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江蘇太倉:新型職業農民在成長

本報記者 王偉健

2019年03月19日07: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太倉 新型職業農民在成長(經濟聚集·會后探落實①)

《人民日報》2019年3月19日11版 版面截圖

原題:有知識 懂技術 會經營

太倉 新型職業農民在成長(經濟聚集·會后探落實①)

開欄的話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參加代表團審議,就鄉村振興、創新創業創造等發表重要講話,引起熱烈反響。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扎實推進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堅持創新引領發展”“深化重點領域改革”“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等,也為進一步推動高質量發展明確了路徑。

路徑已定,重在落實。即日起,本版推出“經濟聚焦·會后探落實”系列報道,圍繞“三農”、創新驅動、深化改革、對外開放等領域,通過記者實地走訪,觀察各地在具體實踐中的經驗做法和思路,敬請關注。

剛剛閉幕的全國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代表團參加審議時強調,黨的十九大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鄉村振興是包括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的全面振興。

鄉村振興離不開人才的有力支撐。深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需要一批有知識、有技術的新型職業農民扎根農村、深耕現代農業。據統計,目前全國新型職業農民超過1500萬人,68.79%的新型職業農民對周邊農戶起到輻射帶動作用,平均每個新型職業農民帶動30戶農民。

新型職業農民從哪兒來?如何加強培育新型職業農民?這對地方政府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江蘇太倉,一支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隊伍正逐漸發展壯大,為太倉現代農業發展注入了新鮮血液。

難題——

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

太倉常年穩居全國百強縣市前十,作為工業強市,為何會那麼早啟動大規模新型職業農民培訓?太倉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聞銘負責農業、農村方面的工作已有多年,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他陷入了沉思。

得益於現代農業的飛速發展,太倉早在2012年被列為國家現代農業示范區,但與此同時,一些問題和矛盾也凸顯出來。“我們在走訪中發現,當時從事農業生產的農民年紀大多在50歲以上,農忙季節勞力短缺,農業勞動力‘兼業化、老齡化’現象較嚴重,等這些人老了,誰來種地?”聞銘說。

雙鳳鎮農技站副站長丁新紅對此也有擔心和思考。他說,雖沒具體統計過,但鎮裡40歲以下的農民屈指可數,種地的基本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在推廣農業技術時,年紀大的農民既不願接受,也接受不了,所以希望更多的年輕人從事農業生產。”

城廂鎮東林村有2200畝水稻田,在村上農機庫房裡,各式農機設備琳琅滿目。今年68歲的本地農民王林生是一名老拖拉機手,說起前幾年的情況,他直搖頭。“老機械淘汰了,引進了很多新機器,按鈕多,上面都是彎彎曲曲的外國字,別說去操作,光看著就頭大。”

技術和理念都在更新,農村人才缺口很大。“在這個大環境下,如何種好地又考問著太倉現代農業的可持續發展。”聞銘說,近年來,太倉開始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以滿足現代農業發展的需求。

培育——

學到真本領,單位搶著要

在東林村口的田坎上,堆放著一捆捆用白膜包裹住的秸稈,一輛農用拖拉機正展開搖臂,將秸稈包“抓”進貨車。走近一看,駕駛員原來是一位小伙子,名叫單祎軼,是一名“95后”,“這些秸稈經過科學處理后,將用來喂羊。”他說。

2017年6月,單祎軼從蘇州農業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就來到東林村合作社農場,成為這裡的一名拖拉機手。“農村工作比我想象中要辛苦得多,忙的時候凌晨3點就要起床從家裡出發,前往田間進行施藥作業。”

剛來時,也有人背后議論:“大學生什麼行業不好干,非得當農民?”但單祎軼有自己的理解,他說,“我已經不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農民,每天都與先進機器打交道,干的都是技術活,所以也很有自豪感。”

早在2013年和2014年,太倉市就聯合農業院校,在全國首次採用定向委托培養方式開展職業農民培育工作,兩期共招收了206名農業委培生,單祎軼便是其中之一。

學到真本領了,用人單位都搶著要。在太倉市舉辦的幾次招聘會上,這些農業委培生都被“一搶而空”。工資也不低,底薪大多超過3500元,交齊“五險一金”,還有年終獎。單祎軼算了一下,2018年,除去五險一金扣除部分,他一共拿到了6萬多元。

“農村人才需求太大了”,太倉市農業農村局科教信息科科長王鳴偉感嘆,兩期共招收了206名學生,目前有185人在農業崗位(包括一線生產、村務管理等各種崗位)。“效果很不錯。”他說,到2020年,太倉計劃再培養200名農業委培生。

但即便如此,規模還遠遠不夠。除了定向培養以外,太倉市還以繼續教育、技能培訓等為重點,全面推進新型職業農民培訓工作。

1991年出生的陶煜東從上海一家農校畢業后,就來到沙溪鎮虹橋村承包了農場種植果樹。2016年,果園在經營與技術上都遇到了難題。正當陶煜東一籌莫展之時,沙溪鎮農村工作局推薦他參加了太倉市舉辦的新型職業農民技能培訓班,授課老師多是頂尖的農業專家,他不僅在課堂上學到了很多最新的農業技術,在課堂外,老師們也是有求必應。

2017年,農場出現了大面積的梨鏽病,眼看著收獲季節將至,陶煜東焦急不已,於是,他便向太倉市農業主管部門求助。在他們的協調下,江蘇省農科院的專家立馬帶隊趕到現場,並拿出了一套詳細的診治方案,很快,梨上的鏽斑就消失了,他的農場也逃過了一場災害。

前不久,陶煜東還領到了太倉市農委(現“太倉市農業農村局”)頒發的“新型職業農民証書”,“綠色本本,蓋上紅章,拿在手裡,特有自豪感。”他說。

據介紹,自從2013年太倉市政府把《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工程》列為市政府實事工程,截至2018年底,太倉累計培訓農民達21207人次,農民培訓及持証農民比例達78.23%。經過多年的努力,太倉已經培養出一支“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年輕人才隊伍。如今,在太倉市,領証上崗的新型職業農民已有564人,這些人不僅年富力強,學歷層次也更高。

聞銘說,今年1月份,太倉又增添了205名持証上崗的新型職業農民,其中63人為大學本科學歷,142人為大專學歷。

扎根——

踏踏實實干,日子有奔頭

陽春三月,微風徐來,走在沙溪鎮的林蔭大道上,草莓的清香從田間扑鼻而來。在半涇村一處採摘園裡,陳一帆正打理著草莓地。

陳一帆今年24歲,從蘇州農業職業技術學院回家務農。見記者前來,他熱情地摘下一顆白色草莓遞過來,“這是我今年試種的‘白雪公主’,個頭大,色澤好,一顆就能賣很多錢。”說話時滿臉自豪。

陳一帆在2017年畢業后,就進入半涇村工作,但他來到這裡后發現,合作社農場的蔬菜產量雖然高,但利潤一般,比如種植一畝芹菜,隻能掙到5000元左右。

深思熟慮之后,從2018年夏天起,陳一帆就利用自己的技術特長,購買水果玉米種子進行試種。由於培育方法得當,第一年就獲得了大豐收,一個水果玉米能賣8塊錢,而且供不應求。陳一帆算了下,一畝水果玉米每年就能掙4.5萬元,經濟效益極高,“種地雖然辛苦,但也能種出自豪感,隻要踏踏實實干,日子照樣有奔頭。”陳一帆說。

在過去3年多的時間裡,陶煜東在參加農業技能培訓的同時,也在對農場的綠皮梨種植模式進行改良,並設計出了Y字形、海燕形棚架,不僅畝產量實現了翻番,產品也能提前半個月上市。2018年,農場收獲的水果達到了8萬余斤,是3年前的4倍。

如今在太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通過培訓成了新型職業農民,“當農民也很驕傲,種地也有盼頭”成為他們的一種共識。“經過培訓后的新型職業農民,不僅技術底子好、接受能力較強,而且富有激情與干勁。”聞銘說。

幾年間,很多優秀新型職業農民開始嶄露頭角,這些年輕人不僅為太倉現代農業發展助力,他們自身也在鄉村振興的大舞台上找到了廣闊的發展空間。

《人民日報》2019年3月19日11版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