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圍牆倒塌磚頭散落路面 絆倒夜間騎車人

2019年02月25日07:34  來源:南京晨報
 
原標題:圍牆倒塌磚頭散落路面絆倒夜間騎車人

2月24日事發地點,人行道上的碎磚塊依然沒有被清理。

承天大道與應天東街交叉口是市民楊先生騎電動車回家的必經之路,可就是這麼熟悉的路,在2月12日當晚,差點要了他的命。不僅如此,從事發到現在已經過去12天,仍然沒有弄清到底誰該對楊先生的受傷負責。

回家路上慘遭橫禍,三根肋骨骨折

“當時是晚上7點多,我下班回家,天黑路滑,視線也不好,非機動車道上平時沒什麼東西,誰會想到突然多出那麼多碎磚塊,我的電動車卡到磚塊,我被甩出去之后,很久才恢復意識。我仔細一看,那些磚塊是道路旁邊圍牆倒塌散落的磚塊。”躺在病床上的楊先生說話有氣無力,臉色很差,用來固定肋骨的胸帶非常醒目。“幸好肋骨沒錯位,只是有3根肋骨骨折,醫生說我隻需保守治療即可。但下周一要進行鎖骨手術,我現在右胳膊是不能動的。”楊先生繼續說。

楊先生小幅度地動了動左手,指了指床頭櫃,“片子和診斷報告都在那裡,麻煩你自己去拿吧,我實在不方便,雖然是右側著地,但左邊的胳膊也行動不便。”

那天晚上倒地之后,當楊先生感受到雨水的冰冷和鑽心的疼痛時,第一時間撥打了報警電話,隨后趕到的警察叫來了救護車,警察又把案件移交給了交警。當楊先生再次感受到溫暖的時候,他已經在離他家較近的南京中西醫結合醫院接受治療了。

“右側顳部硬膜外血腫,合並少許硬膜下出血﹔右側顴弓、顳骨、眼眶內側壁及上頜竇外側壁骨折﹔右側上頜竇及篩竇積液﹔右側第2-4根肋骨骨折,右側鎖骨骨折,斷端移位。”醫院診斷報告上這樣寫著。

“第一天和第二天入院各交了5000元,下周一的手術又交了3萬多元,將來拆鋼板還需要2萬元左右,還有別的雜費,前后加起來差不多8萬塊錢。現在錢都是我和家人自己掏的,這筆錢不是個小數目。”楊先生說這些話的時候,言語中多了幾分無奈。

肇事的倒塌圍牆到底是誰的

“倒塌圍牆附近的圍牆上都是南部新城的廣告,這個地段是南部新城的,交警也先問了南部新城那邊,南部新城的人說這些牆不是他們的。路政方面的工作人員說也不屬於他們管。后來2月13日我又打電話給12345,往后也基本上每天都會向12345詢問進度,但是現在工單又回到了原始狀態。沒有辦法,我又問了該路段所屬的紅花街道,紅花街道說這個路段屬於南部新城的,他們不管。到現在也沒弄清這堵牆到底是誰的。”楊先生說完,眼睛就閉了起來,頭扭在了一邊。

“我想向單位申請工傷,但是單位要我一個月之內出具責任認定書,我就求助交警那邊,但現在交警因各種原因沒辦法出具。不過交警說他們領導要開會研究一下這個問題,近期答復我。”楊先生說,“這一受傷單位的工作落下很多,非常受影響,我的職位已經有人在幫我做了,可是他的能力不行,進度會變慢很多。”楊先生睜開了眼睛,看著窗外,嘆了一口氣,“現在我的一家人都在忙我這個事情,生活節奏和計劃全部被打亂,希望下周手術順利,我能早日康復,也希望能早日找到誰來負責。”

2月24日,記者赴現場實地調查並很快找到了事發地點,離事發地點不遠處同側的圍牆上就立著一個上面寫著“中國鐵建南京南部新城中片區EPC項目”的牌子。經調查,事發地點現場的非機動車道上已經干干淨淨,並沒有散落的磚塊,但佔據著靠牆人行道大片路面的散落碎石塊依舊還在,從圍牆的破損處散落出來的土塊磚塊等依然沒有清理。(劉通)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