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遷女子30年共收養5名棄嬰 培養出3個大學生

2019年03月02日07:32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她收養了5名棄嬰,培養出3個大學生

費存俠照顧腦癱棄兒

費存俠和孩子們在一起

費存俠打掃衛生

30年來,她將腦癱棄兒視為親生兒子,口對口喂飯將他養大。她還收養了4名被遺棄的女孩,努力培養她們成材,3個人成了大學生!

在宿遷市宿城區隆城香堤小區,現代快報記者見到了今年68歲的費存俠。個子矮矮的,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然而就是自己生活都很艱辛的她,共收養了5名棄嬰。如今,孩子們都已長大成人,費存俠卻說“她們好好的就行,我不求回報”。

收留的第一個孩子,是腦癱患兒

“永前,該吃飯了。”2019年1月4日,費存俠在家中給大兒子羅永前喂飯。她將一碗溫熱的粥放在床邊,將被窩裡兒子的腦袋扶起來,靠在枕頭上,隨后口對口將粥喂到羅永前的嘴裡。“別的方法沒用。用勺子喂粥會從嘴裡漏出來,用吸管、奶瓶喂,他沒幾次就給咬壞了。”費存俠告訴記者,30年來,她就是用這種方式將兒子養大。

羅永前是一名腦癱患者。他不會說話,不會走路,隻能一直癱在床上。人們都說,如果不是費存俠夫婦好心收養,羅永前很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記者了解到,費存俠12歲時,不小心摔傷導致胯骨處生瘡,由於治療不及時落下了殘疾,個頭也僅長到1.48米。費存俠結過兩次婚,第一段婚姻,因丈夫沉迷賭錢而告終。37歲時,費存俠遇上了現在的丈夫羅旭良,當時由於歲數偏大了,兩人一直沒有孩子,這也成了費存俠的一個心結。

1988年夏天,費存俠和羅旭良結婚不久,婆婆在宿城區洋北鎮的村間地頭,看到了一個被遺棄的男嬰,大約有1歲。當時天氣炎熱,小嬰兒手腳別扭地交叉在一起,渾身都是被蚊子叮咬的大包。婆婆將孩子帶回家清洗、喂養,后來因為體力不支,費存俠就抱過來養了起來。經過醫生診斷,孩子是嚴重腦癱,親友們紛紛反對費存俠收養這樣一個“累贅”。費存俠卻百般不忍心:“這可是條小生命啊!”

費存俠兩口子給孩子起名叫羅永前。隨著時間推移,大家發現,羅永前的問題越來越多。他不僅一直不能說話和行動,還常常休克,症狀是咬牙、發抖、昏厥,每天發作四五次。

到了七八歲時,羅永前開始排便困難,需要有人將他架起來,用開塞露等東西幫助排便,事后還要清洗。他還常常尿濕被子,費存俠就一直給他用尿不濕。夏天羅永前熱得渾身是汗,兩口子便將他架到木桶裡洗澡,每天至少一次。

為了能及時照顧這個虛弱的孩子,費存俠兩口子一直讓羅永前跟他們擠在一張床上,半夜聽到他“嗚嗚”地出聲,就是他哪裡不舒服了。

30年的辛苦照顧,讓費存俠對這個孩子越發憐愛。“他從來沒喊過我一聲‘媽媽’,但我從心裡一直把他當兒子。”

看不得孩子沒人管,又收養了4個

1991年冬天,費存俠的丈夫羅旭良在魚塘旁撿到一個七八個月大的女嬰,“臉凍得青紫,衣褲上都是排泄物。”兩口子暫時將孩子養在家裡,通過當地媒體幫她尋親,但始終沒人認領。費存俠決定收養她,起名羅玫(化名)。

1995年春天,費存俠的婆婆在趕集的路口,撿到了一個被遺棄的女嬰。孩子已經有1歲多,能跌跌撞撞地走路了。婆婆將孩子帶回家,由費存俠照顧。由於一直尋不到女嬰的家人,費存俠決定將她留在身邊,起名羅琳(化名)。

1998年春天,費存俠出門時,路過一處桑樹地,聽到裡面有微弱的哭聲。她順著聲音找過去,發現是一個剛出生的小女嬰。“臍帶還沒剪掉,整個人都裹在破棉襖裡。”費存俠連忙將身上的褂子脫下來,將孩子連同臍帶包起來,帶回了家,起名羅言(化名)。

費存俠的母親也曾收養過一個棄嬰,名叫費紅(化名)。2002年,費紅長到9歲時,費存俠的母親去世了,費存俠不忍心這麼小的孩子沒人管,也接了過來。

為了照顧這些孩子,費存俠晚上常常睡不足覺。買奶粉、買尿布、看病,都是不小的支出。為了毫無血緣的孩子,投入這麼多財力和精力,街坊鄰居對她的行為很不理解,覺得“傻”。有人勸她,本來日子就過得不寬裕,接二連三收養了這麼多孩子,不怕受拖累嗎?費存俠卻覺得,能碰上是緣分,“我看不得孩子沒人管。”對於以后,她不願想那麼多:“慢慢過嘛,總會熬過去的。”

吃的穿的,都優先留給孩子

“這些年來,她沒給自己過一次生日。”費存俠的丈夫羅旭良話很少,但能看出他對妻子的心疼。羅旭良告訴記者,費存俠對這些孩子格外憐愛,從小到大,哪個孩子犯了錯,她也不舍得打一下,罵一句,吃的穿的,都優先留給孩子。

羅旭良退休前當保安,費存俠擺攤賣小吃,兩人的收入一直不高。收養孩子之后,生活更加拮據。多年來,費存俠沒舍得給自己買一件新衣服,穿的都是別人送她的舊衣。“孩子上學期間,不能穿太破,得先緊著她們。”

有段時間,全家隻靠丈夫一個人微薄的收入生活,捉襟見肘。“很多情況有苦難言,我哭了好多次。”費存俠說,但是她“從沒有后悔過”。

3個孩子上了大學,她說不求回報

“平時奶奶吃得很簡單,我回到家,她才舍得多做一些菜。”“以前每次生病,她都急著帶我找醫生……”在羅言的記憶裡,費存俠對她的好太多太多。由於羅言年紀小,費存俠一直讓羅言喊她“奶奶”。這個“奶奶”,也成了羅言最親的人。

讓羅言始終感激的是,別家有的孩子中學畢業,早早就打工賺錢去了,費存俠卻堅持讓她們繼續讀書。“家裡條件再差,她也堅持要送我們念大學。”如今羅言正在讀大學二年級,“沒有奶奶,我現在都不知道在哪兒呢!”

除了羅言,羅琳和費紅都順利讀完大學,如今已結婚生子。“我文化水平不高,我知道讀書的重要性,這是她們的出路”。費存俠收養孩子,似乎從沒想過“回報”的問題。她從不刻意隱瞞孩子的身世,每個孩子從記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沒想過將來他們會不會孝順,我養他們不是為了有所回報的。”

看著孩子們漸漸長大離家,陸續組建自己的家庭,費存俠除了不舍,更多的是欣慰。“隻想她們能好好過一輩子。”如今最讓費存俠放心不下的,是躺在床上的羅永前。她和丈夫歲數大了,照顧羅永前越來越吃力。“走一步算一步,隻要我還能動,就要照顧他。”

推薦身邊的感動贏取好禮

他們或誠實守信、或自強不息、或孝老愛親、或愛崗敬業……歡迎你將他們的故事告訴我們,線索一經採用,將獲得“感動好禮”。

現代快報+/ZAKER南京記者

鐘曉敏 呂潔 楊亦文 孫旭輝/文

施向輝/攝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