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意圖被人工智能盯上 南京抑郁小伙想自殺終獲救

2019年02月21日08:13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抑郁小伙想自殺,被人工智能盯上了 最終神秘專家團隊及時報警救了他

小伙被及時營救送醫。 紫牛新聞現場圖片

“對不起,我走了,抗擊抑郁這麼多年,我失敗了,終於不這麼累了,不用再當一個演員了!”一個深受抑郁症折磨的小伙子留下了這封遺書。眼看一個年輕的生命就要在一個普通的深夜靜悄悄凋零,一個與他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在關鍵時刻撥通了報警電話。及時趕到的民警救了這位吃下大量安眠藥的小伙子。

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民警出警救人案例,可是不同尋常的是,神秘的報警人是誰?她是如何在第一時間獲悉小伙子自殺消息的?

看似普通的營救

獨處小伙自殺 神秘人及時報警

2月18日晚上,南京某高校的學生呂小康(化名)獨自一人在出租屋,因患重度抑郁症,極度焦慮下抽了一根煙后,服下大量安眠藥,他在微信上給自己的家人留了言,並在微博上發了“再見”兩個字……

晚上19點08分,南京警方突然接到“神秘人”報警,稱一名微博網友,實名呂小康,在住處自殺了,他是南京某大學的學生,但他不肯告訴自己所在地址,希望民警趕快搜救。

呂小康所在大學在鼓樓區和仙林各有校區,民警立即通知鼓樓警務工作站和仙林警務工作站進行排查,然而呂小康並不在學校宿舍。警方通過警務平台查詢到,呂小康最近在某房屋租賃APP上租了一間合租房,房屋位於邁皋橋某小區。邁皋橋警務工作站民警立即趕到合租房,同時聯系了120急救車。

出租屋大門緊閉,敲門無人應答。民警馬上請鎖匠師傅現場技術開鎖。沖進屋內,民警發現一名小伙子昏昏欲睡,右手腕上有兩道不深的割痕。民警在床邊的桌上看到一板(10粒)吃空了的“安定”包裝盒,旁邊有帶血的紙巾,一把水果刀,呂小康的醫保卡,一份遺書。

救護車在警車開道下,直奔醫院。發稿前,紫牛新聞記者獲悉,呂小康經搶救脫離生命危險。

民警在呂小康留下的手機上看到,他服藥后給自己的媽媽留言了,大致說自己的死能換來人們了解抑郁症。他說抑郁症群體受歧視,被人說矯情,需要傾訴,但沒有地方傾訴,越來越難受。

呂小康的媽媽打他電話詢問情況,民警從她口中得知小呂患有嚴重抑郁症,他的家人遠在甘肅。

背后不同尋常

小伙自殺意圖,早被人工智能盯上

事后,民警接到南京中醫藥大學信息技術學院龔老師打來的問詢電話,那個及時的報警電話就是她打的。那她是怎麼知曉呂小康要自殺的?龔老師說,她所在的一個由國內外幾百名大學老師組成的監控網上自殺信息研究團隊,此前監控到了呂小康有自殺傾向。

19日中午,紫牛新聞聯系了龔老師。她告訴記者,他們團隊開發了一個人工智能的網絡監控系統,可專門監控社交媒體(如微博)的自殺信息,分析出危險等級較高的,團隊會有心理老師和患者聯系。前一段時間,這個系統發現呂小康在網上的一些消極言行,明確表示要自殺。

2月13日,人工智能“樹洞機器人004號”發出監控通報,目標對象就是呂小康。2月15日,團隊發現他不斷想自殺,於是成立了呂小康救援小組,其中有呂小康的親屬(小姨)、老師,兩位心理咨詢師和幾位志願者。團隊老師以網友身份發私信和他聊天,一方面為了開導他,一方面為了獲取他的個人信息以備不時之需。

18日那天晚上,呂小康給團隊裡一位他最信任的老師發了一條信息,說要再見了。看到信息后,團隊立刻組織了救援小組,並在團隊的工作群裡發布信息,分工聯系警方和家屬。

龔老師說:“我在南京,當時比較方便,所以我在第一時間報警。”

一群專家,一個“樹洞行動救援團隊”

龔老師所在的團隊叫做“樹洞行動救援團隊”,有210名成員,其中國內的精神科著名專家有40人,心理咨詢師有40人,他們利用智能機器人監控分析輕生者自殺傾向等級。南京中醫藥大學、南京郵電大學、南京醫科大學等學校的多位老師都是團隊成員。呂小康是該團隊在南京緊急救援的第一例,但此前通過聊天開導的患者有多例。

該團隊的發起人,華人科學家、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教授、首都醫科大學腦保護高精尖抑郁症人工智能創新團隊首席科學家黃智生教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和江蘇還很有淵源,現在是東南大學計算機學院客座教授。他一直研究人工智能,與中國團隊就語義技術開展科研合作,其中一個方向就是抑郁症。

關於“樹洞行動救援團隊”,黃智生解釋說,“樹洞行動”中的樹洞是傳說古時候,心裡藏著秘密又希望傾訴的人,跑到森林裡找一個樹洞對其傾訴秘密。在當代,人們常在網絡社交媒體上傾訴自己的想法,社交媒體可以說是現代化的“樹洞”。他們團隊的網絡智能機器人系統,可以對社交媒體信息中所包含的自殺可能性進行判斷,並對高危情形採取相應的措施實施干預。

該系統於2018年7月上線運行,截至2018年12月27日,“樹洞行動救援團隊”已經對超過282人(次)進行網絡自殺救助,其中超過137人(次)獲得有效救助,暫時阻止了他們的自殺行為。

記住這些

默默守護生命的人——

黃教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樹洞行動救援團隊目前沒有任何經費支持,完全是大家作為志願者。

●團隊成員馬老師是法國某大學副教授,在樹洞救援行動中遠程為患者心理疏導,把個人僅存的4萬余元全部投入給貧困的被救援者,不求任何回報。

●昆明醫科大學周教授身體不佳,有一次在樹洞救援行動中,幫助患者求職,自費為他安排住宿,買生活用品,結果患者還嫌東西不高檔,並且在頭兩次因睡過頭無法上班,氣得周教授心臟驟停,被送入重症病房搶救后才脫離危險。

●彭玲是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從黃智生第一次提出理念時,她便決定要加入進來。她和伙伴們一共救了20多人,甚至有時會半夜不睡覺去救助別人。在救人排行榜中,彭玲排第一。(吳月蕾 任國勇)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