旬起,西安人經常聽到類似別墅被拆除的消息:國嶺、群賢別業、樓觀古鎮、達觀天下、雲中漫步、山水草堂……這些曾經顯赫的項目名稱,頻繁出現在西安市各大媒體關於“打響秦嶺保衛戰”的報道中。

繼7 月30日對部分違建區域進行拆除后,9 月11日,鄠邑區組織公安、住建、國土、草堂鎮政府等部門,對西安院子未建成未銷售的別墅18 棟主體、67棟建筑基礎進行集中拆除,20日拆除完畢﹔9月25日啟動第二期拆除計劃,對該項目剩余122棟違建別墅展開集中拆除。

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西安市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王永康曾表態,要通過治理秦嶺生態淨化政治生態,放大秦嶺保衛戰的政治效應。

數月之后,政治效應持續放大。

陝西省委常委、秘書長錢引安接受組織調查,西安市市長上官吉慶被降職處分,西安市國土資源局長安分局原局長衛旭峰被執行逮捕……

11月9日,陝西省委常委班子召開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專題民主生活會。《陝西日報》報道稱,“(會議)聚焦秦嶺北麓違建別墅問題暴露出的政治問題、作風問題、管黨治黨等方面問題,以魏民洲、馮新柱為反面典型,以錢引安嚴重違紀違法案為深刻教訓,深入查找問題和不足,進行自我檢查和黨性分析,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明確努力方向和改進措施。”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這樣評價陝西省委這次民主生活會,“表現出鮮明的政治態度和知錯即改的政治勇氣,達到了汲取教訓、知錯悔錯、把准前進方向、鼓足前行動力的政治目的。”(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5期)

陝西之外,多個部委和省份都召開會議傳達學習了中央辦公廳《關於陝西省委、西安市委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以及開展違建別墅專項整治情況的通報》(下稱“通報”)。11月12日,生態環境部召開部黨組(擴大)會議指出,《通報》將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作為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的典型案例,重視程度高、追責力度大、震懾效果強、影響范圍廣,對生態環境系統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指導性,對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具有歷史性、標志性意義。

地方上的違章建筑何以驚動中央?自然生態與政治生態存在什麼關聯?秦嶺北麓的別墅背后有何潛規則?

規模龐大的秦嶺違建別墅怎麼來的?

截至10月28日, 長安區共拆除違建729宗、79.5萬平方米,累計拆除違建別墅293棟371 套、18.29萬平方米﹔鄠邑區實際累計拆除違建423 宗1036處,拆除違建總面積52.08萬平方米,其中別墅類627棟844套、26.59萬平方米……

這些數字在披露“秦嶺保衛戰”節節勝利的同時,體量巨大的拆違面積也使人發問:規模如此龐大的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是如何建成的?

“在秦嶺山麓建別墅,最初是一種個人行為,在1997、1998年左右就有了。一些城裡人賺了錢,到農村買地蓋別墅,是一種個人的生活方式選擇。其實在農村買宅基地是不合法的,但有人看到別人能蓋,那我也能蓋,慢慢人就多了。”文尚是西安本地一家涉足房地產行業的企業老板,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回憶說,“到了2002年前后,就有開發商開始參與別墅建設,成為一種商業開發行為。但最初沒多少人關注別墅項目,因為價格不在普通人關注范圍內。一套房子賣兩三百萬,誰買得起?那時西安的普通商品房才賣820元一平方米。”

關於早期這些別墅的價格和住戶等情況,國內知名紀實攝影師趙利文曾這樣描述:“2000年左右,這些別墅的均價大約為每套80萬元。當時,在遠離城區的山裡買房,大多數人還不太接受……這個別墅區裡住著工程師、私企老板、大學教授、律師、藝術家、‘煤老板’、‘油老板’以及早些年退休下來的官員等多個階層的人……他們過著相對私密的生活,不願意被陌生人打擾。”

早在2003年,陝西省政府就曾下發相關通知,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秦嶺北麓從事房地產開發建設、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別墅。2007年陝西省政府再次發文重申了這一規定。

2008年3月,陝西省頒布實施《陝西省秦嶺生態環境保護條例》(下稱《條例》),其中規定,嚴格控制在秦嶺進行房地產開發。“在秦嶺生態功能區的限制開發區和設區的市人民政府劃定的建設控制地帶從事房地產開發,須經設區的市人民政府審批后,報省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備案。”

《條例》於2017年1月5日修訂后,相關條款更為嚴苛:“在禁止開發區、限制開發區不得進行房地產開發。”

2011年6月17日,西安市政府成立秦嶺生態環境保護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下稱“秦嶺辦”),負責秦嶺西安段的管理。此后,秦嶺辦牽頭編制了《大秦嶺西安段生態環境保護規劃》《大秦嶺西安段保護利用總體規劃》《秦嶺北麓西安段生態控制區保護紅線劃定》等文件,旨在嚴控商業開發,保護秦嶺西安段的生態環境。

法規、政策既然早已出台,緣何多年來別墅項目依然在秦嶺腳下遍地開花,甚至直到本次“秦嶺保衛戰”打響之前,仍有大量在建、在售別墅?

張鵬是秦嶺山下一位從事農業項目開發的企業老板,他接受《中國經濟周刊》採訪時認為,2008年的《條例》存在缺陷,“《條例》沒有確定秦嶺北麓的范圍在哪裡,卻按海拔高度劃分禁止開發區、限制開發區和適度開發區。而在具體實施過程中,地方政府的權力太大。”他直言政府對於違規開發別墅項目負有責任,秦嶺辦一度將管轄區域當作開發區經營。

“2003年已經有相關通知下發,但西安市還在招商引資,在秦嶺山下大搞文旅項目。引進來以后,商人是要將利益最大化的,看到房地產開發比旅游開發賺錢,就想辦法把旅游用地變成房地產用地,文旅項目就成了別墅項目。” 張鵬回憶說,“2008年左右,西安開了兩次常委會,保留了二三十個別墅項目,后來又增加了二三十個,大致形成了這次拆違范圍內的55個項目。”

上述說法在公開報道中亦得到印証。2012年的一次違建別墅拆除行動中,涉事項目“優勝美地”被指經歷了開發商之間的“轉手”后,涉嫌違規進行別墅建設。時任秦嶺辦主任和紅星表示,新的開發商接手后,他們也在與之“商量”,希望能夠建設成“精品旅游休閑項目”。但是,由於過去的手續允許開發商建設獨立的“小住宅”,同時,這一項目也屬於省市政府的“55個保留項目”之一,原則上也認賬。

9 月10 日,秦嶺北麓區域內一處正在拆除的違建。(《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而在此番“秦嶺保衛戰”中,這55個項目全部被列為違規項目,且需要拆除的別墅項目數量還在擴大。《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西安採訪期間,這些別墅項目又被稱為“55+2”,當時有官員介紹:“55個項目是既定的拆違目標,但在此后又有新的項目被發現,目前是2個,所以‘+2’。”

從8月18日至今,西安市網信辦官微“西安發布”每天均發布西安市的通告,希望市民積極參與、踴躍舉9月10日,秦嶺北麓區域內一處正在拆除的違建。

秦嶺生態背后的政治生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西安採訪期間,一座佔地超過14 畝的獨棟別墅被當地人士廣為議論。這樁別墅位於鄠邑區石井鎮蔡家坡村,周邊環境私密,其內配置豪華,有魚塘、盆景,裝飾物有疑似文物的石鼓、觀音雕塑等。

9月29日,這處別墅開始被拆除,並於翌日下午完成全部拆除工作。此時,這棟別墅被官方媒體稱為“支亮超大違建別墅”。10月15日起,“支亮超大違建別墅”開始改稱“陳路超大別墅”。公開信息顯示,該別墅由支亮具體實施建設,實際業主為陳路。

9月11日,工人正在對別墅進行拆除作業。(《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在陳路超大別墅拆除工作過程中,發現院內分布有疑似文物。鄠邑區召集文物部門進行研判,依法沒收非流動文物181件,磨盤等民俗石雕物品186件,在鄠邑區公証處全程監督下,由公安機關全部移交給鄠邑區文物管理所暫時保管。

陳路是誰?什麼人能用貨真價實的非流動文物裝點宅院?這座“超大別墅”背后是否真有權力的影子?有媒體直指陳路父親曾在西安黨政系統擔任要職。有接近陝西官場的人士近期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有一名陳姓官員曾任西安黨政系統要職,確在配合,接受相關調查。

目前,鄠邑區公安分局已對支亮以涉嫌非法佔用農用地罪立案偵查,西安市紀委調查組對此違建項目中涉及的違紀違法問題正在進行全面調查。

西安市委對此表態堅決:“不管是什麼權力背景、金錢背景,還是其他的什麼特別背景,都依法拆除、嚴肅查處!對發現的違法違紀問題,侵害群眾利益的,搞特權的,不管涉及到誰,將堅決依法依規,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嚴懲不貸。”

很多基層官員都加入到“拆違”行動中。多名西安公務員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秦嶺保衛戰”打響前,他們都需要簽署一份文件,聲明其名下及近親名下沒有違章建筑,如有則自覺先行拆除。一名老家在秦嶺北麓農村的公務員說,其家族在自家耕地上新蓋了一座房,拆違開始后,立刻自行拆除了。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西安採訪期間,明顯感受到當地官場對違建別墅話題的敏感。在長安區,記者曾與一位街道辦書記提及秦嶺拆違一事,但尚未提出正式採訪要求,該街道辦書記便委托另一位與記者相熟的當地官員傳話,表示因話題敏感不便多談,希望記者理解。

在拆違現場,記者看到周邊已被封鎖。別墅項目“群賢別業”附近的村子,村口有警察設崗把守,外來車輛不許駛入通往拆違現場的道路。即使擁有拆違工作組的証件,駕車駛入村子后,在進入小區前也要經過兩道檢查崗。

有當地官員向記者透露,部分參與拆違的工作人員簽有保密協議,甚至各工作組之間也並非所有信息可以交流共享,而是彼此不打探相關信息,一位當地官員說:“見誰疲憊不堪的樣子,如果說昨晚又吃方便面了,便知多半是最近忙於拆違工作。”

“吃方便面”說明公務員在這場“攻堅戰”中的辛勤忙碌,即使十一長假期間,拆違工作也沒有放緩進度。秦嶺位於西安城南,但城北各區也都抽調公務員前往支援,甚至包括稅務、商務等不直接相關的部門。

秦嶺別墅腐敗窩案

劉勁( 化名) 是一家大型房地產集團公司在陝西的負責人,他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描述了當地房地產開發的一些內幕。“ 一般來說,一塊土地是建住宅、學校、酒店還是工業園區,會根據不同的用途定好土地性質,這樣的規劃不允許輕易改變。”

“但在七八年前,改變土地性質的事情經常發生,甚至到了瘋狂的地步。明明是一塊工業用地,80萬元一畝拿的,但如果拿地的開發商是關系戶,他交一點土地出讓金,比如說,如果是200萬元,補交120萬元,把土地性質變成了住宅用地,然后把地轉給大開發商,價格可能就是500萬元了。錢賺了,土地性質變了,一畝地利潤就是幾百萬元。” 劉勁道出了“玄機”。

轉變土地性質后,文旅項目搖身一變就成了別墅項目。

西安海航置業有限責任公司開發的草堂山居即是其中一例。有當地官員對媒體表示:“草堂山居項目的違法行為,是改變了土地性質,從旅游用地變成住宅用地,在旅游用地上變相建設別墅。”

那麼土地性質的改變是如何做到的?劉勁說:“土地變性通常涉及到利益輸送。過去給領導送現金、黃金,后來一般就送房子了。外頭一平方米賣兩萬,他賣給領導隻有3000,還裝修好了。”

在《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與文尚、張鵬及一些相關人士的交流中,劉勁的說法也被他們一再提到。根據《中國紀檢監察》雜志上的一篇文章:某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W從商人L某那裡要來了一套別墅,打算給母親住,母親對他講“那是別人的房子,不能住”﹔可他沒有聽老母親的話,還是收了這套房子,所以他落馬了。

西安坊間認為,文中的W即指原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魏民洲。

當地政府已經對這類違規改變土地性質的別墅進行集中拆遷。9月4日,鄠邑區建設與住保局下發《撤銷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証決定書》,對草堂山居項目已經取得的行政許可進行撤銷,明確項目屬違法建設。

此后鄠邑區組織轄區公安、住建、國土、草堂鎮政府等部門,對草堂山居項目未取得施工許可証、正在建設的35棟48套別墅進行集中拆除,該項目5.4萬平方米的復綠工作目前已完成。

海航方面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回復稱:“草堂項目因涉政府秦嶺北麓專項整治工作,一直與政府積極溝通並配合落實相關工作。”

關於秦嶺違建別墅問題,中央高層已多次作出明確要求。據《陝西日報》報道,近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先后6次對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規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問題和秦嶺生態環境保護作出過重要批示指示。

2017年2月26日,中央第十一巡視組對陝西展開“回頭看”時,西安秦嶺違建別墅問題也被中央巡視組點名批評。

然而拆除違建別墅一直頗為曲折,甚至違建還有禁不止。2012年8月,在西安市秦嶺辦的監督下,41棟總面積達12萬平方米的違規別墅被項目單位拆除。但媒體調查發現,被拆別墅原址上並不是進行生態復原,而是建設新別墅。此事曝光后,時任陝西省省長趙正永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核查此事。

2014年3月,西安市全面排查秦嶺北麓沿山違法建設情況,共排查出違法建筑202棟。當年10月底之前,共計拆除145棟,沒收處置57棟。然而在當地干部群眾看來,這202棟只是違建別墅中的冰山一角。

尤為惡劣的是,一些官員拆除違建別墅的言行看似堅決,實則陽奉陰違。

2014年7月1日,時任陝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在長安區主持召開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清查整治現場會,強調認真貫徹中央領導批示精神,摸清底數,明確時限,加大違建別墅清查整治工作力度,切實保護好秦嶺北麓生態環境。但多位西安當地受訪人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魏民洲當時拆違就是睜隻眼閉隻眼,去工地做做樣子。”

“為什麼拆不下來?當初你住著我3000塊錢賣給你的別墅,現在你要拆我的別墅,我會舉報你啊。”劉勁認為,官員的腐敗問題是阻礙拆違的重要因素。

在西安當地官場人士看來,此番秦嶺拆違由中紀委來辦,就是動真格了。

“不是僅僅拆一個房子,而是要追責、要抓一批人,當初在山坡下,水電網等配套設施是怎麼建過去的?”一位參與拆違工作的干部說,“這些別墅項目很多都是五証齊全,怎麼辦下來的?”

追責已經開始引發陝西官場的震動。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11月1日下午的一則消息引人關注:陝西省委常委、秘書長錢引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錢引安曾長期在秦嶺違建別墅的重災區長安區主政。2000年,錢引安出任長安縣縣長,撤縣設區后,他又歷任長安區區長、區委書記直至2007年。據媒體報道,正是在錢引安履職長安區期間,秦嶺北麓長安轄區內出現了秦嶺山水等多個別墅項目。

11月5日,西安市新城區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西安市國土資源局長安分局原局長衛旭峰作出逮捕決定。

就在同日,西安市第十六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決定:接受上官吉慶辭去西安市人民政府市長職務的請求。另據了解,上官吉慶已受到留黨察看兩年處分,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5期)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尚、張鵬、劉勁為化名)

別墅設計師講述:西安院子是怎樣建成的

秦嶺山下的別墅項目主要是靠單價來賺錢。它的容積率低,品質高,單價就高,所以利潤率也高。另一方面,潛在的客戶都是有錢人,因為秦嶺是絕版資源。

有些地方為了搞房地產開發,要專門打造人工湖、假山之類的景觀,這個費用很大。但在秦嶺山下建別墅,有山有水,不用打造景觀,建設省了一大筆費用。

西安院子就是這樣一個有山有水、渾然天成的別墅項目。

9月11日,別墅項目西安院子(一期)的一扇大門。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胡巍 攝)

“來看房,首先要交50萬元才准許進院子”

最初我們接洽時,怕甲方投資額不夠,所以規劃做得較簡單。但甲方老板說“不用給我省錢”,因為他要打造一個關中民居的典范,做成一個有文化傳承意義的項目。

正式啟動西安院子的設計,大概是2005年前后,完全設計出來是在2010年左右。在此期間,這個項目的策劃一直在變。老板不斷調整定位,摸著石頭過河。到底是做文旅,還是做房地產?老板自己也不知道,他不確定要做成什麼樣才能成功。所以西安院子不是一個純粹的地產項目,也不是一個純粹的文旅項目。

因此我們在設計中要兼顧文旅和住宅。從文旅層面講,西安院子的服務業態是有私密性的、酒店式的。一般住酒店,不會有什麼感情,住完就走。但住在這裡,就是要讓你感覺在家裡,還可以在屋裡做飯,而不是一個標准間或總統套房。從住宅層面講,你出了房間,到了院子裡可以下棋、喝茶,一家人還可以燒烤,有一種家庭的感覺。並且要突出一種私密性,每個院子裡面都有一個用植被環抱的露天的溫泉湯泡池,就是在自家院子裡泡澡的感覺。

在設計風格上,他要求我們把古建筑和現代民居融合起來,因為完全按傳統古建做的話,人住著並不舒服。

在建筑材料上,房子用的都是精品,突出質感。牆體厚度達到37公分,中間是紅磚牆,在外面又加了一層青磚,叫手工水磨磚。門全是用老榆木打造的老門板,工藝很好。我們試圖打造一種古朴感,而不是富麗堂皇的那種感覺。

在住戶上,老板有一個給業主找鄰居的想法。購房者學歷不能太低,得有文化,隻有文人才能夠品味院子的古典情懷。來看房,首先要交50萬元才准許進院子。當然,不買房可以退。除了資產,學歷也要擺過來。有些暴發戶有錢,但可能連看房的資格都沒有。

把房子賣出去賺一次錢,返租回來經營再賺一次錢

后來,如果你在西安院子買房,老板一般會提出要返租這個房子,用於酒店經營。住宅項目是一次性就做完生意了,但文旅項目一直可以賺錢。相當於把房子賣出去賺一次錢,然后返租回來,經營文旅項目再賺一次錢。(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5期)

一期項目的文旅成分更大。西安院子經常接待一些知名人士,或者做一些文化活動,比如書畫比賽。老板舉辦活動的時候,事實上是在宣傳他的院子文化,今天弄個熱氣球,明天弄個演出。但也有可能是幌子,一期就是打造品牌,第二期再做商品住宅。

西安院子在當地影響力很大,后來還評了規劃設計方面的獎,對於當地來說也算是一個政績。宣傳力度也很大,一些飛機上的雜志都有它的廣告。有些知名人士看了雜志,都跑到西安來看房,也不一定是真買,就是來看一看、長見識。

一期隻開發了34套。那個地方也隻能蓋30多套,再多就超了建筑容限,這在規劃裡有明文要求,容積率隻有0.7到0.8。房子大小不一,大約有五六套是200多平方米的小戶型。大戶型是800多平方米,院子大概500多平方米,一家一個院子,加起來就是一畝地。

二期是一個住宅項目,那閉著眼睛就拆了,不用質疑。但一期確實更像文旅項目,手續確實拿得出來,所以不在違建拆除之列。

(注:本文根據曾參與西安院子一期項目設計的人士口述整理)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