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腦袋又富口袋 江蘇海安老黨員推動家庭文化室遍地開花

人民網記者 王繼亮

2019年02月20日13:54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顧老,我來看你了,最近天氣不好,早上不要起太早,晚上早點關門,畢竟80多歲了,還是身體要緊啊。再說,你已經堅持了40年了,可以‘退休’了。”14日下午,江蘇海安市雅周鎮杭窯村村民陸寶宏騎著三輪車徑直停在了雅周村“顧昌明家庭文化室”的門口,向文化室的主人顧昌明說道。

陸寶宏介紹,受到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感召,為了改善革命老區貧窮落后的面貌和群眾的生產生活,顧昌明在1978年12月份創建了這間“家庭文化室”,立志發揚黨員擔當精神,讓老百姓盡早脫貧致富。如今,在當地黨委和政府的扶持與顧老的帶動下,雅周鎮如雨后春筍般先后培育出了 84家“家庭文化室”,遍布全鎮15個村居,各具特色、亮點紛呈,成為革命老區雅周鎮一道獨特而亮麗的文化風景線。

  

創建於1978年12月份的顧昌明家庭文化室。記者王繼亮攝

40年40萬,40平方米“小屋”富了一方百姓

雅周鎮位於海安市西南,隸屬黃橋革命老區,海安第一個中共黨支部在此誕生。“那時條件差,農村人更是生活艱難,加上交通不好,老百姓很少上街,消息閉塞,思想愚昧,沒見過大世面,不光家裡窮,腦袋更窮。這是導致老百姓貧窮落后的根本原因。”顧老回憶說,他由於念過初中,23歲加入共產黨,又在鄉裡供銷社工作過,手上還有點積蓄,於是他在自家創辦一個“家庭文化室”,敞開大門,自費訂閱了《致富報》《科技報》,還購買了大量農業生產、家禽家畜養殖以及生產加工等方面的書籍供大家學習。“目的很單純,就是要讓四鄰八鄉的老百姓過來接受外界的信息,武裝自己的頭腦,尋找發家致富的門路。”顧老說。

1978年12月份,借著吹遍大江南北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春風,“顧昌明家庭文化室”應運而生。這個“家庭文化室”裡有電視機、DVD、中央省市各類報刊雜志,以及文化、法治、教育、社會、農業、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書籍。68歲的陸寶宏是第一批受益者之一,他告訴記者:“早在80年代初期,如果不是從顧老那裡得到的致富信息,我不可能在村裡率先蓋上5間大瓦房,光1983年一年就淨賺了8500元,還被鄉裡樹為致富能人,戴上大紅花接受表彰。”提及當時的情形,陸寶宏自豪地說。

陸寶宏介紹,就在顧老的“家庭文化室”創辦之初,自己每次經過顧老的家門口,都會看見他家裡家外圍著一大群人。有一次出於好奇,走上前才發現,原來是大家伙爭相翻閱著幾份破舊的報紙,有些不識字的村民還請一位40歲左右的男同志給他們念一念。“圍在一起的一群人是周邊村庄的村民,給村民念報紙的這個人就是顧老,他是全鄉少有的初中生,有文化,被圍在村民中間很有幾分教書匠的味道。”陸寶宏說。

此后,隻要有空,陸寶宏總會走幾裡地來這裡,與認識的不認識的村民一起到“家庭文化室”裡看報看書,聽聽顧老講“新聞”、探索致富門路。一次,顧老給大伙念《致富報》上一則煤油燈孵化苗雞的致富信息,這讓陸寶宏眼前一亮:“神了,這煤油燈還能孵出雞來。想干,但沒有膽量,光學費就要50塊錢。在顧老的鼓舞下,到當時的高郵縣馬棚鄉學了這門技術,學成后經過一兩次實驗最終一舉成功,后來還帶了100多個徒弟,讓他們也嘗到了賺錢的甜頭。”

  

文化室一角。記者王繼亮攝

對顧老充滿感激的還有現年77歲的尤啟慶。老尤自1986年在顧老的幫助下辦起了養殖場,這一干就是33年。老尤稱,那時的雅周鄉的村民,家境都不好,不少人想發家致富,但苦於鄉村偏遠、消息閉塞,“有想法,卻沒有門路。有一次不經意聽到幾個村民念叨說,雅周村有個念過學堂的顧昌明是個‘財神爺’,好幾個村子的人在他那討到‘致富經’了。后來慕名過去,原來是一間‘家庭文化室’,桌子板凳、報紙圖書、一應俱全,這裡還有一台鄉裡少見的黑白電視機,每次去都是一屋子人。顧老沒有架子,隻要有人來,就會倒上一杯熱茶,慢慢給大家講黨和國家的政策,講老百姓生產生活中遇到的問題,關鍵還幫助解決。”老尤還回憶,為了讓大家學懂弄通,顧老白天沒空,就晚上自學,有幾次老尤自己深更半夜地去求教,顧老都在認真讀報讀書,聽收音機,一旦有價值的信息當即就記錄下來。

記者從雅周鎮人民政府獲悉,在“顧昌明家庭文化室”創辦的前20年,特別是最初幾年,“顧昌明家庭文化室”成了武裝雅周、張垛、王垛、錢庄等五六個村庄老百姓頭腦的新陣地,為百姓開啟了致富大門。據不完全統計,直接從顧老“家庭文化室”取得“真經”的群眾超過了300人,在傳幫帶的作用下,間接受益的也有上百人。40年來,文化室累計接待來訪群眾高達10萬人次。

為了省錢辦好這個“家庭文化室”,顧老給自己約法三章:不抽煙、不喝酒、少添新衣。就這樣,老人今天省一點,明天省一點,40年花費在“家庭文化室”裡的錢竟高達40萬。“搞講座、做宣傳,自己不懂還得去學,到大城市購買圖書,這哪一樣不用花錢?那時農村幾乎沒有電視機,為了買電視機還是花大價錢從外地大城市托熟人買來的。”顧老說。顧老的鄰居告訴記者,由於顧老的“家庭文化室”臨街,經常有一些小老板過來和顧老商量,想租他的房子做生意,一年七八千租金不成問題,但被顧老一口回絕:“辛苦打響的牌子不能為了錢砸了。”

面對外界的稱贊,顧老卻說:“這算不了什麼,這是一個老黨員應有的初心,隻要我還能動,會一直堅持下去。”

(責編:張鑫、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