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非法聚集案件調查:打著“退役軍人”旗號組織非法聚集

2019年01月25日22:19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法治國家沒有法外之人——山東平度、江蘇鎮江非法聚集案件真相調查

  新華社北京1月25日電 題:法治國家沒有法外之人——山東平度、江蘇鎮江非法聚集案件真相調查

  人民日報記者倪弋、新華社記者熊豐

  25日,備受社會關注的山東平度極少數人打著“退役軍人”旗號實施的嚴重暴力犯罪案件有了最新進展。山東省濰坊市檢察機關對鐘世峰、王緒章、鄭向冰等10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故意傷害罪、妨害公務罪、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依法批准逮捕。同日,江蘇省徐州市檢察機關對江蘇鎮江一起打著“退役軍人”旗號組織非法聚集事件的白俊國、張小龍、高建輝等9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故意傷害罪依法批准逮捕。

  2018年以來,全國接連發生幾起極少數打著“退役軍人”旗號組織的跨地區非法聚集事件。其中,6月19日、10月6日分別在江蘇鎮江和山東平度發生的兩起事件,除給當地社會秩序和人民群眾生產生活造成嚴重影響外,還造成多名民警、執勤人員和政府工作人員不同程度受傷。

  記者近日前往山東、江蘇兩地面對面採訪犯罪嫌疑人及辦案民警,發現兩起案件竟有著相似的特點。而通過深入的調查,更多驚人的內幕逐漸浮出水面。

  從“制造碰瓷”到“主動倒地”

  山東平度、江蘇鎮江,兩起非法聚集最終都升級演變成違法犯罪,到底是什麼發揮著推波助瀾的作用?

  記者調查發現,兩起事件“導火索”都是在微信群中大量傳播的退役人員“被毆打”視頻——

  2018年10月4日,一些退役人員因不滿足政府已安置的公共服務崗,策劃以“旅游”名義進京非法聚集上訪。

  在當地黨委、政府勸返過程中,於有峰等人相繼在多個微信群內發布“被毆打”等虛假信息,還故意“碰瓷”稱遭到毆打,后到平度市人民醫院經多項檢查均未發現異常。期間,王緒章還到醫院錄制於有峰等人被“打傷”就醫的不實視頻,發布到微信群繼續欺騙、煽動到平度“聲援”。

  而在4個月前的鎮江事件中,拍假視頻這一手法也如出一轍。

  在鎮江市政府門口非法聚集期間,工作人員勸離帶離過程中,人群中突然有人喊話“有沒有人受傷”,王益宏馬上說:“我躺下,你們來拍視頻”。

  隨后王益宏自行倒地敞開上衣,楊建慧、唐潤泉等人隨即拍攝視頻並發至多個微信群,“老兵被黑社會毆打,請全國戰友聲援”“打過人以后就跑到大樓裡面躲起來了,請全國的戰友向鎮江聲援”。

  為了澄清真相,6月21日,鎮江市政府工作人員隨即調出當時監控視頻,在聚集現場播放,以澄清事實真相。現場人員看后覺得受騙,打算撤離。

  牛偉浩見勢不好,強行關掉正在播放真相視頻的設備,阻撓辱罵工作人員,並極力阻撓威脅打算返回的聚集人員。

  見謠言戳穿、事態不妙,牛偉浩再次到鎮江第一人民醫院,對著完好無損的王益宏,再次拍攝“被打”視頻發到微信群中,希望留住現場人員,煽動外地人員繼續趕到鎮江聚集聲援。

  牛偉浩是何許人?鎮江事件中,牛偉浩到達聚集現場后,憑借著好口才,他總是出現在隊伍最前面,演講煽動現場情緒,而后多次帶頭與現場執勤人員發生沖突。現場人員說,聽了他的演說大家“群情激憤”。

  實際上,牛偉浩這麼做是無利不起早。戶籍地雖然在天津武清,但他組織或參加非法聚集上訪的足跡遍布多個省市,一次次獲得的“好處”讓他明白,隻要他的影響力更大一些,他回到當地要挾政府的資本就更多一些。

  2018年國慶期間,牛偉浩生活在河北霸州的父親接到當地派出所的電話,詢問牛偉浩的去向。牛偉浩感到機會來了,立刻謊稱父親受到當地派出所恐嚇,煽動退役人員到霸州聚集。在牛偉浩的煽動下,河北75人、外省246人到達霸州聚集現場,以此給當地政府施壓。

  過程中,眼看著事情越鬧越大,牛偉浩的父親內心十分恐懼和擔憂,害怕收不了場,試圖出面向聚集人員澄清事實,牛偉浩竟威脅其父親說“你要是不想死就按照我說的做”。牛偉浩還要求當地派出所所長公開進行賠禮道歉,錄制視頻發到微信群,才同意了結此事。

  最終,當地政府為了讓非法聚集人員盡快撤離,迫於無奈答應提供50萬元補償金,牛偉浩按照省內每人800元、省外每人1500元的標准分給參與聚集的人員,剩余的據為己有。

  從“抱團取暖”到“訴諸暴力”

  如果說通過發布虛假視頻,“矛盾”被成功“炮制”,那麼,下一步伺機尋找“燃點”、升級對抗沖突,就成為發展的必然。平度和鎮江兩地非法聚集事件中,極少數不法分子始終積極煽動聚集人員、准備制造對抗、主動挑起事端訴諸暴力。

  “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微信群的口號就是‘隻要干不死,就往死裡干’,這次平度的事,當時商量時都表示,必須抬高價碼,必須聯合起來用武力對抗。”

  記者見到了鐘世峰,正是鮮明的暴力口號,讓他當上平度事件現場總指揮,成為組織煽動並積極參與打砸執勤車輛和毆打民警的首要分子。

  上訪過十多次的他,去過濟南,到過北京,也參加了鎮江事件。在屢次越級非法上訪中,他嘗到了不少“甜頭”。

  鐘世峰總結“經驗”:“在上訪中,一個人的力量太小,必須要很多人參加,這樣才能達到目的。”

  他口中的“很多人參加”,其實就是一步步通過編造謠言煽動聚集施壓,利用退役人員群體講義氣、重感情的特點,不斷向政府敲詐,以滿足個人利益。

  這一點,記者從幾次參與現場對話的平度市人民政府市長李虎成那裡也得到証實。

  “如果是有打人行為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但是當天事情發生的前后監控和醫院診斷都能証明沒有任何傷情。”李虎成說,“調查結束后,我們及時通過對話反饋。幾個挑頭者無話可說,然后就逐步轉向要求補償,包括誤工、路費等一些不合理要求。”

  多次非正常上訪的經歷,讓鐘世峰逐漸產生了通過暴力對抗實現利益訴求的錯誤認識。在他的安排下,平度人員李俊聯系其妻姐張建美購買105根木棍、16個干粉滅火器及一袋膩子粉送至聚集現場。

  鐘世峰還現場演示了暴力打砸的方式。“當時我拿著棍子展示了三個動作,第一個動作是向前跨一步半蹲掃腿,第二個動作是向前跨一步由右上朝左下打擊的動作,第三個動作是向前邁一步戳擊的動作。”鐘世峰供述。

  精心策劃之下,“燃點”終於出現。10月6日下午,田文才帶領30余人接應外省“聲援”人員,季連敬將勸阻民警一同帶倒墜地后,季連敬、田文才等借機大喊“警察打人了”,並推搡圍攻執勤民警,接到消息的鐘世峰立刻帶領鄭向冰、楊小青、張小龍、王秀啟等數十人拿著事先准備好的棍棒和滅火器趕來,大肆打砸車輛、襲擊民警。

  在鎮江事件中,現場工作人員准備對非法聚集人員依法勸離帶離時,聚集人員用石塊、磚頭、木棍等襲擊民警輔警和政府工作人員。犯罪嫌疑人黃寧軍還將現場民警推入人工湖中,致使該民警右腿腳踝和脛骨粉碎性骨折。

  聚集期間,當地市委市政府多次派黨政干部主動溝通對話,現場聽取訴求。現場執勤民警始終規范文明執法,保持了冷靜克制。

  公安機關查明,兩起事件都是極少數不法分子藐視國家法律、挑戰執法權威的違法犯罪案件,嚴重危害公共安全和擾亂社會秩序。在平度暴力打砸事件中,造成34名現場執勤民警、工作人員及群眾受傷,在鎮江非法聚集事件中,65名民警輔警和政府工作人員不同程度受傷。19名犯罪嫌疑人均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經查,這19名犯罪嫌疑人成分多樣、背景復雜,其中多名人員有違法犯罪前科。

  從“抬高身價”到“漫天要價”

  記者梳理發現,涉案人員絕大多數上訪訴求都與經濟利益有關。

  “政府對我越好,我越覺得政府是欠我的,提出的要求就更加變本加厲。”參與鎮江、平度、漯河3起聚集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張小龍說。

  2005年,張小龍轉業至無錫市,自願選擇了貨幣安置,並領取了5.8萬元安置金。后來,他開辦的工廠因經營不善關閉,虧損600余萬元,便打著“退役軍人”旗號開始了無理上訪。

  他提出,因企業虧損欠銀行的20余萬元,他能還多少還多少,其余由當地政府解決,同時,還希望政府提供1000平方米的冷庫讓其創業,並提供50萬元無息貸款。

  在后來的陸續上訪中,他又提出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參照公務員工資標准補發退役至今工資一百萬元左右,並按照高危險工種,年滿55周歲辦理退休﹔二是為他解決60平方米的安置住房一套。

  明知訴求不合理,仍希望政府突破政策許可“包辦一切”,一旦沒有如願,便企圖把事情鬧大甚至用暴力犯罪的方式要挾政府以實現非法訴求。

  鎮江事件現場總指揮之一的白俊國更為典型,近一兩年來,其先后通過煽動聚集敲詐各地政府總額高達43萬元。

  “錢來得太容易了。隻要想要錢了,就找個名義在微信群裡號召大家來聚集。” 白俊國說,“都被我利用了,我憑借在他們中間有一定的號召力,借‘維權’的名義找錢,有幾個地方政府為了不讓我搞聚集,一次給我5萬元,給了3次。”

  2018年10月30日,白俊國串聯部分人員到河南鄧州,要挾當地政府給5萬元才離開,最后政府同意拿2萬元。白俊國拿到錢去湖南等地旅游后返回鄧州,又在微信群發布消息,以在鄧州過生日為由,讓大家都去鄧州,其真正目的也是給鄧州當地政府施壓。當地政府派工作人員跟白俊國談判,白俊國開口要22萬元才能離開,最終當地政府同意給12萬元,白俊國老家鞏義市也同意給2萬元,白俊國個人拿走14萬的40%,剩下的60%作為旅游費用。

  鄭向冰在平度事件中是現場實施暴力打砸的主要人員。1994年12月底,當地政府把他安置在當地公交公司上班,2013年開始,因身體疾病,請了長期病假,工資一直照發,還領取殘疾撫恤金,每月共計6000多元。

  “因為長期不上班,開始變得游手好閑,我染上了毒癮,多次被公安機關處理。”2012年,鄭向冰與處理事故的交警發生沖突,以妨礙公務罪被判刑。他以“不服判決”為名借機四處上訪,后來當地政府出面給其解決了18萬元。

  “我得出了結論‘上訪就是來錢快’,這就讓我把上訪當成了主業。”鄭向冰說,這次上訪,讓他嘗到了“甜頭”,此后他開始以訪牟利,並逐漸成為串聯煽動積極參與者。

  高建輝憑借在河南漯河非法聚集事件中擔任總指揮的經歷,來到鎮江后,他便被推舉為現場總指揮。

  “在漯河三五百人的隊伍很整齊,到鎮江之后,很多發出去的口令都執行不下去。”高建輝說,“他們都不是真正來‘維權’的,很多都是借著這個名義來撿‘炮殼’(便宜)的,因為在漯河時每個人都從當地政府領到了路費,多的2500元、少的1500元,他們認為,鎮江經濟發達,應該會給得更多,好多人都抱著這個想法。”

  就這樣,極少數不法人員逐漸失去了對法律應有的敬畏,以訪牟利、以訪為業,一步步走向違法犯罪的道路。

  反思兩起案件,法學專家表示,要發揮法律剛性、樹立規矩意識、強化底線思維,防止極少數人打著“退役軍人”旗號實施違法犯罪活動。

  “在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當下,要將依法表達合理訴求,與聚眾鬧事甚至暴力毆打等違法犯罪行為進行嚴格區分。”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院長卞建林認為,即便表達合理訴求,也應該通過依法正當的途徑,絕不能採取違法犯罪的方式。

  “此類暴力事件給社會帶來極大危害。”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長王俊峰表示,自覺遵守國家法律、嚴格依法辦事、維護社會秩序,是每一位公民的義務和責任,也是化解矛盾、維護權益的最佳途徑。

  記者了解到,國家對退役軍人安置優撫工作高度重視,長期以來,從中央到地方分別出台了一系列擁軍優屬的政策法規,退役軍人事務部正在研究設計更加系統規范的優待體系,一系列政策措施已經或正在陸續出台。2018年12月,退役軍人事務部還專門下發通知,要求帶著責任和感情扎實做好退役軍人信訪工作,確保每一位來訪退役軍人都得到認真及時接待,對合理合法、條件具備的信訪事項,推動及時妥善解決。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不少群眾和專家表示,對極少數打著“退役軍人”旗號的違法犯罪人員進行依法處理,順應了人民意願、彰顯了法治精神。退役軍人光榮履行了獻身國防的崇高使命,為人民平安幸福以及國家繁榮穩定貢獻了力量。下一步,還應不斷健全退役軍人管理保障機制,更好地把退役軍人形象維護好,更好地把退役軍人權益保障好,讓退役軍人永遠成為全社會尊崇的群體。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