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后江蘇用工觀察:普工可替代,技術工難覓

2019年02月18日07:18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莫讓結構性缺工拖產業升級后腿

用工成本增加,制造業常年缺工加速制造企業的產業轉移和轉型升級的步伐,由此引發新的結構性用工矛盾。同時,蓬勃發展的新經濟、新業態增加就業機會,也讓節后用工競爭更加激烈。

普工可替代,技術工難覓

2月13日,記者赴蘇州艾克夫電子有限公司採訪時,恰好遇到公司兩位技術骨干去上海洽談引進一批自動化生產線。公司總經理李冬說,未來3年公司銷售額將翻一番,公司打算將增產的30%通過增加人工來解決,70%通過機器換人來實現。

用工量更大的勞動密集型企業,機器換人的步伐更快,在每年產量增加的同時,一線操作工人數呈逐漸下降趨勢。

牧田(中國)有限公司在導入自動化流水線后,近3年員工總數從9000多人降至今年的不足7000人。蘇州上聲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在每年增產的同時,一線普工使用量以平均每年100人的速度減少。蘇州市勞動就業管理服務中心對500家不同規模企業進行抽樣調查顯示,去年有275家企業引進智能制造裝備,比上年提高10.6個百分點,企業平均用工人數較上年減少7.8%。

在“機器換人”過程中,能熟練操控現代機器、維修機器的技術工人成為“香餑餑”。昆山科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需要招聘技術工人400多人。“即便加薪也難招。”公司副總裁吳惠明坦言,企業嘗試通過校企合作的方式定制人才,但目前很多學校的專業培養模式、課程設置很難符合企業需求,入職新人需經過深度再培訓才能上崗。

蘇州上聲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周建明表示,很多技術工人都是公司自己培養,從有一定文化層次的普工中培養,從新入職的大學生中儲備,但新人獨當一面至少需要3年,現在很多年輕人不願進車間,不願加班,耐不住漫長的成長期,加上中國傳統就業觀念影響,技術工人缺工現象將長期存在。

因為稀缺,技術工人待遇也水漲船高。在昆山,很多技術工人的薪酬水平遠高於大學生。一般剛畢業大學生的薪酬待遇在每月4000-5000元,但有一定技術的生產工人薪酬超過7000元。

產業可轉移,高素質人才難尋

為減少用工成本,很多勞動密集型企業加快產業轉移,主動將制造基地遷至勞動力資源更豐富的縣鄉工業園或中西部地區。一些積累了一定資金和經驗的外出打工者也紛紛返鄉創業。農民工家門口就業更方便,但縣鄉企業在發展壯大中也遭遇管理類、工程技術類人才難招的新問題。

位於南京市六合區雄州街道的南京安盛電子有限公司,節后需招聘20名生產線操作工、4名銷售業務員和業務助理。操作工很快招滿,但銷售業務員和業務助理至今沒有著落。負責招聘的經理達峰表示,在縣鄉企業,願意做管理、跑銷售的大學生要比操作工難招得多。“我們今天一早收到30多張登記表,都是應聘操作工的。”在2月12日的六合區招聘現場,達峰無奈地告訴記者,一線普工隻要提高待遇、規范用工就能招到人,但大學生都想在城市就業,“我們公司待遇不比南京城裡低,而且縣鄉企業大學生少,公司對人才更加重視。”

溧陽天目湖工業園區一家水處理設備制造公司招聘負責人張樂樂,對此也深有感觸。張樂樂所在公司去年計劃招聘5名負責生產管理、產品設計等大學生儲備干部,趕了好幾場招聘會都沒招到合適人員。“求職者一看我們是小公司,辦公地址在鎮上就不願意來。”

鄉村振興需要產業支撐,更需要高素質人才。達峰表示,國家對於到鄉鎮就業的教師、醫生以及大學生村官都有政策傾斜,對於返鄉創業人員也有政策扶持,希望有關部門能出台激勵政策,引導和鼓勵更多高素質人才加盟鄉村產業發展。

新經濟用工難監測

南京滴滴司機董師傅原來在南京江寧一家德資企業打工。去年8月,在公司做了7年的他辭職干起網約車司機。“收入比原來高出兩三千,關鍵是自由,不用每天打卡。”

記者採訪發現,目前奔波於城市的很多快遞小哥、滴滴司機均來自於制造業生產一線。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加速發展,新經濟新業態就業吸納能力不容小覷。節后的各大就業市場上,快遞小哥、外賣員都是人力資源公司的招聘大戶,很多平台也都反映節后招工難。全國網約車司機注冊人數超1000萬,20%的注冊司機以網約車服務為主要收入來源,加上淘寶、京東等平台上數百萬的創業者、快遞小哥、外賣小哥,新經濟新業態從業人員成為一個龐大群體。

採訪中,一些就業主管部門提醒:當地就業情況分析數據基於到公共就業服務機構登記求職情況,或列入重點監控的用人單位就業情況,也就是說,目前國內就業服務信息系統尚未覆蓋到新經濟新業態。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由於新經濟新業態用工有著很強的跨界性和靈活性,從業人員和用工單位之間在工作時間、工作形式、報酬支付、管理規則上與傳統就業有著很大不同,主管部門很難用現有的就業標准去界定與衡量。對於新經濟新業態的就業分類,國內也尚無統一標准,使得日常公共就業服務難以跟進到位。

同時,越來越多的勞動者選擇方便快捷的網絡求職。蘇州去年線下公共就業機構求職者減少約3%,但全年新增就業達17.55萬人。為此,蘇州市勞動就業管理服務中心主任俞曉峰建議,加快建設全國統一的就業信息系統和資源數據庫,打造線上線下一體的就業服務體系,讓就業服務、就業政策更加精准有效,保護新興就業形態持續健康發展。

(責編:張鑫、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