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祖抗日陣亡親人尋檔60多年 在南京找到檔案

2018年12月15日08:07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先祖抗日陣亡,親人接力尋檔60多年

來二史館尋找先祖檔案的孟根虎

在數據庫中找到孟寶山烈士

12月14日,來自陝西渭南的孟根虎眼含熱淚,把飽含感激之情的牌匾送給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原來,1941年,孟根虎的爺爺孟福祿(小名孟寶山)在山西中條山戰役中陣亡,為了尋找孟福祿的檔案,孟根虎一大家子足足尋找了60多年。最終,在南京找到了。

70年前抗日陣亡,親人尋檔幾十年

孟根虎手中拿著一張紙,那是民國時期的《死亡官兵調查表》,調查表上,就有爺爺孟寶山的檔案。上面寫著:孟寶山,陝西渭南人……

“為了尋找爺爺的檔案,我們接力找了60多年。”說起爺爺孟寶山,孟根虎忍不住流淚。他說,爺爺年少參軍,1941年在山西中條山戰役中陣亡。“中條山戰役前后歷時一個多月,中國軍隊戰死數萬人。”孟根虎說,爺爺戰死的時候隻有20多歲。為了等爺爺的消息,奶奶一直盼,一直到去世,都沒等到消息。“奶奶終身沒有改嫁。”

說起查找爺爺檔案的過程,孟根虎眼裡充滿辛酸。早在上世紀50年代,他的三爺爺就開始查找了,但一直沒找到﹔后來孟根虎爸爸接力,也沒找到﹔而后是孟根虎的哥哥四處尋找,最后是孟根虎本人查找。“我們一大家子,一代一代人接力尋找。三爺爺老了找不動了,爸爸接力﹔爸爸老了找不動了,哥哥找﹔哥哥腦溢血去世了,我接棒……我們在陝西、山西的史料館、檔案館都找遍了,就是沒找到。后來,經人提醒,到了南京來查找。”

浩瀚檔案中,終於找到爺爺陣亡檔案

十一長假過后不久,一位皮膚黝黑,操著濃重陝西口音的中年男子走進了二史館閱卷廳。“我叫孟根虎,我要查詢我祖父孟福祿的檔案,他在山西中條山戰役中陣亡。”

二史館接待科副科長劉長秀在抗日陣亡將士數據庫搜索“孟福祿”,遺憾的是,查無此人。按慣例,劉長秀給了孟根虎一台查詢電腦,讓他自己慢慢查。但不久,孟根虎就哭了。看他著急的樣子,劉長秀問,會不會孟福祿有其他名字?並且主動幫他在《抗日陣亡將士名錄數據庫》中進行查詢。

“《抗日陣亡將士名錄數據庫》中一共有20萬條數據,要找一個人,就像大海裡撈針,真不容易找到。”劉長秀回憶說,她在數據庫中找到了一個陣亡將士的名字叫孟寶山,其中,遺屬欄中登記的是“弟:銀成”。會不會這就是孟根虎要查找的檔案?一聽“弟:銀成”,孟根虎眼裡頓時有了光,因為他三爺爺的名字就是這個。於是,孟根虎給三爺爺打電話,問爺爺是不是曾經叫“孟寶山”?三爺爺說,“孟寶山是小名,在家鄉大家一般都喊大名孟福祿。”這下,孟根虎激動了!

於是,劉長秀又從陣亡將士遺屬入手查詢,經過再三核對遺屬的姓氏和名字,確認孟寶山正是孟根虎的祖父。

看著祖父的陣亡撫恤檔案,孟根虎一遍一遍地念叨“這是我爺爺,真的是我爺爺!終於找到了!”

二史館開通個人查証,方便后人尋根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利用處處長、研究館員楊智友介紹說,一直以來,二史館向公眾開放館藏民國檔案的查証和閱覽。隨著檔案數字化規模不斷擴大,對外開放閱覽的電子檔案也在逐年增多。截至目前,二史館已有87個全宗(專題),26萬多個案卷對外開放。

為方便查檔者尋根,二史館還開通了個人查証的特色服務。經過對館藏檔案的篩選和整理,陸續建成了《民國公務人員檔案數據庫》和《抗日陣亡將士名錄數據庫》。

抗日陣亡將士數據庫完成於2005年,每位抗日陣亡將士的姓名、部隊番號、職級、籍貫、陣亡地點、遺族遺屬姓名等信息詳細記錄在內,使每一位記錄在冊的陣亡將士都有線索可查。截至目前,抗日陣亡將士數據庫累計提供了近千名抗戰陣亡將士的檔案。(阿裡亞 胡玉梅 吉星)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