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坤回應“油膩”:中國太缺少油膩的歌手

2019年03月25日15:49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楊坤:我就是個倔強的大叔

《歌手2019》上周五播出了決賽前的最后一期,楊坤再次奪冠,這是他在本季《歌手》上的第四次奪冠。“我自己非常滿意。”節目錄制結束后,楊坤接受了本報記者的電話採訪,電話那頭他語氣依舊興奮。但與此同時,他也坐過好幾次第六、第七的危險席位,有人說他“充滿張力”,也有人評價他“油膩”。面對過山車一樣的名次和兩級的評價,楊坤並不掩飾自己的無奈,但他堅定地表示:我不迎合觀眾,隻呈現豐富的自己。這就是楊坤,一個倔強的大叔。

 參加節目

  不想被《無所謂》束縛

要說這一季《歌手》上最能折騰的一個人,楊坤當之無愧。他每一期的選歌風格都不相同,幾乎沒有重樣。從自我剖白的《我比從前更寂寞》,到深深感動觀眾們的《長子》,再到視聽效果“炸裂”的《拒絕再玩》,唯獨沒唱的,就是被觀眾聽得爛熟的《無所謂》。

《無所謂》是他的成名曲,可在節目錄制的開始,楊坤就有了決定,“要唱《無所謂》,那多傻啊!”

原來,這首歌2002年發行后,楊坤沙啞的聲線和獨特的唱法給大眾留下深刻的印象,進而被無數人模仿。“有人是夸張地模仿,有人干脆是丑化。”楊坤甚至感覺有些苦惱,《無所謂》成為貼在他身上揭不下來的標簽,“其實,我在后來每張唱片裡都有變化,但大家都覺得我隻會唱這一種情歌。”

這次登上《歌手》的舞台,楊坤心裡跟自己較著勁兒,“我一定要讓大家知道,他們以為的楊坤不是我,我也有其他風格。”

  回應“油膩”

  中國太缺少油膩的歌手

可是,想改變觀眾的固有印象並不容易。他四次在節目中奪冠,但也好幾次險遭淘汰。在演繹唱跳作品時,網友們還給出犀利的評價——“油膩”,跳舞的動作也被描述成“踩煙頭”。

“如果我的台風是油膩,那中國太缺少我們這種油膩的歌手了!”這個“倔強大叔”有些不忿,語氣卻透露著堅定。“中國聽眾喜歡的舞台表現是溫文爾雅、娓娓道來的,在台上張揚自我的反而接受不了。”

在他看來,一個真正優秀的歌手無論唱快歌還是慢歌,在台上都會十分投入,他的“踩煙頭”只是唱快歌進入情境后的表現。“我唱歌投入的時候,情不自禁地就有這個動作了。你沒發現好多中國歌手唱快歌反而沒動作嗎?那才奇怪呢!”

可《歌手》是個競技的平台,楊坤的個性表現得不到普遍認可,名次就肉眼可見地跌了下來。為了“安全”著想,楊坤無奈地調整策略:在排名比較靠前時,他就“放飛自我”,唱更符合自己個性的歌﹔當排名“危險”時,他就唱一些平穩的歌曲。可又有一種評價隨之而來:楊坤太迎合觀眾了!

楊坤又一次無奈了。“我絕不是迎合,無論選什麼歌,我都希望能得到觀眾的共鳴。”他深吸一口氣,“只是有時候巧了,觀眾能從我的表達裡找到共鳴,有時候我表達的點沒有被感知。”

  走出抑郁

  渴望留下更多好歌

楊坤一點不否認他在乎排名,他說,上比賽節目對身體和心理來說都是一種煎熬,每錄一次都像是“剝了一層皮”。但他還是喜歡這種感覺,“太多年沒這麼認真過了。”

對楊坤來說,“認真”有另一重意義:幫他走出抑郁症的困擾。在2005年前后,《無所謂》火遍大江南北,楊坤正值事業的上升期,但他卻突然覺得“得到越多,折磨也越多”,一檢查,才發現自己患上了抑郁症,有一段時間,他無法面對公眾,甚至無法完成演出。

“現在還一直在調整,”楊坤坦然相告。好在這麼多年來,他發現一個調整自己的辦法,就是“專注地做事”,“一旦我特別專注地鍛煉或者工作,生理上和心理上不好的感覺就少多了。”

“和那麼多有聲望的歌手同台比較,誰都不願意自己名次靠后,太長時間沒這麼緊張過了。”楊坤嘴上說著緊張,內心其實是享受的,“我特別希望能在節目上多留幾期,留下更多大家喜歡的歌。”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