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江蘇故事

徐州邳州四王村:一串冰糖葫蘆串起幸福生活

閆峰

2019年02月21日07:13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冰糖葫蘆第一村”四王村 閆峰攝

  

做冰糖葫蘆是四王村幾代人的拿手活 閆峰攝

編者按: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黨的十九大站在新時代的坐標系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在貫徹落實鄉村振興戰略上,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要從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出發,認真研究工作重點和實施路徑,不斷優化思路和改善方法。我們注意到,在實現鄉村振興的新征程上,江蘇有一批鄉村典型立足當地資源優勢,用足用好黨的政策,開拓創新,奮發有為,走在了時代前列。發展有規律,路徑可借鑒。為此,我們策劃推出系列報道《鄉村振興·江蘇故事》以饗讀者。

“都說冰糖葫蘆兒酸,酸裡面它裹著甜,都說冰糖葫蘆兒甜,可甜裡面它透著那酸……”距離馮曉泉唱紅這首90年代的流行歌曲,轉眼已經過了25年。歌曲《冰糖葫蘆》流行一時,作為江蘇邳州市四王村富民之源的冰糖葫蘆卻經久不衰。

來到四王村,你會發現冰糖葫蘆是這裡的絕對主角:從冰糖葫蘆博物館到山楂交易市場,從村前廣場上叫賣冰糖葫蘆的青銅雕像到電子大屏上24小時滾動播放的專題片,“冰糖葫蘆”文化符號俯拾皆是。你或許不知,全國市場上近七成的冰糖葫蘆都與這個村有關,這裡正不愧是“冰糖葫蘆第一村”。

據了解,四王村2100多口人,超過1800人做著冰糖葫蘆相關的營生,常年在外者就有上千人之多,這個甜蜜產業也為村裡帶來了近2.5億元的年產值。

從小買賣到大產業 一串與時俱進的冰糖葫蘆

四王村人把冰糖葫蘆叫做“糖球”,在老一輩做這項生意的村民中,剛過了八十大壽的吳俊峰還不算年齡最大的。“那個時候賣‘糖球’,三塊磚帶一口鍋滿世界跑。”老人說,磚用來支鍋,鍋用來熬糖,還有一個大口袋,裡面裝著山楂、白糖和竹簽子。

吳老告訴記者,山楂當年都是用自行車從280公裡外的沂蒙山區運回來,穿“糖球”的竹簽子要用毛竹一根一根來削,再從市場上買回白糖或是冰糖,就這樣一根扁擔挑兩頭,從邳州坐船沿運河南下,一天一夜時間到鎮江后經陸路到南通,選一個人多的地方支鍋點火。

“做冰糖葫蘆的關鍵技術就在這熬糖上,熬老了發苦,熬輕了挂不住。”怎樣才算正好?吳老的經驗是:用竹簽蘸糖滴一滴在鐵板上,“瞬間成豆一碰就掉”就是最佳火候。六個山楂用竹簽串成一串,在熬好的糖裡翻滾一圈,迅速取出往上撒一層白芝麻,再包上糯米紙放到鐵板上晾干就行了,“那時候一串賣兩毛五分錢,50斤山楂差不多一星期賣完,然后原路返回,准備好材料后再次出門。”

上世紀八十年代前后,吳俊峰們就是這樣挑著擔子幾乎走遍了大江南北,他最遠到過武漢、上海,李修剛甚至把生意做到了友誼關。58歲的李修剛,30歲開始做“糖球”生意,起步晚卻趕上了好時候,“1990年我借錢買了輛柴油三輪車,到平邑山區把山楂運回來,除了自用再加個差價賣給別的村民。”1992年,他與人合伙買了輛貨車,山楂開始大批量地運過來,山楂交易市場雛形初現。

“2008年是我們這個小生意向一個產業發展的轉折點。”村民吳建偉經歷了這個重要時刻:這一年,村委副主任臧千彬聯合經營大戶牽頭成立了“兆光山楂專業合作社”,合作社下細分了採購銷售、物流運輸、配套服務等多個專業小組,再以合作社為主體建起了四王村山楂專業交易市場。“就像一部機器一樣,各個小組之間既有分工又互為補充,各司其職又相互支撐,山楂生意越做越大。”吳建偉舉例,旺季平均每天有超過百輛大卡車進出市場,“市場后面原來是條水泥路,差不多每半年就得修一次,都讓大車壓壞了”。

在市場作用的調節下,當地冰糖葫蘆的相關配套產業隨之跟進,有人專門做起了竹簽制作與批發生意,有人投資建起了糯米紙加工廠,還有人開起了包裝印刷企業甚至禮盒工藝品等。四王村逐漸形成了一條完整的冰糖葫蘆產業鏈條。

村支書王海鬆告訴記者,從2016年開始,隨著電商的融入,四王村又催生了一批冰糖葫蘆經紀人,“他們一頭連著山楂主產區的果農,一頭連著冰糖葫蘆制作者,終端需要什麼貨,經紀人聯系好直接從貨源地通過物流發來,減少了中間的批發環節,也節省了時間和成本”。據介紹,2017年四王村通過電商平台銷售的冰糖葫蘆和山楂產品佔到其全年銷售總量的1/3,“作為傳統產業,雖然短時間內不會超過線下,但未來的趨勢一定會是線上大於線下。”

剛剛過去的這個春節,在四川做了3年冰糖葫蘆的臧千彬異常忙碌。這位49歲的四王村民,被以底薪30萬元的身價聘為都江堰景區工作人員的理由,就是緣於他做得一手好冰糖葫蘆。而四王村全村則有1300多人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城市和景區做著他們拿手的冰糖葫蘆。這串曾經是手藝人用於養家糊口的冰糖葫蘆,歷經時代的變遷,實現了從肩扛手抬走南闖北提藍小賣,到車載船運南上北下批發零售,再到足不出戶買賣全國的不斷升級。 

(責編:張妍、張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