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蘇州街頭頻現制售假証 付了定金即日可取

本報記者 金正波 吳 月 沈童睿 人民網記者 趙 晨

2019年04月01日06: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記者街頭探假証(來信調查)

《人民日報》2019年4月1日7版 版面截圖

原題:畢業証、身份証、營業執照、健康証……小廣告宣稱“隻要你需要,就能辦到”

記者街頭探假証(來信調查)

編輯同志:

在蘇州的一些人才市場、勞務中介、火車站等公共場所,常有人手持名片,見人就發。名片上印有“東南亞証件集團有限公司”字樣,承諾能夠辦理本科畢業証、身份証、駕駛証、教師資格証等各種証件。我還發現,公交站台、共享單車、電線杆、大橋、人行道、小區裡也經常有辦証、刻章的小廣告。

辦証小廣告不僅影響市容市貌,制售假証更嚴重破壞社會公平,希望有關部門及時清理整治。

蘇州市民 李 陽(化名)

“這就是他們發的名片,號稱能辦各種証件。”3月21日,李陽見到記者,便掏出一張紅色名片。名片正面寫著“本公司長期辦理全國各地有效証件”,背面列有各種証件名稱,比如刻章、社保卡、殘疾証、房地產証、駕駛証、健康証、教師資格証、二代身份証……數一數竟有60多項。

真如名片所說能辦多種証件嗎?這些証件又是怎麼辦出來的?記者進行了調查。

遇人就發名片,聲稱200元即可辦一張本科畢業証

3月22日上午,江蘇蘇州高新區人力資源市場,不少公司的招聘會正在舉行。約百米外的路口,一名中年女性靠坐在摩托上,隻要見人路過,就主動上前遞名片。記者走近一看,這與李陽此前提供的名片十分相似,正面印著“東南亞証件集團有限公司”,承諾“為您求職鋪大道,為您成功架橋梁”。這位女性就是名片上的聯系人謝某,並留下了電話號碼。

記者咨詢能否辦理本科畢業証。“可以呀!現在給我信息,明天就能辦好。”謝某答應得很爽快,據她介紹,200元即可辦一張本科畢業証,隻需提供姓名、出生年月、專業、畢業時間和一張照片,“跟真的一模一樣,就是不能上網查。”

離開蘇州高新區人力資源市場,途經蘇州市獅山大橋,記者發現大橋欄杆上印有很多辦証、刻章的電話號碼。大橋東頭,一位男士坐在摩托車上,車筐上放著一塊“刻章”的牌子。記者向其打聽是否可以刻公司印章,該男士表示可以,一個字20元,兩三天即可取到。

在位於蘇州市姑蘇區的蘇州市人力資源市場附近,記者也發現了辦証、刻章廣告。正駐足拍照,一名自稱老張的中年男子主動上前打招呼,問是否需要辦証。

老張把一張“東南亞証件集團有限公司龍某”的名片遞給記者。“介紹人去辦証,會分到一點喝水的錢。”他說,昨天就介紹了兩個。

約20分鐘后,記者在蘇州市姑蘇區的消防醫院前見到了龍某。她說,畢業証、健康証可以辦理,但最近查得嚴,不建議辦身份証,即便辦理,也無法聯網。

街頭採訪中,一位蘇州市民告訴記者,類似的小廣告在大街小巷還有不少。公交站、共享單車、電線杆、大橋、人行道、小區裡都有。他還展示了之前撿到的一張廣告,上面寫著“本公司長期辦理各種証件及印章”“隻要你需要,就能辦到”。

有的勞務中介也能“幫助”求職者辦畢業証

在與李陽見面時,他還告訴記者,不少介紹工作的勞務中介也能辦假証。據此,記者乘車來到位於蘇州市吳中區的竹園路和新華路交叉口,沿著新華路向南步行,發現這條路上有七八家勞務中介。

記者走進一家勞務中介,詢問能否辦理本科畢業証。一位女工作人員說,現在本科畢業証不太好辦,中專証更容易辦。她隨手就拿出了一張中專証。

旁邊一位男工作人員說,可以電話咨詢一下是否能辦理。他出門打了個電話,回來就說能辦,大概180元。“放心好了,絕對讓你滿意!”這位男工作人員還說也可以直接找他朋友,並提供了電話。

記者又走進附近的另外兩家中介,工作人員均表示可以辦理中專畢業証,其中一家的工作人員還拿出三種不同樣式的中專畢業証。

在蘇州市高新區楓津大街,也有多家勞務中介。記者走進其中一家,問能否辦大專畢業証。“可以啊,150!”工作人員回答很干脆,稱她可以“找人辦”,並承認証是假的,但“看不出來,除非他去查。”

勞務中介,咋還能辦証?這種情況是否普遍?記者根據此前收到的名片,以自己是勞務中介為由,聯系了“東南亞証件集團有限公司”的胡某。

“咱們這邊都能辦什麼?”“畢業証、體檢表都能辦。”

“我們想辦10個人的,什麼時候能辦好?”“下午把資料給我,明天就行。”

“之前有沒有別的公司跟你們聯系?”“有的。”

胡某建議添加微信聊。在微信上,她說健康証40元一個,“沒有查的,這邊工廠要的人很多”。

問及身份証,胡某也說“好做”。記者問是否能聯網,回復“不要問這麼多,想做就發給我”。隨后,胡某發來一張身份証樣品照,說“關鍵是相片要清楚,效果就好”。

談及價格,胡某說:“身份証收50元一張吧,收別人最少100元,你做中介的,就算本錢價吧。”

提供信息即可辦假証,付了定金即日可取

說能辦証,真能辦下來嗎?記者根據一家勞務中介提供的電話,聯系到一位女士。

通過微信,她傳來一張大專畢業証模板。“大專3年,本科4年。本科畢業証和大專畢業証書差不多,只是年限不同。”

3月23日,記者來到約定地點,是另一家位於新華路的勞務中介。“如果一次辦五六份本科畢業証,最快什麼時候能拿?”“現在給我照片和信息,最快明天早晨就能給你。”記者以與朋友商量后再決定為由離開了。

在“東南亞証件集團有限公司”謝某處,辦証需要先交80元定金。為了讓記者相信,謝某從包裡拿出兩塊刻好的印章,對記者說:“你看!這是幫別人刻的公司章,一會兒就有人過來取。”

當天下午,謝某就通過微信把本科畢業証的模板發給記者。模板左下方有“某某大學”字樣的圓章和証書編號,右下方的“校(院)長”處也印有姓名章。謝某要記者提供一張照片,她再在証書上蓋上鋼印,並承諾第二天早晨10點左右即可取証。

此外,謝某也承認,不能在網上查,如果花幾千元,也能辦在網上可查詢的畢業証,但是,“查是可以查,時間不長,網上查的時間隻有三五個月,之后就自動取消了。並且隻能按我們的網站去查,不能在學信網查。浪費那些錢也沒用,不如辦個200塊的。”

之后,記者再次致電謝某,問是否能夠辦理營業執照。她說可以,並通過微信發來營業執照模板,一張營業執照大概480元。

■編后

對制售假証要細查嚴打

街頭逢人就發名片,承諾“隻要你需要,就能辦到”﹔在城市各個角落,隨意張貼像牛皮癬一樣的辦証、刻章小廣告﹔勞務中介竟然能“幫助”求職者辦理各類畢業証……記者調查的所見所聞,並非個案,不少讀者來信也反映過類似現象。

事實上,隨著信息化建設提速,各種場合使用假証的空間越來越小,但為何制售假証的現象依然存在?一方面,少數商販看准了一些人不勞而獲的心理或謀求不正當利益的需求,再加上一些用人單位在招聘時對証件把關不嚴,這就容易滋生買賣假証的土壤。比如,求職屢屢碰壁者為了獲得更好的崗位和薪酬,就可能會動起辦個本科畢業証的歪心思。再如,一些經營者為了偷稅漏稅購買發票,等等。另一方面,執法難度大。假証販子往往不是單兵作戰,散發傳單、制作証件、取送証件等各個環節都有專人負責,形成制售假証利益鏈,具有流動性大、隱蔽度高、單筆涉案金額小等特征。

買賣假証不僅影響社會正常秩序,損害社會誠信,也侵蝕著社會公平正義。制售假証必須嚴打。首先,執法部門應加大對假証販子街頭攬客現象的打擊力度,對於制售、使用、買賣假証等違法行為的個人和單位,依法嚴肅處理。其次,進一步擠壓使用假証的空間。這需要各個行業系統不斷完善自身領域相關証件的防偽標識,用人單位在招聘時更加認真細致審核証件,讓投機取巧者沒有可乘之機。

《人民日報》2019年4月1日7版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