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江蘇大豐權健華東總部:“權健小城”繁忙依舊 神秘培訓不給外人看

2018年12月28日08:10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權健小城”繁忙依舊 神秘培訓不給外人看

權健集團華東總部

束昱輝在大豐新豐鎮裕北村的房子。

一篇公號網文將權健集團及其創始人推上風口浪尖。

12 月 27 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前往江蘇大豐實地探訪權健創始人束昱輝的老宅和權健華東總部。記者發現不管是權健集團的員工還是村裡的干部對權健集團以及束昱輝本人都諱莫如深。對於陌生人的詢問,權健集團的員工幾乎都是標准答案“我是剛來的,不太清楚”。

新聞背景

“保健帝國”身陷輿論危機

12 月 25 日,微信公眾號“丁香醫生”發布文章《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將天津權健公司推上風口浪尖。文章稱,受到天津權健公司創始人束昱輝的影響,內蒙古患癌女童周洋的家人為孩子放棄了化療轉而服用權健公司的產品,最終導致周洋病情惡化,離開人世。周洋的父親表示,權健對周洋和他們家庭都帶來了致命的傷害,並稱將起訴權健。

12月26日,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發布“嚴正聲明”予以反擊,稱“丁香醫生”發布的文章不實並要求其道歉。

而此前,權健的銷售亂象就曾被央視曝光:權健所謂矯正骨骼的鞋墊,售價1068元,心臟病發了用鞋墊也能救回來,腰疼擱在腰上,男同志前列腺炎鞋墊擱在褲襠裡睡一夜,第二天不滴尿﹔衛生巾能治前列腺炎……

紫牛探訪

1 村裡的老家

束昱輝的老宅佔地幾畝 是全村最好的房子

束昱輝的老家在鹽城市大豐區新豐鎮裕北村。說起“束昱輝”,村裡大多數人表示不知道,但是如果提起“束必和”,村裡的老人都印象深刻。束昱輝老家隔壁商店裡,幾位正在打紙牌的老人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束昱輝是離開大豐后才改的名字。

老人們說,束昱輝家的房子是村裡最好的房子,是一幢三層小樓。對於記者的來訪,老人們並不奇怪:“今天已經有好幾撥記者去過他家,還有電視台的記者在他們家拍呢。”

緊挨束昱輝家的鄰居劉奶奶(化名)說,束必和排行老三,有兩個姐姐一個妹妹。父親10年前就去世了,剩下一個80多歲的老母親,原來就住在這裡。現在已經住到大豐去了。束昱輝對老母親非常孝順,專門請了一個保姆伺候老母親。“他對我也很好,以前每年春節回來都給我買年禮,現在很少回來了,隻有過年回來給他父親燒紙。”劉奶奶指著門口的柏油馬路說,這個路也是他出錢修的。

束昱輝家的老宅佔地寬約30米,長約50米,與周圍鄰居的房子比起來特別顯眼,周圍都用鐵柵欄圍著。三層小樓是灰色的歐式建筑,房子兩側還有兩個小象的雕塑。院子裡有涼亭、香爐、小池塘和健身器材,整個院子都用大理石和鵝卵石鋪上了。

在裕北村村部,對於記者提到束昱輝這個名字,幾位村干部都很謹慎,表示“不知道,你要去問鎮裡宣委”。

2 發小“揭秘”

束昱輝初中畢業出去打工,文憑是后來“深造的”

束昱輝到底是什麼學歷?此前有媒體証實:清華大學查無此人,真實學歷疑似為鹽城工學院。紫牛新聞記者與鹽城工學院辦公室聯系,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針對網上說他是鹽城工學院畢業的,我們經過查詢全日制普通高校畢業的校友名錄,肯定沒有束昱輝或束必和的名字。如果是我們學校畢業的,這麼出名的校友,我們校慶六十周年肯定會邀請他的。該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束昱輝是鹽城工學院畢業的,隻可能是函授或者是成教類型。

對於這一點,紫牛新聞從束昱輝的同學李先生(化名)那裡得到了印証,他告訴記者,鹽城工學院的文憑是束昱輝通過成教獲得的。

李先生在權健集團華東總部商鋪開了一個火療體驗店,他和束昱輝是小學同學、初中同學,也是一個村的,從小一起長大。據他介紹,束昱輝初中畢業后就到大豐供銷機械廠上班了,20多歲的時候出去闖蕩,做某直銷產品,后來把該直銷產品的成功經驗復制到了權健。

“因為我們是同學,后來就帶著我做了。至於清華大學的文憑,都是后來深造的。”李先生說,“你知道的,后來他有錢了,文憑這個東西就好辦了!”

紫牛新聞記者在李先生火療體驗店採訪時,遇到三位來自貴州的女性在此購買5塊錢一本的束昱輝公司營業執照、直銷經營許可証“復制品”。對於網上曝出的對權健的質疑聲,她們說,“我們當地做權健產品做得好的人,一年掙四五十萬呢,這個有什麼不相信呢!”

3 華東總部

龐大的建筑群構成了一個繁忙小城鎮

網上公開的信息顯示:權健集團華東總部佔地面積達2000畝,在未來兩三年內,集團預計要在華東總部投資 60億元,將以中醫藥臨床應用和中醫養生為重點,大力開拓生命信息、高端醫療、健康管理等七大領域。

記者眼前的權健集團華東總部大樓,緊挨著南翔路的大豐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大樓,權健大酒店、在建的權健腫瘤醫院挨著向西一字排開,向南還有權健公園、中醫博覽館、權健國際馬術俱樂部、權健大豐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等,連附近的小吃店都起名為 “權健人餐廳”。據了解,目前權健集團在大豐還有6棟住宅、11幢別墅在建。束昱輝的同學李先生告訴記者,這些住宅隻針對全國的權健會員,不對外銷售。權健開發的商鋪隻租不賣,他的門市也是租的。

在權健大酒店散步的王大爺笑著說,束昱輝是神人,牛人!這裡幾千畝地都是他的。

權健華東總部大樓前,記者看到車牌為湖北、貴州、福建的十幾輛大巴停在門口。一位值班門衛告訴記者,今天算是少的,多的時候一天有上百輛。

正值下班時間,大批員工從總部大樓裡走出來。面對記者的詢問,幾位權健職工都給出了“標准答案”式的回答,“我是剛來的,不太清楚。”

在權健華東總部大樓3樓一間標明總經理助理的辦公室,對於記者採訪的請求,一位30歲左右的男子稱,“明天向我們提出申請,現在請你離開,否則我要喊保安了。”

每天懷揣著發財夢想的權健會員從全國各地紛至沓來,他們幾乎都是統一模式,閉門進行神秘訓練。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他們的培訓神秘到飯店的服務員都不讓進會場倒水。在經過一天到一天半的培訓后,會員離開前都會到荷蘭花海進行賞花。這種被稱之為“旅游培訓”的模式每天都在上演。

南京探訪

江蘇分公司還在,員工拒絕回答問題

權健這個標識對南京人來說可能有些陌生,紫牛新聞記者通過地圖搜索南京市范圍內也隻找到了7個結果,其中有5個顯示為權健火療養生館。

位於中山南路釣魚台附近的權健分公司,顯示名稱為“權健自然醫學服務中心”。在中山南路上可以看到深色的門面牌上寫著“權健集團(江蘇)分公司”,不過這塊牌子下面卻看不到任何店面。記者輾轉找到一個側門,來到位於三樓的公司內,看到隻有幾位員工,約三四百平方米的辦公場地內既看不到任何公司介紹,也沒有擺放任何產品。除了兩張“直銷管理條例”“禁止傳銷條例”的說明之外,記者再沒看到任何關於公司的介紹。幾位員工都身著帶有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隊徽的羽絨服。其中一位女性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家公司就是管理下屬的權健門店和分公司的。不過當記者進一步詢問這裡是否做產品銷售,為下屬公司提供哪些服務,對方則表示拒絕再回答任何問題,隨即便起身離開了。

在南湖路的一家權健火療養生館,門面房二樓一塊紅色的牌子寫著“自然醫學養生館”。記者詢問如何上樓時,一樓店面的居民告訴記者,樓上的火療店早已關閉,現在處於空置狀態,“約有一年多沒有人來了。”

官方關注

大豐市場監管部門:未接到權健銷售行為投訴

鹽城市大豐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負責人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說,權健的華東總部確實位於大豐區,但主要做開會、參觀所用,並未用於產品銷售,同時大豐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也並未接到有關權健銷售行為的投訴,因此目前僅進行常規調查。

天津市成立聯合調查組 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

12月27日下午2點,天津日報津雲發布:25日,坐落於天津市武清區的權健集團被自媒體指出涉嫌虛假宣傳、傳銷等諸多問題,引起廣泛關注。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責成市場監管委、市衛健委和武清區等相關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已進駐權健集團展開核查。

國家市場監督總局:已關注到權健相關輿情

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相關負責人昨天也就“百億保健帝國” 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引發爭議一事向媒體表示,總局已經關注到網絡輿情,相關業務司局正在了解情況。 (宋南飛)

(責編:唐璐璐、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