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兒子負氣離家 鎮江揚中71歲老人盼兒早早歸

2018年12月11日11:26  來源:金山網
 
原標題:殷興旺,你的七旬老父在家等你呢!

近日,揚中彩虹義工服務社油坊鎮片區的負責人馬羅為一位71歲老人的事“煩”上了,不是老人無人依靠不能自理,而是老人向馬羅說出了一個埋藏多年的秘密:老人有一個離家16年未歸的兒子。

老人的願望很簡單,希望在余下不多的日子裡,能見上兒子一面。馬羅知悉后,正通過多種手段向社會求助,同時也找到了本報,希望有知道老人兒子狀況的好心人通知一下,了卻老人的心願。

幫扶中 他發現了老人的秘密

老人名叫殷吉山,今年71歲,家住揚中油坊鎮會龍村20組,目前一個人獨居。殷老不善言辭,大家隻知道他在離異后曾帶著個兒子,但兒子的去向,他不願多說。雖然一人居住,但平日裡幫助、照料他的人卻很多,有村干部、鄰居、義工等等。

義工馬羅就是這群好心人裡面最熱心的一個。馬羅所服務的社會團體叫彩虹義工服務社,這個公益團體以揚中困難老人為服務對象。馬羅所負責的片區就是油坊鎮。

平日裡,馬羅隻要一有空閑就會到殷老家探望,除了幫他做家務,更重要的是陪他聊天。因為在馬羅看來,老人最大的“敵人”是孤獨。

慢慢接觸中,老人把馬羅當成了自己最親的人,也向馬羅敞開心扉,說出了心中的一個秘密:他有一個16年未歸家的兒子,而且確定兒子還活在世上。

離家16年 老人強烈盼兒早早歸

殷老告訴馬羅,兒子今年應該46歲了,早年他和老婆離婚,兒子殷興旺判給了他。

雖然是單親家庭,但殷老給了兒子無微不至的愛。殷老是一個做篾匠的手藝人,每天出去做手藝,他都會用小竹簍背著兒子去雇主家,一邊做手藝,一邊看著兒子。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做手藝,收入不高,一天隻有8毛錢的收入﹔改革開放后,他跟很多人一樣進了工廠,但他並沒有因為在廠裡收入高而放棄手藝,“不是舍不得這門手藝,是因為覺得去了廠裡肯定沒那麼自由,做手藝可以自由點,可以多陪陪兒子。”

雖然每個月收入不多,但殷老盡量滿足兒子的需求。兒子在考高中時差了4分,他拿出存了一年多的400元,給兒子爭取了一個名額。當時這位父親對兒子的承諾就是,“隻要你肯上學,老子再苦也要幫你掙到學費”。

無奈高考失利,兒子選擇了去部隊。4年的部隊生活結束后,殷興旺回到老家,被安置在新壩鎮華威集團上班。上班幾年,兒子收入不高,也沒能力貼補家裡。殷老一人忙生活,實在辛苦,就跟兒子抱怨了幾句。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兒子竟負氣出走,這一走就是16年。

最后希望 有生之年能見兒子一面

離家16年,毫無音信,為什麼殷老還確定兒子活在世上?“在兒子離家的16年裡,他曾寄過兩次錢給我。”殷老說,2013年時,兒子犯了錯誤,被廣州警方處理過,當時廣州公安局越秀分局給家裡寄過行政拘留通知書。近兩年,兒子的舅舅還托人寄來了兩張相片。

為什麼離家16年,沒有去報警尋找?殷老說,自己也是走南闖北的手藝人,怕出去尋找會讓別人瞧不起,原先自己也准備出去找的,但年齡漸大,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通過馬羅的真情結對幫扶,看著與兒子年齡相仿的馬羅,殷老決心要找回兒子。

其實殷老在心底一直沒有放棄兒子,他告訴記者,自己還攢了一筆錢,希望等兒子回來,能幫兒子娶老婆。馬羅為達成老人的願望,尋訪了公安機關。通過身份証號比對發現,殷興旺在身份証到期后並沒有去更換,目前已是黑戶,很難查到現在身在何處。而當時寄過殷興旺近照的舅舅已經搬去上海,當年的委托人也失去了聯系方式。

在尋找過程中,馬羅還拍攝了短視頻,上傳了殷興旺的照片,希望通過殷興旺的戰友找到他的聯系方式,可始終無果。無奈之下,馬羅隻能找到媒體,希望通過本報找到殷興旺的相關信息。

殷老對於兒子離家16年不歸的原因,是這樣說服自己的:也許兒子在外面混得不好,不願意回來。如果您有殷興旺的相關信息,請聯系義工馬羅(13305285551)。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讓殷興旺看到並回家看看年邁的老父親,陪老人度完余生。(范永貴 曹海濱)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