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麼是知網" 翟天臨博士學位遭遇"打假"

2019年02月12日08:21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翟天臨博士學位

  翟天臨在微博上晒出北大博士后錄用通知書

  翟天臨抄襲文章原作者的朋友圈截圖

  新年伊始,“學術打假”的風刮到了娛樂圈。

  先是在直播互動中表示不知“什麼是知網”,被網友戲稱是“得罪了全國碩士博士”,北京電影學院博士研究生、藝人翟天臨被疑“博士學位摻水”。隨后,又有網友爆料,翟天臨讀博期間公開發表的一篇論文涉嫌抄襲。

  在此之前,“學霸”一直是翟天臨身上的突出標簽。但此番“論文造假”的質疑風波,讓這位藝人“娛樂圈最高學歷”的人設搖搖欲墜。

  事件追蹤

  不知道知網?翟天臨學術成果“被扒”

  翟天臨是一名優秀的男演員,代表作有《白鹿原》、《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大當家》、《心術》等。

  他前不久剛剛晒過了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博士后錄用通知書。

  作為演藝圈內的學霸型演員,翟天臨的學業一直受到外界的廣泛關注。據公開資料顯示,翟天臨在北京電影學院本科畢業后,繼續攻讀碩士研究生。2014年,翟天臨考取北京電影學院電影學專業博士研究生,並於2018年6月30日正式獲得博士學位。2019年的1月10日,翟天臨正式被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錄用為工商管理學博士后。

  這位擁有北京電影學院電影學博士學位的演員,已經站在了整個娛樂圈的學歷之巔。而就是擁有如此高學歷的翟天臨,卻在近日回答網友提問的一次直播中,連續說了兩次 “知網是什麼東西啊”的“外行話”。

  此話立即引起了網友的熱議。2月8日,翟天臨工作室對此進行了澄清。@翟天臨工作室在微博發布聲明稱,“經我司核實,該言論乃是翟天臨先生對於自己創作論文時期的一種調侃,因憶及寫作論文過程艱辛,故意採用反問的語氣幽默帶過。”

  不過輿論並未因此“一紙聲明”而停止發酵。因為博士學位似乎拿得名不正言不順,他這兩天挂在熱搜榜上就沒下來過,被網友戲稱是“得罪了全國碩士博士”。

  微博賬號@PITD亞洲虐待博士組織 在大年初三轉發了一個知乎問答:為什麼翟天臨博士畢業了,但是卻沒有公開發表的論文?關注這賬號的,大多是在論文苦海中掙扎或者掙扎過的碩士博士生,深知論文禿頭之苦。翟天臨的演藝圈學霸人設,早就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畢竟,翟博士邊拍戲邊讀博,還在四年內就畢了業,簡直是可以被供奉起來膜拜的存在。

  按照學術圈的套路,文獻檢索是基本技能。各路吃瓜網友群策群力,有分工有合作,短短一兩天,翟天臨的學術成果就被扒了個徹徹底底。

  兩大質疑

  一篇“論文”涉嫌抄襲﹔沒有論文卻拿了博士學位

  質疑之一是,能夠公開檢索到的翟的兩篇論文,其中一篇涉嫌抄襲。這篇《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的論文,載於《廣電時評》,全文隻有2783個字。但網友通過知網檢測發現,有1125個字的內容與他人發表內容一樣,文字綜合復制比達到了40.4%,大大超出了一般10%到20%的規范線。

  有消息稱,此論文遭到了被抄襲者、黃山學院黃立華教授譴責,“我十幾年前(發表的論文),被其整段整段抄襲,事實勝於雄辯”。

  質疑之二是,翟博士在網上高調晒出自己的北大博士后錄取通知書,吃瓜群眾卻找不到其發表的期刊論文。按照北京電影學院的相關要求,博士生須交上個人獨立或與導師聯合已在期刊上正式公開發表的至少兩篇學術論文,且不接受用稿通知(期刊在論文正式公開發表前向作者發出的通知,告知其稿子已被採用,隨后將發表)。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在學術期刊發表過至少兩篇學術論文,翟天臨是不可能拿到博士學位的。

  按照翟天臨工作室的回應,該校的博士論文是由校方統一安排授權上傳知網,與個人無關。2018屆博士學位論文預計將於2019年上半年在知網全文公開。但是,有人找出了和翟博士同屆的北電其他博士的名單,發現這19個同屆博士都正兒八經地發過了論文,唯獨少了翟。

  這僅僅是巧合,還是另有深意?涉事學校是否早就知道翟的論文“斤兩”不足,繼而故意不上傳?若如此,此事的性質,就不僅僅是一個演員人設崩塌的事了。

  很多網友目前隻有一個問題——論文呢?論文呢?論文呢?沒有論文哪來的博士學位?還有人給北京大學發私信和郵件,詢問說翟天臨沒有代表性學術成果,怎麼就成了北大光華的博士后了呢?

  原作者發聲

  “事實勝於雄辯”

  “我現在想安靜”

  2月9日,有網友扒出,翟天臨2018年發表的一篇名為《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涉嫌抄襲黃山學院教授黃立華2006年發表於《黃山學院學報》的文章《一個有靈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論》。

  稍后,一位微信名為“黃立華教授”的人在其微信朋友圈發聲,稱“明星博士的工作室聲明其沒有學術不端的問題,但我十幾年前的文章卻被其整段整段的抄襲,事實勝於雄辯!”“這個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來打假嗎?”

  2月11日,現代快報記者致電黃山學院教授黃立華,他表示現在想安靜,不想接受採訪,“我歡迎大家去討論怎麼建立學術道德和學術規范,但是我來談也沒什麼分量和大的必要。”

  同日,現代快報記者分別查詢翟天臨和翟天臨工作室的微博,均未發現他們對翟天臨涉嫌論文抄襲一事作出回應。

  最新進展

  北電:成立調查組

  北大:將按規定處理

  最新消息稱,北京電影學院已經對這一事件成立調查組。

  記者2月11日從北京電影學院了解到,學校對此事件高度重視,已經成立調查組並按照相關程序啟動調查程序。學校表示高度重視學術道德建設,對學術不端行為持零容忍態度。

  媒體還注意到,翟天臨的《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一文2月10日已經被從知網上撤下。

  昨天深夜,北大光華學院也對翟天臨涉學術不端作出回應稱:將按規定做出處理。

  北京大學官方微博@北京大學發布聲明稱,對近日媒體與公眾關注的“翟天臨涉學術不端”一事,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表示高度重視。該學院將根據其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調查結論按規定做出處理。(於露 綜合北京青年報 科技日報)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