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滴滴乘客突開門撞人致人死亡 被判賠24萬

2018年12月15日08:10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突開車門致人死亡 乘客被判賠24萬 第A3版:關注 第A4版:關注 女大學生告上法庭蘇州軌交要改條款了

在下車時,大多數司機都會提醒乘客,要小心開車門。近日,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案件,64歲的耿某騎電動車遇轎車突然開門,造成耿某死亡,法院最終判決肇事車輛所投保的兩家保險公司賠給死者家屬57萬余元,乘客賠償24萬余元。

乘客開門撞上騎電動車的人

今年7月11日下午3點,滴滴司機夏某將乘客江某送到大中橋公交站附近。就在江某下車開右后門時,耿某騎電動車經過,撞上車門倒地,后來送至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

耿某受傷后,司機墊付了醫療費920元,滴滴公司墊付了醫療費10萬元,乘客墊付了醫療費和現金共計9730元,某某保險公司墊付了醫療費1萬元。

根據行車記錄儀,車輛剛停穩時司機沒有作提醒,乘客開始下車,同時車載語音提醒器開始響起,提醒乘客下車時應帶齊物品並注意安全,同時司機以相對平穩的語氣要求乘客下車時“慢一點”,隨即傳來有人被撞倒的聲音,司機立即提高音量大叫“慢一點、慢一點,叫你慢一點”。對於這個事實,司機和乘客都是認可的,但耿某的家屬認為是事故發生后,司機才第一次喊“慢一點”。

交管認定:乘客和司機同責

交管部門認為司機和乘客承擔事故的同等責任,死者不承擔事故責任。

耿某的丈夫丁某要求撤銷這份責任認定書,改成司機擔主責,乘客擔次要責任,耿某不承擔責任。他認為,司機沒有緊靠道路右側停車,而且沒有提醒乘客開門時不得妨礙非機動車通行,具有重大過錯。

而乘客也對這份責任認定書提出異議,她要求改成司機承擔主要責任,她和死者承擔次要責任。她認為,司機在禁停路段停車,沒有緊靠道路右側停車,同時停靠的時候沒有開啟右轉向燈。耿某在開電動車的時候車速過快,且沒有靠右行駛,也是造成事故的原因之一。

9月6日,交管部門作出交通事故復核結論,維持原有的事故認定書。

死者家屬向6被告索賠94萬

據調查,肇事車輛是司機在某租車公司分期付款買的,在某保險公司和某某保險公司投保。耿某的丈夫和兒子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司機、某租車公司、肇事車輛投保的兩家保險公司、滴滴公司、乘客共6個被告告上法庭,索賠94萬余元。

死者家屬共獲賠80多萬

法院認為,耿某騎電動車是否超速,乘客在向公安部門進行復核時就提過這個,但沒有獲得公安機關的認可。

司機和乘客應承擔什麼樣的責任?法院並不認為,乘客要求停在這裡,司機就可以將車輛停在禁停區域,除非遇到脅迫或其他特殊情況。司機有義務保障乘客的安全,要在乘客下車之前就提醒開車門時候注意安全。乘客坐在右后門,並不能從后視鏡看到車外后方的情況。綜上考慮,司機承擔事故的主要責任,乘客承擔次要責任。

法院認為,司機和某租車公司在庭審中自認系挂靠和被挂靠的關系,因此兩者應承擔連帶責任。而滴滴公司和司機是一種合作關系,應該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而不是補充賠償責任。法院特別提到一點,滴滴公司抽取行程費約20%的費用,獲取巨大的經濟利益之后,卻無需對運營過程中造成的對其他不特定的社會主體的侵害承擔賠償責任,似乎不太說得過去。

關於司機和滴滴公司墊付的醫療費,法院為了方便,將這筆錢從保險公司給死者的賠償費用中予以扣除,由保險公司直接給司機和滴滴公司。

法院最終判決,兩家保險公司共賠償給死者家屬57萬余元,乘客賠償給死者家屬24萬余元,某保險公司向司機支付920元、向滴滴公司支付10萬元。

(文中當事人為化名)((鄧雯婷))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