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宜興“金張渚”重生記:兩種生態雙修復 咬定綠色發展路

耿志超

2018年12月25日10:47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宕口周邊環境整治后風景如畫 耿志超攝

當地一處已經關停的建材廠房 耿志超攝

年頭兒的時候,江蘇宜興有個鎮上了《人民日報》頭條,寫的是:“金張渚”又回來了。

張渚鎮地處蘇浙皖三省交界,歷史上曾因商貿發達賺下“金張渚”的美名﹔而始於上世紀90年代的無序採礦行為,既帶來了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亦成為滋生貪污腐敗的溫床,失望的老百姓戲稱張渚作“臟渚”。

環境烏煙瘴氣,干部倒了一批,張渚不能再這麼臟下去。近年來,當地對政治生態與自然生態同步修復,從干部到群眾,從思想到實踐,都在轉向綠色發展路,重新迎來“金張渚”的滌蕩新生。

攫取的代價

宜南山區好風光,張渚有的是青山秀水,山嶺起伏連綿,植被豐富多樣。但在走彎路的90年代,人們忙的是開山採石,張渚打出的旗號是當時“全省最大的建材鎮”。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張渚產出的石灰、大理石等在長三角地區品質上乘,但這個產業先天不足。

“由於開採的水平低、加工的水平低、運輸的水平低,導致對環境的破壞非常嚴重。”張渚鎮善卷村黨總支書記李為清記得,盡管當地的石材品質好,但由於私開濫採,價格上不去,“2000年以前最便宜一噸也就幾塊錢,一輛拖拉機裝不了幾噸”,由此惡性循環又帶來開採愈加失序,路上掉的到處是石頭,宕口附近的樹全是灰蒙蒙的。當時民間有個說法,晴天來張渚,開車要開防霧燈﹔雨天來張渚,隻有雨刮器那塊干淨。

當地企業家滬寧鋼機董事長王寅大對這種發展方式看不慣,曾經多次向地方建言,希望停止開山炸石,還百姓一方干淨天地。如今返鄉投身鄉村旅游業的楊偉春,小時候在張渚外婆家生活時對開山炸石沒有好印象,“空氣不好,環境也很差”。為此,楊偉春早早便離開張渚謀生創業。

在張渚,開山留下的宕口具有雙重意義,既是自然生態的傷口,也是政治生態的窗口。就在兩年前,張渚從國土分局局長到鎮主要領導,先后有11個干部落馬,不少都與曾經的採礦亂象存在利益牽涉。記者注意到,2016年10月10日,宜興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駱永輝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他曾擔任張渚鎮長、書記達十年之久。

駱永輝向無錫市紀委辦案人員坦言,自己與企業老板長期混在一起、勾肩搭背,收受了老板的財物也為他們“辦事”,有時一天要幫他們打好多電話來處理。“現在想起來,愧疚不已。”他承認,受到保護的“偷採”、“亂採”帶來了自然生態的惡化——自然生態綠色植被沒了,大面積的山區水系發生改變,歷史上形成的自然溪澗流域發生流向改變,遇到大雨天氣,周邊及下游的農田遭災,每年時有發生﹔殘山剩水邊上,群眾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而且還有一部分無法修復的開採區域。

曾經在當地要求宕口停產的情況下,還有干部為企業出招“修復性開採”,即以修復礦山為名繼續實施開採,大肆斂財。“現在看起來,這條灰色產業鏈不僅讓鄉鎮的生態環境面貌蒙了塵,更讓一些干部的心也蒙塵了。”無錫市紀委的辦案人員坦言,此前走訪宕口周邊村民,突然聽到“嘣”一聲,村民苦笑:“哎,嚇著了吧,我們都習慣了。”

在系列案件查辦過程中,時任無錫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王喚春要求,不能滿足於“一查了之”,必須把懲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針真正貫徹到審查調查各個環節,既查處個體又教育整體,實現查處一個、警示一批、教育一片、治理一方。“通過這次的辦案,要將張渚的政治生態和自然生態徹底改善,實現相互促進,良性循環。”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