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曝光江蘇泰興復墾土地騙局 8000噸危險廢棄物埋地下

2018年12月25日11:06  來源:央視網
 
原標題:《焦點訪談》 20181224 復墾土地下 究竟埋了啥

(焦點訪談):土地復墾是對遭到佔用或者被損毀的土地,進行整治改造,以便可以重新利用,比如對一些溝塘進行填埋。但是,往溝塘裡填埋什麼,在環保上是有要求的,一定不能對周邊環境造成污染。可是前不久,江蘇泰興的觀眾向本欄目反映,一些人利用土地復墾大肆填埋化工垃圾,這樣的填埋點遍布當地的多個鄉鎮。

江蘇泰興市張橋鎮的一片綠化帶,之前是個魚塘,兩年前的2016年10月,有人開始對郭橋村這個魚塘進行填埋,說是要土地復墾。可是項目開工沒多久,村民們就發現有些不對勁。

泰興市張橋鎮郭橋村村民薛新和說:“有生活垃圾,有黑土,啥都有。一邊倒一邊撒藥,不撒藥氣味難聞,人受不了。我們就打110舉報。”

村民們舉報后,鎮派出所民警和相關部門到了現場,找到了項目的承包方劉志榮,但劉志榮至今也不承認當時填埋了化工垃圾。

盡管施工方不承認填埋的是黑色的化工垃圾,但相關部門調查后發現,現場填埋的的確是化工垃圾,是從附近的泰興市友聯精細化工有限公司運過來的。這些化工垃圾是這個廠生產一種叫單氰胺的產品時,產生的工業固體廢棄物。

我國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中明文規定:不得擅自傾倒、堆放、丟棄、遺撒固體廢物。

有關部門決定讓友聯化工和項目承包方將這些單氰胺廢渣和生活垃圾拉走。但是村民們稱這些化工垃圾並沒有全部拉走。記者找來了一台挖掘機想一探究竟。挖掘機一開始挖,就發現了帶著強烈氨氣氣味的黑色物質。

再往下挖,黑色的污水越來越多,現場挖掘不得不停止。看來2016年友聯化工和項目承包方,並沒有將填埋的化工垃圾全部拉走。非但如此,村民們稱,之后在郭橋村、臨近的薛庄村,還有其他幾個村庄進行的多個土地復墾項目中,化工垃圾又出現了,並且規模越來越大。

這些村庄的魚塘一個接著一個被填,土地復墾項目竟然又變成了垃圾填埋場。村民們說,他們多次舉報也沒有人管。工程從2016年持續到2017年年底,當填到薛庄村的一個魚塘時,有人實在看不下去了,2017年12月6日,王先生將此事舉報到泰興環保局。

等了兩天不見回信,王先生和6位村民一起將此事舉報到泰興市環保局的上級單位泰州市環保局。2017年12月8日,泰州市環保局對此進行調查,泰州市電視台對此事作了跟進報道。

泰興市環保局調查后發現,薛庄村的黑色化工垃圾跟之前在郭橋村發現的一樣,也是從友聯化工廠拉出來的。把它填到池塘裡的,也是復墾項目承包方劉志榮。

雖然友聯化工和施工方都推卸責任,環保部門認定他們就是責任方,並責令他們把這些化工垃圾清理干淨。

一份泰興環保局信訪辦理匯報文件稱,2017年12月15日,對現場再次督察,該處填埋點單氰胺廢渣已清挖,並運回泰興市友聯精細化工有限公司固廢堆放場內存放。

為了解當時的情況,記者提出採訪泰興市環保局當時辦理此案的工作人員,但泰興市環保局說他們都外出學習了,記者進行了電話採訪。

泰州市泰興環保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調查的時候拉走了80多噸,20多車。全部拉回了固廢堆場。

這些化工垃圾真的全部清運走了嗎?2017年12月26日泰州市公安局食藥環偵支隊介入此案調查,發現有許多從薛庄村土地復墾地塊拉出的單氰胺廢渣,被堆放在離這裡10公裡左右的姚王鎮桑木村路邊。

由清華大學亞洲太平洋地區危險廢物管理培訓與技術轉讓中心出具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檢測報告中稱,這些的單氰胺廢渣,無機氰化物檢出率為100%,50個樣品中有11個氰化物浸出毒性超標,最大值超標4倍,這就是說,這批廢渣已經不是一般工業固體廢棄物,而屬於危險工業固體廢棄物,建議歸類為“HW38有機氰化物廢物”。有機氰化物廢物因含有有毒物質,如果隨意排放進入環境中,會對人體造成嚴重的傷害,還會對水生物和土壤中的微生物造成毀滅性傷害,嚴重破壞生態系統。我國的《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中規定:對危險廢物的容器和包裝物以及收集、貯存、運輸、處置危險廢物的設施、場所,必須設置危險廢物識別標志。產生危險廢物的單位,必須按照國家有關規定處置危險廢物,不得擅自傾倒、堆放。

泰興市公安局治安大隊副大隊長殷愛文說:“非法處置危險廢物3噸是要立案追訴追他法律責任,超過100噸量刑可能很重。”

經過調查發現,友聯化工和土地復墾施工方在薛庄村傾倒的單氰胺廢渣,遠遠超過了他們所稱的80噸。

殷愛文表示,經查,能夠認定的從2017年4月25日到7月7日,以及2017年12月5日到12月7日,這兩段時間,傾倒的廢棄物總計就達到7977.6噸。

這些危險廢棄物會對居民和環境帶來嚴重危害,那剩余的7000多噸危險廢棄物又到哪兒去了呢?村民們表示,隻拉走了一小部分,大部分埋在底下。

記者像在郭橋村時那樣,隨機選了一個地方,用挖掘機一挖,就挖出了大量散發著濃烈氨氣味的單氰胺廢渣。看來,這下面還存有大量的危險廢棄物。

村民們多次舉報,當地媒體予以曝光,可為什麼近8000噸的危險廢棄物隻拉走了80多噸,7000多噸危險廢棄物下落不明,無人監管,當時負責處理此案的泰興市環保部門又是怎麼監管的呢?

對此,泰州市泰興環保局工作人員稱:“我們去的時候他已經挖掉了,把場地已經平整了,企業說這麼多拉走了。”

企業說全部拉走了,環保部門就信以為真,為什麼沒有進行嚴格的調查核實呢?環保部門稱他們也有苦衷:“我們沒有辦法這是肯定的,我們沒有強制權,環保是很難搞的一個事情。”

不管是友聯化工和項目承包方蒙混過關,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可以確認的是,這些危險廢棄物被大量填埋在薛庄的土地復墾項目下面。

薛庄村土地復墾項目填埋化工垃圾的問題暴露后,村民們繼續向當地鎮政府、環保、土地等相關部門舉報,還有多個地塊也存在同樣問題,呼吁有關部門予以重視、處理。

今年6月5日,中央第四環保督察組到江蘇開展“回頭看”,將群眾的舉報線索轉交給泰興環保局之后,泰興環保局進一步進行調查。這次調查發現,群眾舉報屬實,泰興市張橋鎮、河失鎮、黃橋鎮的多個村庄,有多個地塊確實存在填埋化工垃圾的問題。

據調查,17個地塊當中有11個疑似填埋的是危險固廢單氰胺廢渣。其中的黃橋鎮錢葛村地塊位於村子的中央,上面有籃球場和運動器材,被發現之前一直都是村民們的活動場所。環保部門稱,這個運動場下面掩埋了上千噸的單氰胺廢渣。

這17個土地復墾項目,工程歷時三四年,有十幾萬立方的填土量,需要一萬多標准渣土車才能拉完。僅薛庄村這一個地塊,近8000噸的化工垃圾,粗算下來就需要500多車次。那麼土地復墾項目的實施部門又是怎麼監管的呢?

泰興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祝萍說:“我們國土部門,隻負責業務指導,項目的立項,然后向上上報,由各個鄉鎮人民政府實施主體。”泰興市張橋鎮副鎮長朱軍說:“土地復墾項目也是村裡自己決定,我們只是安排任務。”原薛庄村黨支部書記印建忠則說:“(土方老板)說我們村郭橋那邊也是用這個填的,這個東西沒有毒,郭橋都全部驗收結束了,為了完成任務,沒事那就填,誰知道呢,我們也不懂。”

記者前去泰興市採訪之后,泰興市環保局開始委托第三方機構對薛庄村之外的其他多個疑似固廢填埋點進行檢測,著手進一步弄清楚所填埋化工垃圾的種類和數量。在記者採訪結束之后一周,泰興市政府開始對薛庄村的危險固廢進行清理,然而僅清理這一個地塊的污染源,就需要付出三、四千萬元的高昂費用。

我們國家的基本國情是人多地少,土地復墾就是為了落實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實保護耕地的基本國策,2011年國家還為此頒布實施了《土地復墾條例》加以規范,其中第十六條明確規定:禁止將重金屬污染物或者其他有毒有害物質用作回填或者充填材料。利用土地復墾大肆填埋化工垃圾,不僅嚴重污染環境,涉嫌觸犯法律法規,也違背了土地復墾的初衷。更嚴重的是,問題早就已經暴露,村民早就已經舉報,可相關部門卻沒有及時作為。監管部門要負起責任,首先就得豎起耳朵,聽得見群眾的聲音,睜大眼睛,看得見存在的問題。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