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江蘇等省份積極探索建設田園綜合體試點

2019年01月17日08: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田園綜合體 鄉村新光景(一線調查·特別策劃)

《人民日報》2019年1月17日6版 版面截圖

數據來源:財政部

原題:記住鄉愁、壯大產業、惠農富農,18個省份開展試點——

田園綜合體 鄉村新光景(一線調查·特別策劃)

核心閱讀

三產融合、協調發展,培育鄉村發展新動能。自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建設田園綜合體以來,江蘇、海南、廣西、河北、陝西、山東等地積極探索建設田園綜合體試點。忠良村裡古樹成排,梨花坡上鮮花常開,生態變美了,“農”底更扎實,產業現興旺,“想不到”的改變在各地上演……然而,各地建設也遇到了資金需求量大、社會資本待引導等“成長的煩惱”,各方正在協力破解中。

長啥模樣

守住“農”的底色,厘清“園”的內涵,建設城鄉居民共享共融的家園

“咱們現在慢行的這條主通道是利用原來的苗圃修建的”,在解說員的引導下,記者步入位於江蘇省興化市千垛鎮田園綜合體。

整個村庄環湖而建,依垛而居,黑條磚砌成的平橋古韻悠長,2239畝耕作的土地孕育著鄉村發展新的希望。

“田園綜合體建設過程中,耕地紅線不能碰,‘農’的底色必須守。不能把它變成城市的樣子,也不能建成鄉間別墅。”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室研究員姜楠說。

千裡之外,海南海口市瓊山區南部的大荒洋上,田園綜合體項目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一年時間,原本坑窪不平的大荒洋、荒蕪的石頭地上建起了150畝蔬菜大棚,一畦畦綠油油的葉菜茁壯成長﹔昔日時常雨澇成災的七水洋建成了1100畝荷花塘。

“田園綜合體強調三產融合,其中一產是基礎。”望著眼前的蔬菜大棚,海口市財政局黨組成員、總會計師張愛暉說,“如果沒有農業做基礎,隻搞觀光旅游,就不是田園綜合體了。”

有了“農”底,還要有“產”。田園綜合體如何綜合?究竟是一種類似於工業園區、注重產業的“園區”,還是一種融合了人們生產、居住、休閑等需求的“生活家園”?

幾位相關負責人的答案是明確的:田園綜合體要建設的家園,應該是城鄉居民共享共融的家園。

初冬時節,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石埠街道忠良村裡,清水潺潺、古樹成排。“我們正在進行美麗南方田園綜合體試點建設。總的思路是以保護耕地為前提,發展現代農業,讓園區變景區、田園變公園、產品變商品。”南寧西鄉塘區田園綜合體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說。

“田園綜合體建設的關鍵點在於‘綜合’二字。不同於傳統的單一農業生產,田園綜合體應該充分運用現代農業技術,實現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並形成合力。”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劉文勇說,“田園綜合體的建設也是鄉村振興、農村重塑的一種創新探索。”

如何建設

立足促農民增收的出發點,政府引導、企業運營、村集體搭橋

定位准了,但建設過程涉及面廣、千頭萬緒,該如何推進?

“在美麗南方田園綜合體建設過程中,政府部門重點做好頂層設計,做好農發專項資金的管理使用。”南寧市田園綜合體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日常事務管理辦公室主任李振鴻說。

專項資金投下去后,效果咋樣?“我們這裡丘陵比較多,以前農戶的地很零散,不方便灌溉,也不方便使用農機,土地利用率不高。現在,建設高標准農田,重新調整劃塊,配套灌溉設施,土地也更平整了,可以更好地推進農業機械化了,對農民耕種也更加有利。”忠良村黨支書梁安芝說。

不過,政府財力支持畢竟有限,要建好田園綜合體還需發揮社會資金的活力,通過市場運營盤活資源。

河北遷西縣西山村梨花坡有大片安梨樹,是當地特有品種,老百姓叫它酸梨。春天梨花盛開,漫山“飛雪”。2015年,唐山市供銷社看中遷西西山村如詩如畫般的風景資源,成立唐山供銷農業開發公司。

梨花花期一般20多天,大多純白色,怎樣讓山坡變得萬紫千紅、鮮花“長”開呢?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專家考察后,推出了安梨—油用牡丹—二月藍復合種植模式。梨樹下,山坡上,一片片牡丹肆意生長,綿延6000多畝。梨花開過、牡丹接力,牡丹花海在山坡上拼成一隻巨型蝴蝶,翩翩飛舞……

京津冀等地的游客一批批涌進遷西花香果巷,昔日寂靜的西山,一下子沸騰了。花似海、人如潮,漫山遍野歡聲笑語。

“目前第一批油用牡丹開始結籽”,唐山供銷農業開發公司一位負責人說,油用牡丹是“鐵杆庄稼”,一次栽種,多年收益,預計每畝年淨收入達5000元。公司計劃上馬深加工,食用油加工,精油提取,讓附加值翻著跟頭漲。

有人擔心:資本下鄉,會不會肥了企業、苦了村民、丟了裡子呢?

海口市菜籃子產業集團旗下的農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顧寧寧坦言:海口田園綜合體2017年獲批后,接洽的投資方不少,但是很多企業關心的是項目建設用地多少,而不是產業發展、農民參與,這背離了項目的初衷——以促農民增收為首要任務。

“我們在選資上非常謹慎,一旦發現投資方有房地產開發傾向,會建議對方修改合作方案,避免做成房地產項目。”顧寧寧說。

效果咋樣

盤活了集體資產,增加了村民收入,帶動了脫貧致富

一年前,海口市瓊山區樂來村55歲的村民李洪文結束了30年的泥工生涯,來到村子旁的大荒洋蔬菜基地當菜農。

“像我這個年紀的,就想找個離家近點的工作。”李洪文說,“在蔬菜基地打工每月掙4200元,除了遇到台風暴雨搶收蔬菜,其他時間都能按點開工、收工,活兒也不累。”他說,樂來村有20多位跟他歲數差不多的村民在大荒洋蔬菜基地打工。

海口市農發辦副調研員唐柏青說:“農民流轉土地有收入,在蔬菜基地打工也有收入,同時解決了部分土地撂荒的問題,緩解了市民吃菜難吃菜貴的問題。項目取得了實實在在的社會效益。”

在七水洋旁的西園村,原本閑置多年的風水塘,如今建起了供游人垂釣的設施。這是一些村民嗅到商機后投入建設的,村民還成立了兩家農旅合作社。

“這是巨峰,那是龍眼,還有玫瑰香……”在河北省遷西縣黃岩村,村民張清利介紹著他們栽種的葡萄,“我們這從3月起,杏花、梨花、蘋果花、棗花、板栗花,一茬接一茬,就像一座花果山。”

“守住綠水青山,就是最大的優勢。”遷西縣東蓮花院鄉鄉長白金鑫說,“有產業支撐,有生態保障,花鄉果巷的發展前景好著哩。”

談到美麗南方田園綜合體項目,今年45歲的南寧市石埠街道忠良村村民梁梓桂心裡美滋滋的:“這個項目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以前,他在南寧城裡打工,妻子擺攤賣菜,一年到頭也賺不了幾個錢。2014年,夫婦倆看到來村裡旅游的人越來越多,就回村辦了農家樂。“一年能接待上千人,年收入20多萬元。有南寧本地的也有外地的,還接待過外國人呢。”梁梓桂高興地說。

“農旅結合,為村民致富創造了很多有利條件。”忠良村村支書梁安芝說,“眼見的變化就是通向周邊村屯的路更平整了,以前都是鄉間小路,現在道路寬了不少,還裝上了路燈。”

“田園綜合體項目的實施,盤活了集體資產,為群眾就近務工提供了就業平台,推動了鄉村旅游發展,帶動了群眾脫貧致富。”陝西省漢中市洋縣農綜辦主任杜立民說。

同樣的轉變也在山東沂南縣朱家林村悄然上演。朱家林村村民馬光梅原本只是個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婦,朱家林田園綜合體建成后,她在村頭開起了農家樂,國慶期間最多一天淨賺5000多元。她說,“村子變化大,前來旅游的人多了,我現在月收入1萬多,以前怎麼也想不到。”

走向哪裡

用好財政支持,吸引社會資金參與﹔細化政策措施,鼓勵探索創新

借著田園綜合體建設的東風,田園美了,致富快了,但資金問題卻常常縈繞在建設者心頭……

“目前的財政資金投入僅僅能保証基本基礎設施建設,后期維護、運營、服務、安保等工作所需資金嚴重不足。”杜立民感慨道。

資金問題如何解決?李振鴻認為,田園綜合體建設是一項系統工作,除了農發資金外,還需要吸引社會資金參與進來,整合資源、形成合力,才能不斷完善和保障路、水、電、通信等基礎設施以及文化配套公共服務設施等。

有專家表示,田園綜合體在資金上,政府的投入只是引子,重要的方向在於找到金融資本、百姓投入、社會資本的平衡點,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採訪中,記者還發現,有別於以往的農發項目,田園綜合體項目鼓勵創新財政資金的使用方式,但由於具體指導意見尚未出台,一些項目隻能沿用舊規,不利於綜合體項目的創新發展。一位業內人士建議,在田園綜合體項目中,財政資金對土地治理和產業化扶持有明確的資金比例劃分,在資金的具體使用方面能否更加靈活。當然,在資金靈活使用的同時,監管必須跟上,保障財政資金充分發揮作用。

此外,如何平衡土地規劃與實際需求之間的矛盾,也是田園綜合體項目普遍存在的困擾。李振鴻認為,應該採取提前規劃、通盤考慮的方式,在項目建設前期就充分考慮用地問題,同時也可以通過開展土體綜合整治、增減挂鉤等工作以緩解用地緊張問題。

《人民日報》2019年1月17日6版 記者:申琳、張志峰、黃曉慧、張丹華、肖家鑫、劉佳華

版式設計:蔡華偉 張丹峰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