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倚天屠龍記》李東學:不做符號化的張翠山

2019年03月14日10:49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新版《倚天屠龍記》李東學:不做符號化的張翠山

  出演金庸作品顯然是把雙刃劍,雖然不愁流量,但要接受金庸迷的嚴格審視,一不小心就要被“拍磚”。盡管如此,在新版《倚天屠龍記》中出演張翠山的李東學依然要走出“舒適區”,希望找到人物在原著中的內在邏輯,而不是“約定俗成”的張翠山。對於目前網上的各種評述,李東學很淡定:“不一樣的表演方式,才會有意思,所有批評指正一並接受,磨礪前行……”

  李東學以出演《甄嬛傳》中的果郡王一舉成名,之后又演了《許海峰的槍》《繡春刀》《中國推銷員》等電影,做了多種嘗試。此次出演張翠山,李東學表示希望多些挑戰、多些探尋。

  接受挑戰

  彌補錯過蔣家駿導演的遺憾

  同大多數人一樣,李東學也認為“珠玉在前”,無論怎樣的翻拍,都難以超越以前的經典,所以,李東學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出演金庸作品。而這次與新版《倚天屠龍記》結緣,李東學坦言有兩個原因,一是想彌補之前錯過導演蔣家駿的遺憾﹔二是想通過張翠山這個人物,完成對“俠之大者”的解讀。

  以往的《倚天屠龍記》中,張翠山並不重要,偏於符號化,是為了完成敘事的背景交代、讓后面的人物更快登場。但在新版《倚天屠龍記》中,張翠山這個人物被塑造得更為豐富,他獨立成章,從一個生龍活虎的青年成長為父親,經歷了十幾年的跨度,有很大的未知空間,也有很多謎題。

  重新演繹

  張翠山應該在劇中充分綻放

  在接下張翠山這個角色后,李東學又重新讀了金庸小說,研究《倚天屠龍記》,還看了很多和金庸小說有關的文章,在他看來,張翠山的性格和心理應該在劇中充分地綻放,“他是武當大俠,名門正派,可是為什麼他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韙,娶妖女殷素素?他不會在乎周圍人怎麼去看他,之后他的兒子張無忌選擇趙敏,和他是異曲同工。金庸先生在晚年談到過,覺得當年對張三豐,對張翠山這兩個角色寫薄了。我個人覺得,張無忌在冰火島上的那些年,正是培養他性格的關鍵幾年,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幾年,所以張翠山絕不是單有一腔熱血,一根筋兒的人。前幾集張翠山說的那種所謂俠之大者、善惡、因果……正是戲的一個制高點,乃至於后邊的張無忌是一種延續。”

  以往的張翠山自刎,也頗有些悲壯,但是在李東學看來,這一幕更像是“華彩”,而不是悲傷和哀怨,李東學說:“張翠山在自刎之前說的那句話,‘寶刀屠龍,號令天下,莫敢不從’這是一個笑話,是虛的。什麼是真的?情感,兄弟之間的情感,愛情的情感,這個是能夠留得住的。所以我覺得他的行為是經得起思考的。那麼我們就要把他人生的絕唱變成一種華彩,而不是一種哀怨。”

  回應質疑

  不是變胖了而是在增肌

  對於觀眾提出的張翠山有些“油”和“胖”,李東學也給出了解釋,他說所謂的“油”,其實是種年輕生猛,“金庸先生原著就寫到張翠山出場:但神朗氣爽的身形下竟掩不住一股剽悍之意。青年時的張翠山應該是生動智慧的,殷素素是天鷹教堂主,滅龍門鏢局滿門,她這樣一個女人,會愛上一個書生意氣、沒有主意、沒有意趣的受氣包嗎?”至於“胖”,李東學表示,自己這幾年一直在增肌,“所以體重、圍度都比《甄嬛傳》那會兒變大了”。

  提及現在的觀眾喜歡“1.5倍速,2倍速”播放劇集,李東學一方面認為是對創作者的一種鞭策,另一方面,他更希望觀眾可以耐心欣賞一部作品,“倍速看《甄嬛傳》,很多細節和養分會被錯過,《倚天屠龍記》也一樣。金庸先生的書之所以有文學性,是因為他的文筆,他用了很多巧思是值得觀眾去想的。 ”

  演員之外的李東學,愛看書愛看展覽,不過他強調自己並不是文藝青年,可能只是有顆文藝心:“因為我知道自己的淺薄,所以一直是補的心態,我們周圍有才學的人太多了。”採訪時,他還向北青報記者推薦了自己很喜歡的《天神下凡》與《復眼的影像:我與黑澤明》兩本書。(肖揚)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