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龍·舞起來”系列報道

江陰靖江雙城記:共建園區15年 跨江融合新實驗

人民網記者朱殿平、王新年、吳紀攀

2018年12月17日00:00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正確把握自身發展和協同發展的關系,努力將長江經濟帶打造成為有機融合的高效經濟體。”今年4月份,習近平總書記在武漢主持召開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講到的關鍵詞之一就是“協同發展”。

   位於長江中下游的江蘇省,有兩座隔江相望的城市江陰和靖江在協同發展上已經悄然探索15年,新近他們又提出了創建高質量跨江融合發展實驗區的行動計劃,希望通過3-5年的努力,讓實驗區實現“產業共進、設施共建、民生共享、生態共美”。總規劃面積60平方公裡的江陰-靖江工業園區,被視為兩地跨江融合的主陣地和驅動器。

   一江之隔,蘇南的江陰發展快,長江岸線早早吃緊,靖江同樣優質的岸線彼時則相對寬裕。2003年8月29日,在省級層面推動下終於促成了江陰到對岸共建江陰經濟開發區靖江園區,並於3年后獲批為省級開發區,正式更名“江蘇江陰-靖江工業園區”。這個跨越行政區劃合作園區的國內首創之舉,在為江陰贏得發展空間的同時也大大提升了靖江的經濟實力。

   來自江蘇省政府研究室的調研數據顯示,到2017年,江陰-靖江工業園區累計實現地區生產總值951億元,規模工業產值2018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50億元,經濟總量分別佔江陰和靖江的5%、10%左右,成為全省南北合作、跨江融合發展的排頭兵。

   作為從江陰交流過來的干部,兩地協同是靖江市委書記趙葉長期思考的問題。在他看來,過去15年是江陰聯動帶動,現在是靖江主動融合,“核心是空間布局的一體化和產業發展的協同化問題,通過優勢互補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進而促成區域經濟發展的共同體”,同時也要堅持同城化理念推動兩地實現教育、文化、衛生資源共建共享,打造長江經濟帶上獨居特色的跨江融合小城市組團。

   無錫市委常委、江陰市委書記陳金虎也表示,在加快創建高質量跨江融合發展實驗區上,江陰、靖江目標一致、願景一致,下一步就是步調一致、合力推進,進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探索搭建更多覆蓋兩地的公共資源共建共享平台,逐步實現兩地公共服務制度、服務標准、服務內容的同城化,進一步加強城市管理、文明創建、平安法治等社會治理合作。 

“新揚子”從江陰轉戰靖江后實現擴能升級做大做強,圖左為“新揚子”船廠,圖右為江陰城區 記者王新年攝

   產業協同強起來 

   靖江是江蘇的造船工業重鎮,龍頭船企“新揚子”則是從江陰遷過來的。“當初如果我們沒有跨出這一步,就不會有今天的發展。”揚子江船業集團副總經理張宏飛憶起過往企業發展史作此感慨。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56年江陰的一個修造船合作社,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發展過程中,2005年跨江建廠成為其事業做大的重要裡程碑。

   龐大的船企遷建非朝夕之功,從2005年“新揚子”開工到2013年“老揚子”搬遷,新舊交替長達8年之久。“老揚子”撤場后,江陰將騰出的沿江400畝廠區改造為船廠公園,相應的生產岸線調整為生活岸線,以滿足市民對高質量生活的追求。而就在轉戰江陰-靖江工業園區后,“新揚子”佔地增至3000多畝,使用長江岸線超過3公裡。

   “借著搬遷之機,我們完成了擴能升級。”張宏飛說,“新揚子”造船產量很快實現了“三級跳”,從2009年完工造船153萬載重噸,到2010年218萬的載重噸,再到2013年的363萬載重噸,用不到5年時間使揚子江船業的年造船產量增加了10倍,“新揚子”也成為中國建廠速度最快、生產效率最高、經濟效益最好的新建船廠。他亦告訴記者,“從2007年上市至今十年間,我們創造了500億元的總利稅,換句話說每天創造利稅上千萬元。”

   除了揚子江船業,在兩地政府的引導下,包括新長江實業集團、中船澄西船廠、電工合金、大明重工等一批江陰企業均在江陰-靖江工業園區投資了大體量的優質項目,累計投資額超過了200億元。目前,該園區形成了“特色冶金-機電-汽車零部件-特色車輛”“特色冶金-鋼結構-船舶修造”兩條產業鏈以及船舶、汽配、冶金、機電、鋼結構和港口物流六大產業集群,園區經濟指標在江陰、靖江兩市的佔比最高峰分別達到7%和20%,為園區持續發展打下了厚實的產業基礎。

   “江陰給資金、帶項目,但決不是簡單的產業轉移,而是結合雙方優勢所做的決定,是互利共贏的結果。”江陰-靖江工業園區黨委副書記孫明江說,園區設立后為一批有強烈擴張欲望的江陰企業開拓了新陣地,促成了一批企業裂變式發展,也為江陰推進沿江企業退二進三、打造國際花園城市騰挪了空間。 

   另一方面,隨著南岸資本、技術、人才等生產要素的注入,特別是借鑒蘇南先進的經營開發理念,靖江市牢固確立了“以港興市、產業強市”發展理念,探索了市鎮聯動建設園區、政企合作開發新城等一批創新舉措,開拓了靖江大招商、大投入、大發展的新格局。從2003年開始到2017年,靖江市財政收入增長了近14倍,縣域經濟總量蘇中領先,城市的影響力和競爭力不斷得到提升。

   “未來,我們雙方要逐漸變成一個產業協同區,像江陰的造船到了靖江,靖江的紡織可以向江陰的紡織園區集聚,就是你可以過江,我也可以南進,彼此的產業資源打通共享,我們政府最大的作用就是引導資源能夠充分的配置。”趙葉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說。 

   

江陰大橋一橋飛架,大大便利了江陰靖江兩地的人流物流往來 記者吳紀攀攝

  同城一體融起來 

   江陰-靖江工業園區在成立之初,江陰、靖江以9:1的比例共同出資1億元注冊了投資公司運作園區,同時對投資收益有個約定即10年內滾動發展不分紅。這就為經濟發展反哺社會民生提供了財力支撐。

   71歲的施榮海老人剛搬到130平米的新居不久。活了大半輩子,他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能住上這麼大的新房子,家門口變成了櫻花大道,晚上還有街角公園可以拉拉二胡。在合作園區創辦前,他們八圩鎮、東興鎮一帶可都是偏僻落后的農村。

   這個學期,園區小學又迎來了新一波學生。自2016年秋季投用以來,這所新建的現代化小學解決了附近4500多戶拆遷安置家庭子女的就學問題。“原先叫八圩港小學,設施簡陋,房屋都被鑒定為危房。園區發展起來,民生投入也有了,老百姓的怨言少了,我們看著也高興。”江陰-靖江工業園區辦事處宣傳統戰委員陳榮坤說。

   據統計,本著“為靖江人民做事、為江陰人民爭光”的理念,江陰-靖江工業園區先后投資1.5億元建設水利樞紐、幼兒園、小學、垃圾中轉站、便民服務中心、社區服務中心等一系列民生工程﹔加快園區道路、綠化等基礎設施建設,累計30公裡的骨干路網已經打通,新增各類綠化面積70萬平米,道路亮化率達到90%。 

   15年來,園區基本形成了投資管理以江陰為主、社會事務由靖江負責的合作模式。與此同時,伴隨合作交往的加深與設施共建的加強,兩地市民群眾之間的融合也在日趨緊密。江陰人偏愛靖江的自然風光和江鮮美食,靖江人則留戀江陰的現代氣派與商業繁華。

   連接兩地的江陰大橋已經通車近20年。“早上從家裡出發,開車過江陰大橋到公司,不堵車的話也就半小時。”張宏飛告訴記者,跨城上班早已不是問題,公司裡不少員工都是家在江陰的。除了自駕車,兩地之間的城際公交15分鐘一班,每天也有100多個班次。事實上,靖江的高檔住宅小區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江陰人置業,安家靖江、江陰上班也愈加常見。

   今年8月29日,靖江、江陰兩地政府攜手將八圩—黃田港、九圩—韭菜港渡口向上游搬遷整合至上五圩—申港河口。老渡口搬遷牽動不少人的心。當天上午11點35分,靖江八圩港渡口迎來最后一班乘客:7輛車中有3輛都是對岸的“蘇B”牌照。“最后一班汽渡,我專門來體驗下。”江陰人張一斌說,“雖然分屬於不同的地級市,但是靖江和江陰的感情不同,老百姓心底也是有情結的,渡口搬遷兩個地方的老百姓都特別關注。”張一斌住在江陰市區,離江邊不遠,天氣好的時候,他還經常騎著自行車從江陰過來靖江牧城公園看日出。不約而同,來拍照留念的靖江人張永鋼則說,“江陰有萬達廣場,我經常帶孩子去逛,過個江就到了,還不跟在靖江差不多。”

   靖江市長葉冬華表示,八圩、九圩汽渡搬遷為靖江節省了近百米長江岸線,也為優化沿江空間布局,統籌推進生產、生活、生態協調發展創造了優越條件。“江陰騰出的老渡口將打造成‘江陰外灘’,靖江的老渡口地塊也將與未來的‘城市陽台’一起,書寫靖江沿江綠色發展的新篇章。”他說。 

   在著名經濟學家、南京大學原黨委書記洪銀興看來,江陰、靖江具備了城市比鄰、大橋互通、文化相近、互有需求、互補性強、已有跨江融合載體等條件,創建高質量跨江融合發展實驗區有著良好的實踐基礎,兩地發展同城化可以達到1+1>2的效應。 

   陳金虎表示,創建江陰—靖江高質量跨江融合發展實驗區就是要致力於打造在長江經濟帶建設中有影響、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中顯地位、在揚子江城市群建設中當標杆的實驗區,要將實驗區打造成跨江融合的先行區、特色產業的集聚區、長江大保護的樣板區、高質量發展的引領區。  

(責編:王新年、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