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舊如故 南京長江大橋年屆半百展"新顏"

2018年11月30日07:32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大橋,年屆半百展“新顏”

圖為11月12日,工人們在安裝玉蘭花燈。陳 儼攝

  飛跨的橋身,矗立的群雕,典雅的花燈,無不透著一股堅固持久的自信美麗—— 11月底,隨著最先拆除的299盞玉蘭花燈重新完成安裝,南京長江大橋封閉整修工程臨近尾聲。這幾天,工人們正對大橋集中控制調試,為下個月通車做最后准備。

  1968年通車以來,南京長江大橋已走過風雨五十載。從2016年10月至今,南京對大橋整體封閉整修,時間長達27個月,以一次脫胎換骨、修舊如故的維修,為大橋“慶生”,並開啟她的“新生”。

  加固維修,

  還大橋一副“錚錚鐵骨”

  29日,記者驅車從幕府西路匝道駛上南京長江大橋,新鋪的瀝青路面上,車子開得又平又穩,再沒有以往磕磕碰碰的經歷,一路飛馳至江北引橋下,全程隻有8分鐘。

  “這樣的舒適和體驗,是因為瀝青路面之下,經歷了一場‘由表及裡’的加固維修,凝聚著數千工人兩年多的辛勞和汗水。”南京市公建中心副主任、南京長江大橋維修工程現場指揮部指揮長郭建說,大橋原混凝土橋面板全部更換為正交異性鋼橋面板,不再設置每30米一道的伸縮縫。

  郭建介紹,大橋維修前,不僅傷痕累累,還有結構隱患。原大橋公路橋面板採用250級陶粒鋼筋混凝土板,行車道板存在較多橫向、縱向、斜向裂縫及網狀裂縫。加之通行荷載遠超設計標准,橋面常現擁堵,混凝土橋面板開裂、鋼縱梁下方砂漿墊層破損、脫落等橋梁“病害”日益加深,橋面坑坑窪窪,危及到下方鐵路行車安全,不少裂縫空洞處甚至能窺見下方深不可測的江水。

  改造,首先要加固鋼縱梁,還大橋一副“錚錚鐵骨”。通過裂紋處理、材料加固,大橋維修加固了上千處的疲勞裂紋,橋梁結構得到整體性加強。雖然結構加固耗用上萬噸鋼材,可由於原來很重且易損的鋼筋混凝土板,換為堅固輕便的正交異性鋼橋面板后,橋面重量反而更輕了。鋼橋面板上新鋪瀝青精細配比,橋面變得平整,開車很是平順。

  修舊如故,

  反復試驗探尋原貌參數

  南京長江大橋是公鐵兩用橋,橋高24米。在8層樓高的空中進行吊裝、搬運、焊接,下面每隔數分鐘就通行一列火車,施工組織難度可想而知。南京市公建中心龐建國處長介紹,此次封閉維修歷時27個月,搭建拆除棚架隻能在火車運行的“天窗點”實施,單這項輔助工程就耗時1年。

  “大橋就像一名傷病員,施工時包了五層紗布。”龐建國介紹,大橋棚架共分五層,不但3噸重物掉不下去,連焊接的火花也飛不出去,焊接的污水也滲不下去。

  精益求精、周全細致的工匠精神,不但體現在大橋的棚架工程、基礎維修,還融入了橋頭堡、群雕等文物建筑整修,以及路燈、欄杆等輔助設施的修繕改造上。

  郭建介紹, 2018年大橋被列入全國首批工業遺產保護名錄,本身就是珍貴文物、南京城市地標,因此維修中修舊如故,不但整體風貌、色彩不能改變,紅旗雕塑、工農兵群雕、橋欄浮雕、橋身標語等單體建筑,都在文保部門指導下設計,力爭原汁原味。

  譬如,橋頭堡的水刷石外牆空鼓滲漏,水刷石是上世紀60年代最好的外牆工藝,維修人員先后進行了30多次配比實驗,才找到了和原外牆一致的參數。299盞玉蘭花路燈一一編號,拆解運送到恆溫恆濕倉庫,維修中路燈杆噴涂了三遍無色透明的納米級硅酸鹽養護修復增強劑,高壓鈉燈光源改為LED光源,不但原樣修復,還增強照明,21日晚亮燈調試,隻見大江上一條光帶橫陳,把大橋映照得絢麗多姿。

  文旅休閑,

  大橋不可偏廢的功能

  南京長江大橋是我國自行設計的第一座公鐵兩用橋。大橋通車30多年后,南京才建成長江二橋。如今,長江南京段已建成四橋兩隧,並規劃了24條過江通道。但南京城市與交通規劃設計研究院董事長楊濤認為,由於大橋特殊的區位和價值,不隻承擔重要交通功能,其歷史記憶、文化旅游功能更是不可替代。

  “大橋維修前,日通車最高峰已達8.7萬輛,可見其跨江交通吸引力之強。”楊濤介紹,大橋和長江隧道、揚子江隧道都屬於“城內橋(隧)”,但由於大橋處於城市中央,江南連接快速路城西干道和城市主干道中山北路、建寧路,江北對接最早開發的橋北片區,交通量一直居高不下。大橋封閉維修后,不但兩條過江隧道,甚至緯七路、繞城公路,早晚高峰擁堵厲害,可見大橋在南京跨江交通中的地位。

  與大橋同步,大橋北路快速化改造工程也將於下月通車。屆時,驅車經大橋可直抵江北大道,這樣南京主城區經由“一橋兩隧”,跨江形成“日”字形快速交通網。但郭建提醒,大橋不僅是交通橋,還是文化橋、觀光橋,平時每天有很多游客上橋,慢車道還有一兩萬人次的交通量,“雖然大橋維修后足以應對飽和通車輛,還是應疏解交通,突出旅游休閑功能,讓大橋發揮綜合效益。”

  為大橋“減負”,南京已在長江大橋兩側,一左一右開建了和燕路、建寧西路過江通道。其中建寧西路通道距離大橋僅2公裡,將直接分流大橋車流。但楊濤認為,過江通道再多,也趕不上小汽車增長,要保護好大橋,一要江北加快配套、自成中心,二要公共交通優先發展。

  記者昨日離開大橋前,特地安步當車,但見江平水闊,江鳥低回,幕府山、八卦洲盡收眼底。大橋是南京唯一讓行人和非機動車通行的大橋,如果車流量不很大,游客、市民乘坐公交車、旅游大巴上橋,在橋頭堡、工農兵群雕前拍照留影,憑欄欣賞江島、城市風光,那該是一幅多麼美好的江橋休旅圖!(顧巍鐘 梅劍飛)

(責編:馬曉波、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