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加塞被打成高位截癱 大學教師病床上向命運“絕地反擊”

2019年02月22日08:08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不讓加塞被打成高位截癱 大學教師病床上向命運“絕地反擊”

馬超老師在妻子陪伴下接受康復治療。

10個月前,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不法侵害,39歲的馬超徹底改變了生活軌跡。作為東北林業大學的骨干青年教師,馬超還在哈爾濱工業大學攻讀計算機博士學位,卻因為被侵害后高位截癱,胸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覺,而被迫中斷了論文答辯。

好端端一個人,飛來橫禍后隻剩下眼睛能動、嘴巴可以說話,但馬超不甘心人生從此隻能與床為伴,他和妻子作出了一個決定,他要絕地反擊……

飛來橫禍

拒加塞被打成截癱 論文答辯被迫延后

2018年4月12日凌晨,馬超獨自一人駕車去機場接自己的父親。馬超妻子駱春穎告訴紫牛新聞,快到機場時經過一條隻容一輛車通過的臨時車道,馬超正常行駛,有兩輛車從后方超車,想強行插道。讓第一輛車插入后,馬超因為擔心患有心臟病的父親,有點著急,於是沒給第二輛車讓道。

馬超當時車速較慢,第二輛車上的一名男子下車后敲了兩下馬超的車窗,馬超沒理睬,對方便直接拽開車門,對馬超進行毆打,並將馬超拖下了車。馬超一介文弱書生,又有急事在身,並不想和他多糾纏,轉身准備回車時,不料后背和頸椎處被該男子幾下重擊,當場癱倒在地無法動彈。事發后,馬超被120急救車送往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急救,被診斷為高位截癱。

凌晨五點左右,駱春穎聞訊趕到醫院,“心疼得要命,馬超平時特別和藹可親的一個人,什麼怨什麼仇能給打成這樣!”

經過10多個小時的手術,馬超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除了眼珠能動,嘴可以說話,右臂可以微微抬起外,胸部以下沒有知覺。

事發當時,馬超的博士論文已經完成初稿,正等待修改。距離博士畢業論文一辯的日子不遠了,卻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災禍而延遲。事發第二天,馬超的導師給他打電話詢問論文進度,得知馬超出事,導師非常意外,趕緊說救命要緊。

艱難治療

不肯給別人添麻煩,妻子隻好偷偷籌款

事發后,打人男子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打人者的家屬來醫院看過馬超,希望就此事和解,駱春穎說:“當時在馬超生命危急關頭,哪有心思考慮和解不和解的事。我說我就希望馬超好起來,你們給我手術費就行。你現在和解我不知道他能恢復到什麼情況。”

打人者家屬扔下三萬塊錢就離開了,之后毆打者及其家屬便拒絕支付醫療費用。

對於毆打者,駱春穎隻希望他們積極賠償。“事情都過去那麼長時間了,我恨他也沒有用,我隻希望他積極配合我們治療,讓馬超恢復得更好一些。”目前,巨額的醫藥費都由馬超和妻子自己承擔,不含營養品已經花去了近50萬元。學校曾經建議她在水滴籌上發起籌款,讓全校師生為馬超捐款。她和馬超提了幾次,馬超都沒同意,他說學生都不掙錢,不能給他們添麻煩。

馬超從重症監護室出來時,已經花了20多萬元,實在是沒有錢了,駱春穎隻好背著丈夫自己在水滴籌上發起了籌款。

駱春穎在採訪中多次提到東北林業大學給自己和丈夫帶來的幫助,她說,學校的領導、老師、學生來看望馬超並給了他們慰問款,在馬超住在重症監護室時,校領導給了他們十萬元學校的借款,救了馬超的命。

7月26日轉入黑龍江省中醫院,至今仍住在該醫院進行康復治療。

絕地反擊

修改論文,幾乎每天都是搏命的戰斗

2018年8月起,幾個月來一直徘徊在生死邊緣的馬超身體稍稍穩定,就向妻子說出了完成博士學位的願望。妻子多次勸他緩一緩,但馬超說,入院期間得到了很多師友的幫助,無以為報,隻有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完成更多的事兒,告訴大家,自己是可以的。

2018年9月份起,在准備答辯的4個月時間裡,馬超對自己的博士畢業論文進行了三輪修改。因為傷情限制,馬超隻能口述,電腦輸入全靠妻子。

然而隔行如隔山,做財務工作的駱春穎哪裡懂馬超研究的計算機應用技術,對於馬超的博士論文根本不懂。幾經磨合,兩人摸索出方法,遇到計算機的專業名詞,馬超一個字母一個字母說,妻子在電腦上拼寫,馬超細心地盯著妻子敲擊的每一個字符。查找參考資料的時候馬超會告訴妻子打開哪些網站,駱春穎打開后把筆記本挪到他面前給他看。

這樣持續性的作業,對身體虛弱的馬超而言,無異於搏命的戰斗。駱春穎除了幫丈夫輸入字符,還要隨時觀察丈夫面色:馬超經常說著說著就暈厥過去,失去意識,“我最擔心他會不會暈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

醫生解釋,這是體位性低血壓引起昏厥。因為高位截癱的馬超平時隻能平躺著,而修改論文時,他必須坐直起來才能看清電腦屏幕,這種坐姿對一般人很平常,但對高位截癱者會造成體位性低血壓。

論文答辯:7名教授全票通過

這段時間,基本上都是駱春穎一個人照顧著馬超,她白天幫助馬超康復訓練,晚上協助他修改論文,好幾個月都泡在康復醫院,幾乎沒回過家,4歲的兒子也委托母親照顧。

論文經過數月的修改,終於可以參加答辯了。今年1月9日,馬超坐在輪椅上,來到哈爾濱工業大學進行博士論文答辯。答辯持續了2個小時,駱春穎陪在現場,應對可能出現的意外情況,馬超的一位學妹則幫他操作PPT翻頁等。現場一共有7位教授進行考核,最終,答辯委員會給予全票通過。據悉,哈工大將在今年4月份授予馬超博士學位。

對於今后的打算,馬超說,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好起來,還能再回到講台,和同事學生們在一起,為社會做力所能及的貢獻。

東北林業大學工作人員表示,馬超老師的毅力激勵著師生們,他們都希望他早日重返講台。

但一個令人擔憂的情況是,目前馬超的康復進展並不理想。駱春穎通過揚子晚報發出吁求,希望能得到先進輔助設備或者醫療技術方面的支持,助馬超更好地康復。

案件進展

重傷一級!檢方以故意傷害罪起訴打人者

東北林業大學給馬超指派了一名姓范的律師進行法律援助。范律師介紹,目前檢察院已以故意傷害罪對嫌疑人提起起訴,具體量刑建議等起訴意見尚不對律師公開。作為被害人的馬超一方,已提出附帶民事訴訟賠償請求。黑龍江省公安廳機場公安局出具的傷情鑒定顯示,馬超傷情構成重傷一級。5月份馬超將做二次傷殘鑒定,鑒定結果會對嫌疑人刑期長短、民事賠償金額的多少產生很大影響,因此范律師正和法院溝通,申請等鑒定做完后再開庭審理。

范律師稱,目前嫌疑人的家屬對馬超一方提出的賠償要求非常不認可,除了手術前給出三萬元以外,沒有一絲一毫賠償的意思,甚至認為馬超受傷,是因為馬超以前所患的強直性脊柱炎所致。實際上,哈爾濱市公安局下設的司法鑒定中心對馬超的骨質和骨密度進行了鑒定,結果為正常,和常人無異,所以強直性脊柱炎和嫌疑人對馬超毆打的損害后果沒有因果關系,完全是外力打擊所致。(楊志敏 吳月蕾)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