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526萬拍下盱眙法院司法拍賣房產后被撤銷 神秘來電:你不該買

2018年12月14日08:18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526萬拍下司法拍賣房產被撤銷 神秘來電:內定給我們的,你不該買

  拍賣標的包含的廠房。

  金先生提供的網絡競價成功確認書和他繳納尾款的匯款單。

  拍賣標的房產。

  南京金先生今年7月參加盱眙縣人民法院的一場司法拍賣,最終以526萬元、高於拍賣價1萬元拍得位於盱眙的一處廠房。拍賣一個小時后,一位自稱是季總的人給金先生打來電話:你不應該買的,這次拍賣的廠房及土地是“內定”給我的。金先生以為這是無稽之談,沒有理會,在規定時間內繳齊了款項,可幾個月下來,交接手續一直無法辦理。盱眙縣人民法院后來還撤銷了此次拍賣,理由是評估報告中將有証房產按無証房產來拍賣了。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紫牛新聞對此進行了調查。

  離奇拍賣經歷

  拍下司法拍賣房產后接到“神秘電話”

  金先生和朋友一起在南京江寧經營一家汽車服務公司,制造汽車配件,因為近年來成本大增,就有意把企業遷出南京。今年7月,金先生在“淘寶法院拍”裡看到了盱眙法院“拍賣盱眙琅源包裝材料有限公司所有房產、土地及附屬設施”的公告,經過實地考察后金先生及其生意伙伴都有意競拍。

  交了50萬保証金后,金先生取得了競拍資格。7月22日,金先生參加了淘寶網絡司法拍賣,當時參加競拍的隻有兩方,除了金先生,還有一家“江蘇沃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拍賣開始,沃聯公司給出了525萬的起拍價,金先生加了1萬,對方再無反應。

  上午10點鐘左右,金先生以526萬元成功競標。但金先生還沒高興多久,11點鐘左右,他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對方一開口就問,“你怎麼想起來參加這場拍賣,你不應該參加,這是內定給我們的,你把我們的計劃打亂了,你的尾款就不要交了”。金先生一時沒反應過來,問對方,尾款不交,那50萬保証金怎麼辦?對方說他會和法院協調。

  金先生對這個電話將信將疑,還是回去籌款,籌款過程中,他賣掉了位於江寧秣陵街道的兩套房,一套94.2平方米,售價130萬,一套95.63平方米,售價129.5萬。

  幾經周折,拍賣結果被法院口頭撤銷了

  事情果然發生了轉折。金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8月2日,他按照競買公告的要求付清了尾款,然后立刻聯系盱眙法院執行局具體案件負責人宮法警,辦理標的物過戶事宜,宮法警的答復是“最近忙,8月13日后再聯系”。

  8月13日,金先生再次聯系宮法警,答復是“拍賣標的物評估報告中有幾處小房子是有証房產,評估報告中寫成了無証房產,需要重新評估一下差價”,宮法警還問金先生是否願意補交其中的差價。金先生認為,按照司法拍賣流程規定,對於鑒定報告的法定期限已過,拍賣已經成交,拍賣結果合法有效,評估報告即使有瑕疵,過錯與自己無關,不應由他承擔補齊差價的義務。

  9月14日,金先生應宮法警的要求來到了盱眙法院執行局,在法院的辦公室,宮法警口頭告知金先生“撤銷此次拍賣成交結果,要求金先生在3個工作日內收回拍賣款,逾期不拿回拍賣款,后果自負”,宮法警還要求金先生在一份談話筆錄上簽字,金先生拒絕了,堅持要求他出具書面的撤銷裁定書並告知理由。

  這個大逆轉終於讓金先生想起了那個神秘的電話。他開始懷疑其中真的有什麼貓膩。但這種貓膩不是他能想明白的,他現在必須面對所處的困境,事實上為了這次競拍他賣掉了自己的房產,目前他一家寄居在朋友位於江寧的一處住所。更嚴重的是他的企業面臨艱難的選擇,在江寧很難生存,這邊競拍的“官司”未了,也沒有精力和能力考慮遷到別處。

  打神秘電話的人也是參拍方之一

  金先生現在對那個神秘電話信了九成,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后來了解得知,打電話的人姓季,是這個標的物的實際賣方。盱眙琅源包裝材料有限公司所有房產、土地及附屬設施早已抵押給了銀行,老板也已跑路,后來季某的公司從一家金融機構手中購買了這個資產包。金先生后來和季某取得了聯系,商討解決的辦法,但紫牛新聞記者從他們的對話錄音中聽出,雙方都在閃爍其詞,好像在等對方開價。

  電話錄音中,季總說這個標的物是有政府背景的,已經被盱眙縣作為招商引資的項目,而且已經列為重點工程。之所以上淘寶拍賣,是程序需要,實際上是內定了的。

  金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后來也問季某,既然你參加競拍了,為什麼不加價呢?“當時對方回答說,以為這個標的物肯定是他的了,所以叫了價后就沒再管。”金先生告訴紫牛新聞,后來這個季某更正了這種說法,說當時加了價,但淘寶網沒反應。“我給他出了個主意,可以到淘寶網開個証明,如果是因為網絡原因,競標結果是可以撤銷的,但最終沒有下文。”金先生說,在長達四五個月的等待中,他奔波於南京和盱眙法院,但都沒有結果。在10月份,法院將526萬返還給了他,雖然他並不想接受,但法院說現在不要后面要就難了。

  法院回應

  評估報告有重大瑕疵,526萬已退還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法院主動撤銷本次拍賣結果”,負責此次拍賣以及執行的盱眙法院法警宮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那是因為當初的評估報告有重大瑕疵,如不撤銷本次拍賣結果,將來無論對金先生還是申請執行人,抑或被執行人都會受到經濟損失。

  據宮法警介紹,被拍賣的琅源標的物不但在盱眙法院有執行官司,而且在盱眙法院執行之前已被其他法院查封,即首封,后來申請人沃聯公司申請執行時,根據相關法律規定,盱眙法院與首封法院協商,將琅源標的物的處置權移交至盱眙法院。根據司法拍賣相關規定,盱眙法院將琅源標的物相關材料交給由申請人與被執行人搖號選定的評估機構進行評估。

  在評估現場,申請人與被執行人的代理人都在現場,經過現場確認,最終形成評估報告,但是報告中的摘要一欄並未注明有的房屋有產權証。法院隨后將評估報告交給雙方當事人進行確認,在法定期限內,雙方均未提出異議。拍賣程序也隨即進入網拍環節。據宮法警介紹,在網拍過程中,有許多人電話咨詢房屋是否有產權,工作人員也答復讓他們仔細看網拍內容介紹,現在回想起來,這也是沒有多少人參與此次網拍的原因:根據拍賣價格,競買人可以推斷出房屋無証的真實性,這也是金先生最終比起拍價高一萬元價格競拍成功的原因。

  “網拍成功,金先生也將錢全部交清,下一步就是讓申請人沃聯公司負責人到法院簽訂拍賣成交確認書”,宮法警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就在此時,沃聯公司負責人掏出五本他項權証,在法官進行逐一比對時,發現評估公司將有產權的五間房屋當成無証房屋進行評估,拍賣成交確認書簽字程序立即停止,並啟動糾錯程序。合議庭最終認為這是比較嚴重的錯誤,如根據此次拍賣結果發裁定書,以后會產生很多矛盾,於是決定撤銷此次拍賣結果,將526萬全部返還給金先生。

  直到今年10月份,金先生才將這筆錢全部領回。宮法警告訴記者,當法院告知金先生此次拍賣有重大瑕疵,法院決定撤銷此次拍賣結果時,金先生表示不服,法院在撤銷拍賣結果后找他談話時,金先生在談話筆錄上拒絕簽字。

  據宮法警介紹,發生這樣的事情,過錯在評估公司,評估公司怎麼能在現場經當事人隨嘴一說就認定房屋無証,評估公司完全可以到房產部門進行核實,鑒於該評估公司在此次評估過程中出現的重大瑕疵,盱眙法院已決定以后不再委托該評估公司一切業務。

  “此次拍賣結果已被撤銷,金先生也在走法律程序,他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盱眙法院姚月梅副院長告訴記者,法院也在與金先生積極溝通,力爭將金先生的損失降到最低。(紫牛新聞記者 朱鼎兆 吉啟雷 郭一鵬 文/攝)

(責編:馬曉波、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