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遷村民被打傷3年后 又被警方帶走拘留罰款

2019年03月23日09:20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鄰居把他打成輕傷被判刑 3年后,警方一紙決定書把他也拘了

3月9日,關廟派出所民警將袁長生帶走送到拘留所。

已年過六旬的袁長生。

2015年的一次沖突,村民袁長生被鄰居袁某打成輕傷,袁某受了輕微傷。此后袁某因故意傷害罪被判刑。讓袁長生沒想到的是,事發近3年后,當地警方就此事發來行政處罰決定書,對他處以治安拘留7天、罰款500元。

從3月16日走出宿遷市拘留所大門,年過六旬的袁長生就拎著裝滿各種材料的黑色背包,奔走於相關部門之間,他想弄個明白,三年多前的一次和鄰居打架,為何時間過去了那麼久,自己還會被拘留7天?為何在宿遷市公安局《行政復議決定書》已經認定拘留程序違法的情況下,自己仍被拘留? 

當年沖突

鄰裡糾紛,一個輕傷,一個輕微傷

1955年出生的袁長生是宿遷市宿豫區關廟鎮崇河居委會袁庄組人,而袁某是當時的村會計,兩家之間隔了幾戶人家。“按輩分論起來,我和他還是家裡的兄弟。”

袁長生說,他和袁某之間的不愉快早些年就有了。2015年10月25日,兩人之間的矛盾終於因一件小事激化。當日上午8時許,袁某的妻子與袁長生因向兩家田地交界處的溝內填草而發生爭吵,袁某趕到現場后,與袁長生發生厮打,二人相互拳打腳踢,后被聞訊趕來的鄰居拉開。

這場沖突的結果是:袁長生嘴部、生殖器以及肋骨受傷,袁某左眼受傷。

袁長生當時感到肋部疼,也沒當回事,不料下午就疼得不能干活了。第二天,他借了1000元到宿遷市中醫院門診就診,被診斷為:多發性軟組織損傷、左側3-6肋骨骨折、面部外傷、上唇皮膚損傷、龜頭挫傷、左上中切牙鬆動、右上側切牙鬆動等傷情。

事發后第三天,袁長生到派出所報案后,到宿遷市中醫院住院治療,並於同年12月3日出院,共住了37天醫院。

后經鑒定,袁長生因外傷致四處肋骨骨折構成輕傷二級﹔袁某因外傷致左眼部損傷構成輕微傷。

一方因故意傷害罪獲刑11個月賠償兩萬多

袁某因涉嫌犯故意傷害罪,於2015年11月10日被取保候審,2016年7月1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4日被逮捕。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袁某犯故意傷害罪,於2016年7月13日向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袁長生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法院受理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該案。

法院審理認為,袁某故意傷害他人身體,致人輕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傷害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袁某犯故意傷害罪的罪名成立。

法院認為,該案系民間矛盾激化引起的糾紛,可酌情對被告人袁某從輕處罰。被告人袁某的行為造成被害人袁長生受傷,應賠償其相應的醫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交通費和營養費。綜合全案依法減輕被告人袁某的賠償責任,法院確定按70%賠償責任比例承擔。被告人袁某賠償被害人袁長生經濟損失共計26790.8元。

宿遷市宿豫區人民法院於2016年9月30日作出判決,以袁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袁某於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袁長生經濟損失26790.8元。

一審判決后,袁某不服判決,上訴到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法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該案。二審法院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故駁回袁某上訴,維持原判。

爭議處罰

3年后派出所送來行政處罰決定書

自己雖然受到了傷害,但袁某被判了刑,也賠償了自己2萬多元的經濟損失,袁長生認為,和袁某打架一事終於結束了。但讓他沒想到的是,事發近三年之后,他等來了一份當地派出所送來的宿遷市公安局宿豫分局的《行政處罰決定書》。

2018年8月初,袁長生在南京幫女兒照看孩子,女兒告訴他,老家的派出所送來了一份日期為2018年8月1日的《行政處罰決定書》稱,在2015年的那次打架中,袁某左眼部被鑒定為輕微傷,要對袁長生行政拘留七日並處罰款500元。

“我覺得自己很冤,都被打成那樣了,還不能還手?”袁長生說,在得知自己要被拘留后,他趕回宿遷老家,為自己的事奔波,於2018年9月17日向宿遷市公安局申請行政復議。他的申請行政復議材料中寫道:“袁長生沒有機會打傷袁某的眼睛,即使有傷,也是在正當防衛中無意碰到的,有錯嗎?”此外,袁長生認為,“時間都過去近三年了。”

宿遷市公安局:“行政處罰”程序違法

宿遷市公安局於2018年11月6日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認為,宿豫分局的《處罰決定書》不僅描述上存在瑕疵,而且存在兩處程序違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九十九條第一款規定,‘公安機關辦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過三十日﹔案情重大復雜的,經上一級公安機關批准,可以延長三十日’,被申請人的處罰行為明顯超過法定期限,屬於程序違法。”此外,“辦案單位受案時未出具受案回執,亦存在程序違法”。

但《行政復議決定書》同時認為,“2018年8月1日,被申請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3條第1款,對袁長生行政拘留7日並罰款500元,適用法律依據正確,量罰適當。”

據此,宿遷市公安局決定確認豫公(關)行罰決字﹝2018]592號行政處罰決定程序違法。

拘留照樣執行,辦案民警被“內部處理”

拿到宿遷市公安局的《行政復議決定書》,袁長生心稍微安了些,他認為自己這下沒事了。但3月9日這一天,他還是被關廟派出所民警從家門前帶走了,送到了宿遷市拘留所。

3月21日中午,紫牛新聞記者採訪了宿遷市公安局宿豫分局政治處陸迅警官。陸警官認為,程序違法和具體執行是兩碼事,程序違法並不影響案件的定性和具體執行,因為該案援引的法律條款正確。負責辦理袁長生和袁某打架一案的民警已被記2分。“這是我們的內部處理,記2分后,當年的評優評先就沒有了,提拔任用也暫緩。他的過錯在於,沒有第一時間對案件當事人進行執法。”

第三方觀點

律師:處罰不能隻看傷情,不問緣由

江蘇蘇源律師事務所王進律師則認為,警方的解釋“程序違法和具體執行是兩碼事,程序違法並不影響案件的定性和具體執行”,這樣的說法值得商榷。

王律師表示,程序違法的情況還是比較復雜的,對於嚴重程序違法行為,一般應予撤銷﹔對有些程序違法卻無法彌補和完善的,但行政處罰決定事實清楚,証據充分,適用法律法規正確,這一程序上的缺陷並不影響行政處罰正確性的,可以確認。總之,要根據行政違法行為中程序與實體的違法情況和關系,以及程序違法本身的嚴重程度等具體情況進行認定。認為違反程序的行政行為一律無效的觀點是片面的,而無視程序違法,認為程序違法不影響具體執行的說法也是錯誤的。

王律師認為,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這樣的處罰要格外慎重,當地公安機關超過法定期限能否再對當事人進行行政處罰,這個沒有明確的規定,不好簡單地評價對與錯。但是,這個事情除了上述已經確認的程序違法外,還有一處程序是有問題的。從袁長生的敘述看,派出所是直接將《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過來,根據當年的鑒定——袁某受了輕微傷,就作出處罰,這個也存在程序違法嫌疑。派出所應該對當年那起傷害案的事實進行調查,搞清楚袁長生在這起案件中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是正當防衛還是互毆,有過錯還是沒過錯等事實,不能僅僅根據袁某當時受輕微傷這個結果就直接作出處罰決定。

王律師認為,一個並不復雜的案件中出現這麼多程序違法行為,值得有關部門認真反思。

紫牛新聞記者 吉啟雷 高峰 文/攝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