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城阜寧患病鄉村女教師背著導食管堅守講台

2019年01月13日08:29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鄉村女教師背著導食管堅守講台

  楊春紅背著營養液和導食管給學生上課

  不能像常人一樣吃五谷雜糧,隻能背著營養液,靠軟管連接,從鼻腔輸入營養維持體力。這樣的情況下,她還堅持給學生上課。她叫楊春紅,是鹽城市阜寧縣羊寨鎮一位鄉村教師。2017年10月,楊春紅被確診為克羅恩病,醫生、家人和學校建議她回家休養治療時,她卻放心不下心愛的學生和三尺講台,堅持至今。“我休息,那孩子們該怎麼辦?”

  不幸的

  她

  確診為克羅恩病

  卻主動要求重回課堂

  楊春紅是阜寧縣羊寨中心小學的一名語文老師,在教師這個崗位上,今年是她第23個年頭。“我從小身體就比較虛弱,腸胃一直不是很好。”楊春紅告訴現代快報記者,2011年的一天,她突然開始發高燒、肚子疼,到醫院檢查后發現,她的腹腔裡有很多膿液,當時醫生沒有作出診斷,只是懷疑可能是克羅恩病。

  “肚子裡好像有一股氣,上躥下跳的,出不來。”2017年9月的一天,楊春紅突然覺得難受,剛開始她懷疑是以前腸胃不好的老毛病又犯了,並沒有太在意。后來肚子疼得實在太厲害,正在教室裡上課的楊春紅直接癱坐在地上……

  當年10月8日,她被確診患上克羅恩病。“我是一名鄉村教師,咱們學校的老師本來就緊缺,可以說是一個蘿卜一個坑,我生病了,學生怎麼辦?”聽到診斷結果那一刻,楊春紅感覺仿佛天塌下來一樣。

  “克羅恩病是一種慢性、易反復發作的腸道疾病,目前尚無根治的方法。”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是進行鼻飼營養液治療,不能吃東西,建議她在家休息。從醫院回到家,家人、學校領導和同事聽說了楊春紅的病情,都勸她在家安心休養。

  可休息在家的幾天時間裡,楊春紅並不安心,“現在是誰給孩子們上課?我生病期間落下的課怎麼辦?”楊春紅心裡始終牽挂著課堂和心愛的學生們,時常打電話到學校,關心班裡的情況。沒過多久,楊春紅就做出了一個決定,主動向學校要求,想重新站上講台。后來,犟不過楊春紅的請求,學校同意她回到課堂上,同時幫她調了課務,適當減少了幾節課。

  樂觀的

  她

  不能吃五谷雜糧

  背著導食管站上三尺講台

  一根鼻飼管,從楊春紅的鼻腔內緩緩插入,經過咽部,最終送到胃中,在她體內的管子足足有四十幾厘米。另一端,接在一袋“腸內營養乳劑”上,用來向體內輸送營養……這種叫鼻飼的“進食”方法,楊春紅每天都要做,一天至少輸3袋。“一袋差不多要滴5個多小時才能輸完。”然而,管子要經過咽部,時間一長,楊春紅就會覺得嗓門附近特別難受。有時候回到家,要輸到凌晨1點,睡三四個小時后,早上醒來再繼續插上。

  盡管回到講台上的楊春紅熱情飽滿,但身體大不如前,一節課的站立,有時都會讓她吃不消。她還需要背著個包,裝著營養液、導食管和營養液輸送器,冬天還得帶上一個加熱器,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足有七八斤重。

  就這樣,楊老師每天背著包站在講台上,為學生們上課。“夏天天氣炎熱,她身后沉重的紫色雙肩包,把后背都熱出許多疹子。在冬天,常常一節課上完,全身都是汗。”阜寧縣羊寨中心小學教導主任裴曙輝說,擔心學生們看到導食管害怕,楊春紅用口罩、圍巾把自己全副武裝,裹得緊緊的,“老師們看到她這樣,都默默地為她流淚。”

  “鼻飼的過程真的很痛苦,是一般人受不了的。”岳玉珍是楊春紅的婆婆,今年60多歲,平時和楊春紅住在一起,她抹著眼淚對現代快報記者說。楊老師從學校回到家,婆婆心疼她,什麼家務活都不讓她做。盡管家人這麼說,可她精神好的時候,還是會做些家務。鼻飼的過程不好受,清洗裝置的活也很費力,楊春紅每做完一次治療,都需要進行清理、消毒。“用一次就需要洗一次,得用擀面杖壓著管子,將裡面的臟東西弄出來,有時候洗管子要半個多小時。”

  如今,為了不影響教學,楊春紅把沉重的導食管拿掉,上課前喝一杯熱營養粉,吃一顆止疼藥。“學校對我很照顧,年級組的老師們也盡力幫助我,真的要感謝他們!”她始終覺得,作為一名老師,隻要接手一個班,就必須對這些孩子負責,“隻要孩子能真正學到知識,我這點付出不算什麼。”

  敬業的

  她

  耐心對待每位學生

  帶病上課從未落下一節

  “小朋友們,今天我們學習《雪孩子》這一課,大家把手伸出來跟老師一起寫漢字”“咱們小朋友最喜歡讀書了”“大家自信一點,記得聲音要大一些”……2018年12月14日下午,楊春紅為班裡的學生上課,她站在講台上,耐心地指導並和學生們互動交流,完成了一堂精彩的語文課。

  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在與學生相處中,楊春紅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絲毫看不出她是一位病人。“我跟孩子們在一起心情特別好,對我的身體也有幫助。”經常有人問為什麼不請假休息,楊春紅都這樣解釋。

  跟楊春紅搭班的數學老師名叫楊麗華,她說,楊春紅上課特別認真,從未落下一節,“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她快點好起來,可以開開心心地吃一頓。”

  楊春紅也是個善良的人。班裡有個女生,家裡條件特別困難。“楊老師把自己女兒以前的衣服拿出來,洗得干干淨淨,帶到學校送給這個小女孩。”楊麗華說,班裡還有一個小男孩,特別調皮還有些厭學,楊春紅時不時買點小禮物鼓勵他學習。經過一段時間,小男孩漸漸喜歡上了學習。

  愧疚的

  她

  特色教學獲第一

  對於家庭她卻感到虧欠

  楊春紅回到學校后,和正常老師一樣上課,甚至更加認真。2017年阜寧縣期末驗收中,楊老師班上的語文課取得了全縣同類學校第一名的好成績。

  “陪伴女兒的時間不夠多,這是我心裡放心不下的痛。”楊春紅的女兒在阜寧縣實驗初中讀初三,在班上成績中上游。身為老師的楊春紅,每天早上6點多就從家出發,下午放學還經常要改作業、寫教案,常常一抬頭,外面天已經黑了。讓她欣慰的是,女兒很懂事,經常對她噓寒問暖,有時候還會哄她開心,“媽,你今天看上去氣質真好!”

  楊春紅的丈夫也是一名鄉村小學教師,平時家裡的家務幾乎都是婆婆“承包”。“唉,咱們夫妻倆都是做這行的,有時候家裡的事都顧不上。”

  “對於家人,虧欠太多,這也是我心裡一直愧疚的。”楊春紅向現代快報記者表示,“從來不后悔成為一名教師,看著孩子們對知識渴求的眼神,我更加堅定我的決心,我不會放棄自己,我更不會離開我的學生們。”  (楊先鋒 申陽 姜振軍/文 王光強/攝)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