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一封信件寄到南京六合 為72年前烈士尋親 

2019年02月22日07:08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山東一封來信,為72年前的烈士尋親

山東寄來尋找烈士的信件

王慰華烈士(烈士陵園供圖)

祭祖用的名冊上,有王殿華的名字  孫玉春/攝

“英雄埋骨他鄉,今天請烈士回家!”這是近日刷屏江蘇人朋友圈的一句話,2月20日,一封來自山東的信件寄到了南京市六合區,尋找一位名叫王慰華的烈士。2月21日,現代快報記者前往南京六合了解到,目前烈士家屬尋訪工作正在進行,並有了進展,有望幫英雄回家。

王慰華烈士20歲犧牲於山東菏澤

2月20日,南京市六合區郵政局收到一封特別的來信,收信人是王慰華烈士,地址是“六合縣馬鎮區溝石村”。

信封上寫著烈士王慰華(20歲)於1947年12月犧牲於菏澤戰役,希望郵遞員同志辛苦一下,幫烈士找到家。王慰華現在埋葬在菏澤張和庄烈士陵園,72年前這個年輕的生命經歷了什麼?

現代快報記者聯系了寄信人張景憲(菏澤張和庄烈士陵園工作人員),他告訴記者王慰華參加的戰役歷史名稱為“菏考奔襲戰”,是為策應劉鄧大軍過黃河而進行的戰斗。1947年,華東野戰軍第八縱隊23師發起“菏考奔襲戰”,據《華東野戰軍魯西南作戰概述》中記述,菏澤開發區佃戶屯辦事處張和庄社區當時作為臨時戰地醫院,200多位烈士長眠於此,其中136位無名烈士,后來這裡建成了烈士陵園。

張景憲說,烈士王慰華的家鄉地址是從部隊軍史館考証獲得,隻知道這名當時20歲的小戰士是1947年5月入伍,當年12月犧牲。“根據烈士花名冊上的信息,我就繼續尋找了,但是因為年代久遠,有些地名已經不一樣了。我這些年的願望就是幫烈士找到家,讓他們魂歸故裡。”目前,136個無名烈士已有57個找到家庭地址。

經過多番比對確認,他在今年一月份的時候往江蘇寄了四封信,其中就包括王慰華烈士的。

《六合縣志》烈士名單中沒有王慰華

72年了,王慰華烈士還能回家嗎?2月21日,現代快報記者前往六合,幫王慰華烈士回家。

“2月20日早晨,我們郵政接到了這封信。”六合區郵政局工作人員孫祝安說,這封信寄往“江蘇省六合縣馬鎮區溝石村”,但六合早已改區,目前並沒有馬鎮區。按照普通信件處理流程,這種地址不詳細的信,蓋個戳直接寄回去就可以。但是這次郵遞員沒有這麼做,而是把這封信的照片發到了郵政的工作群裡。看到這個信息,孫祝安立即注意了,他覺得必須進行查找。他找來了《六合縣志》,在上面登記的烈士名單中尋找,但是沒有王慰華的名字。

他沒有放棄,又向六合警方求助,六合公安分局馬鞍派出所也在戶口信息中查找,同時向當地媒體求助,對查到的信息一點點進行核實。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一開始他們找到了一個叫王慰華的人,但是核實后不對。又在馬鞍街道發現一個名叫溝石村的地方,但趕過去后發現隻有二十來戶人家,沒有符合情況的。

王慰華烈士的真名可能是王殿華

經過各方查証,在1941年之后的若干年,六合馬集一帶劃歸安徽省,當時叫安徽省六合縣馬鎮區。此外,馬集以前也是單獨的鎮,后來才跟馬鞍合並成六合馬鞍街道,而在馬集有一個狗屎庄子村。

“會不會是狗屎庄子呢?”人們心中泛起了這樣的疑問。

20日晚8點左右,現馬鞍街道馬集社區的王長春在他們以前村庄的群“狗屎庄子社員群”發現,有人轉發了朋友圈,顯示山東一家烈士陵園在找一個叫王慰華的烈士家屬,群裡議論說,溝石村應該是狗屎庄子,還有人問他:“不會是你三爺爺吧?”

當晚八點半,王長春就與山東那邊的尋訪人取得了聯系。他基本確認:六合烈士王慰華其實就是他三爺爺王殿華!同時孫祝安也和他家人取得了聯系。孫祝安說,信息吻合度很高,他立即與寄信人張景憲聯系。通話的那一刻,他們雙方都哭了。

2月21日中午,現代快報記者趕到馬鞍街道馬集社區,見到了王殿華的家屬。他們帶來了一份寫有家族祖輩和所有家人姓名的祭奠用名冊,上面寫著王殿華的名字,沒有子嗣。王長春等人說,王慰華應該是王殿華誤寫。

烈士忠骨早日還鄉

目前,王殿華同輩近親屬中,健在的還有二嫂湯文琴、親妹妹王殿珍。湯文琴今年90歲,王殿珍今年86歲。王殿珍一共是兄妹八人,王殿華是王殿珍的三哥,她自己排行老七。

王殿珍說,三哥當年離家去參軍,后來就再也沒有回來。他們一直沒有得到過三哥的確切消息。具體王殿華離家是哪一年,她已經記不清,哥哥的長相,當時哪些人送行的都模糊了,隻記得當時媽媽哭。

湯文琴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她記得三叔參軍是當年五月份。她的頭腦比王殿珍清楚些,她說,之所以王殿華去參軍,一是當時生活艱苦,另外老大當時結婚了,她跟老二也就是王殿才准備結婚,老三應該是虛二十,年齡符合,沒有牽挂,就去參軍了。后來,家人聽說王殿華當年年底就戰死了,是一個堂舅帶信回來的,但是一直沒有給正式的通知。

早些年,家人去找過,沒有結果。據介紹,他們家人隻知道王殿華當時在山東當兵,這如何找得到?湯文琴說,每年逢年過節,家裡燒紙,都會喊一聲三叔,到后輩當家從未改變。

現代快報記者從六合區馬鞍街道了解到,他們對此事很重視,配合警方查找,目前看已經取得了進展,他們將進一步與山東當地聯系確認,並與區民政部門協調,盡快開展烈士身份確認工作,“讓烈士早日認親,讓家屬得到安慰!”

據了解,近日張景憲也准備趕到六合確認此事。馬鞍派出所警官朱立鬆這兩天也為此事來回奔走查詢,他表示,張景憲和自己一樣,都是一名老兵,深深理解這種把烈士當家人永遠牽挂的心理,也非常感念其執著。他們警方會繼續做好工作,同時也希望烈士盡早葉落歸根。

王長春則表示,如果王殿華烈士身份得到確認,他們一定要把先烈的遺骸遷回故土。

烈士“歸家”

需要你的幫助!

此次寄往江蘇的有四封信,也就是說有四位江蘇籍的烈士有可能回家,地址分別是:

寄往:江蘇省六合縣馬鎮區溝石村

收信人:王慰華 烈士

該烈士(20歲)於1947年12月犧牲於菏澤戰役

寄往:江蘇省泰州城區城裡

收信人:王兆榮 烈士

該烈士(21歲)於1947年12月犧牲於菏澤戰役

寄往:江蘇省淮陰縣四紅區大寺后村

收信人:張現先 烈士

該烈士(17歲)於1947年12月犧牲於菏澤戰役

寄往:江蘇省涉陽縣城區杏村

收信人:於彬常 烈士

該烈士(25歲)於1947年12月犧牲於菏澤戰役

以上地址均由張景憲根據檔案館考証提供。

那麼,我們能否撥開時間的帷幕,尋訪到其他烈士的失散親屬呢?張現先是四位烈士中犧牲年齡最小的,現代快報記者就此進行初步探訪。泗洪縣民政局地名辦的楊以銀主任在民政系統工作了38年,對泗洪的行政區劃、地名沿革均有深入的研究,“四紅可能是泗洪,但泗洪縣歷史上沒有‘大寺后村’這個地名。”楊以銀說,泗洪縣“烈士英名錄”,也沒有發現張現先這個名字以及任何線索。

如果你對以上地址熟悉,請撥打現代快報熱線025—96060,一起幫助烈士回家。(孫玉春 徐夢雲 楊亦文)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