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江蘇宜興周鐵鎮黨委書記陳忠強:忙碌的“老”河長

本報記者 姚雪青

2019年01月21日08: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忙碌的“老”河長(美麗中國·河湖長的一天①)

《人民日報》2019年1月21日13版 版面截圖

原題:江蘇宜興周鐵鎮黨委書記陳忠強

忙碌的“老”河長(美麗中國·河湖長的一天①)

核心閱讀

20年前,陳忠強幫鎮上很多化工企業辦理過營業執照,現在,他又要上門溝通,勸企業關停並轉。看似矛盾的工作內容,緣於他的雙重身份:既是江蘇宜興周鐵鎮的黨委書記,也是這兒的總河長。

按照相關規定,周鐵鎮位於太湖一級保護區內的化工企業將陸續關停。作為河長,陳忠強能不能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

“這條殷村港,是太湖的主要入湖河道,兩邊曾經小化工廠林立、散亂污企業較多。2007年的太湖藍藻事件,給我們敲響了一記警鐘……”冬日的天空飄起小雨,有些霧蒙蒙的,早上9點,巡河船開動,江蘇宜興周鐵鎮黨委書記陳忠強邊巡河邊和記者聊著殷村港的變化。

周鐵鎮東瀕太湖,與蘇州、無錫隔湖相望,是典型的江南水鄉。全鎮共有大小河道164條,全長248.05公裡,其中入湖河道25條。另有總面積487.5畝的小型湖蕩兩個,由於鎮域狹長、沿湖岸線長達20多公裡,大量的上游來水過境入湖,生態環保上承受了很大壓力。

江蘇宜興是全國較早開始探索河長制的地區之一。陳忠強從2013年開始擔任周鐵鎮的河長,每個月巡河兩次。這條水路,他不知走了多少遍了。

時間:9:50

地點:東湖村

“一家家上門溝通,跑個幾次、十幾次都很正常。”

船駛離碼頭大約10分鐘,右手邊出現了大片白色廠房。廠房有點破敗,顯然關停有些年頭了。

陳忠強指著這片廠房說,“以前這裡是本地最大的煉鋼廠天乾公司,2013年關停,這塊舊址也將重新布局﹔前面的紅色房子,是2017年關停的高陽化工,也是殷村港沿岸最后一家化工企業。以前這兩邊有很多排污口,現在哪裡還看得到了?”

船停靠在碼頭,東湖村到了。陳忠強直奔村民周伯年家。

過去,周伯年開一家化工廠,2007年以后,他在鎮上率先關停了廠子,后來就在門口的池塘養起了魚。現在,按照水產養殖整治退治結合的要求,周伯年需要開展池塘標准化改造工程。

“老周呀,水質確實已經提高不少,但是每年清塘時,混雜著飼料的尾水可能會造成污染。實施生態循環養殖,是為了確保水產養殖的廢水達標排放。”陳忠強說,“這個道理你是明白的,已經在改造了。只是改造費用需由自己承擔,希望你能夠理解。畢竟不夠環保就要淘汰,為了環境也是為了自己嘛……”

陳忠強說了好一會兒,才解開了老周的心結。最后這句話,是說到老周心坎兒上了。

實際上,和老周家面臨同樣情況的不在少數。鎮上的養殖戶不少是從化工產業轉型而來的。新的環保政策要求出台后,要進行關停整治,很多人都有想法。有的趁著陳忠強巡河的時候找他吵架,還有的干脆跑到他辦公室指著鼻子罵。

“河長在做工作時難免會遇到困難,一家家上門溝通,跑個幾次、十幾次都很正常。”陳忠強坦言,要理解養殖戶們思想有個轉變的過程,也要看到他們為了環保做出了很大付出。通過進行資金補償和引導轉型,大家會逐漸理解和支持。

時間:10:30

地點:分水村

“不能圖省事、圖省錢,就忽視了村民的感受。”

從老周家出來,陳忠強惦記著一件大事,來到分水村我師橋邊。橋下的漕橋河直通太湖,工人們正進行生活污水納管的施工。

以前水鄉的居民們生活污水都是直排入河,造成了環境污染,污水納管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可是,這項民生工程在這兒卻碰到了難事:污水管道鋪設位置眾口難調。陳忠強沒少往這兒跑。

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陳忠強到現場調研了10多次,召集設計方、施工方、村民代表開了5次討論會,決定採取在河道中打樁架管的方案。但在具體操作上,村民們又有不同意見:有的覺得應該鋪在邊上,美觀一些﹔有的則認為應該鋪在正中,與房屋形成安全距離。

最終,又經過多次溝通,形成因地制宜的方法:房屋距離河道太近的,就把管網鋪在河中,避免對房屋安全的影響﹔房屋距離河道稍遠的,就把管網鋪得靠岸一點。“爭取美觀和實用結合,讓村民們滿意。”陳忠強坦言,“盡管這樣會增加成本、拉長工期,但不能圖省事、圖省錢,就忽視了村民的感受。”

時間:11:30

地點: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

“借助無人機技術,不到10分鐘就巡完了整條橫塘河。”

實地巡河結束以后,陳忠強回到了鎮政府對面的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

大廳的正前方是一塊大屏幕,隨著工作人員的操作,畫面從俯視的視角呈現出一條河流。鏡頭不斷向前推進,水流、堤岸,甚至水生植物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也是河長巡河的方式。借助實時拍攝的無人機技術,不到10分鐘就巡完了整條橫塘河。”陳忠強告訴記者,周鐵鎮水網密布、水文復雜,實地巡河便於及時發現和處理問題,在線巡河作為輔助手段能夠快速全面地了解情況,特別是可以看清一些徒步和行船都難以達到的區域,兩者各有所長、互為補充。

臨近中午,陳忠強手機“嘀嘀嘀”響個不停。他打開置頂的微信群“周鐵網格化巡防工作群”查看:中午11:30,網格員錢征在線傳圖並上報,距河道不遠的漕分路與漕分線交叉口,有一輛車亂傾倒垃圾,駕駛員逃離,已經聯系拖車做扣車處理﹔11:43,查明駕駛員身份﹔11:49,發圖顯示車輛已被拖走,垃圾全部處理干淨。

盡管千頭萬緒,陳忠強這個鎮級河長忙起來卻並不亂。陳忠強坦言,經過多年探索和實踐,河長制工作已經形成長效機制,通過技防加人防的協同配合,河長有了“千裡眼”和“順風耳”,實現了運籌帷幄。

“如果大事小事都要我這個河長一個人來解決,鎮上的其他工作就難以開展啦。”陳忠強介紹,鎮上已全面啟動了網格化管理,將社會治理的基本單元精細到網格,覆蓋全鎮范圍的71位網格員,也承擔著“民間河長”的職能,很多問題在現場就直接處理,一般的環境問題可以做到及時發現、及時通報、及時整改。

時間:13:30

地點:周鐵鎮政府會議室

“發展與環保都是我肩頭重任。如何平衡?”

草草吃過午飯,陳忠強回到鎮政府參加黨政聯席會。這是每月定期召開的會議,鎮裡班子成員和各主要部門要研究部署近期的重要工作。

周鐵鎮目前面臨一個艱巨的任務。太湖一級保護區內的化工企業力爭在2020年基本完成關停並轉遷任務,這是江蘇省對中央的鄭重承諾。按照這個時間表,周鐵鎮的化工企業將陸續關停。時間緊迫,年前還有任務要抓緊完成。這也是今天會議的主要內容之一。

“大多數化工企業已經在業內打拼了幾十年,關停后怎樣轉型?化工企業是鎮上的主要納稅來源,關停后對工業經濟帶來沖擊怎麼樣抵消?”黨政聯席會上,鎮經貿辦主任周科標的話,像一枚石子投入了水面。

“2007、2008年關停了109家,近兩年又關停了28家,總產值超過了200億元。剩下的企業體量較大、環保治理技術也較先進,是否也要關停?”

“周鐵鎮地理位置敏感、環境壓力大,轉型升級是必然要求……”

聽完了在座各位的發言,陳忠強隨后開了口:“我是土生土長的周鐵人,大學畢業回到家鄉工作至今。上午巡河的時候,看到河岸兩邊廢棄的化工廠房,十分感慨。20年前,我為很多化工企業辦理過營業執照。可以說,它們中的大多數都是我‘接生’的、看著它們成長的,內心很有感情。但是現在,在日益嚴格的環保要求下,它們生存空間越來越小,與政府簽訂了自願關停協議。現在要送走它們,我也很舍不得。”

會議室裡氣氛有些凝重。陳忠強接著說,“我不僅僅是鎮黨委書記,同時也是鎮裡的總河長。發展與環保都是我肩頭重任。如何平衡?周鐵鎮是水鄉,水環境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如果水質不改善,老百姓是不會滿意的。經濟發展和環境提升,不是矛盾的,而是相輔相成的。”

聽完陳忠強的發言,會議室裡議論開了,但是討論的重點逐漸轉到化工廠關停后面臨的問題該如何解決上。

會后,陳忠強按照計劃到鎮區的銀燕化工回訪。陳忠強跟記者聊起來。“最近,太湖湖西地區出台了河、湖清淤輪浚辦法,藍藻打撈和資源化利用也在推進,新孟河拓浚工程引長江水入太湖,讓一湖活水流動起來。河長制的路是越走越順了,但也遇到了新情況。”陳忠強坦言,今后河長制的工作不再著眼一個鎮、一個市,而要整個流域通盤考慮。眼下,周鐵正和上游的兄弟鄉鎮一起,進行環保聯防聯治。

《人民日報》2019年1月21日13版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