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江蘇故事

泰州靖江徐周村:農民吃上旅游飯 田園鄉村新畫卷

人民網記者朱殿平

2019年04月11日07:22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黨的十九大站在新時代的坐標系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在貫徹落實鄉村振興戰略上,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要從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出發,認真研究工作重點和實施路徑,不斷優化思路和改善方法。我們注意到,在實現鄉村振興的新征程上,江蘇有一批鄉村典型立足當地資源優勢,用足用好黨的政策,開拓創新,奮發有為,走在了時代前列。發展有規律,路徑可借鑒。為此,我們策劃推出系列報道《鄉村振興·江蘇故事》以饗讀者。

這座“全國文明村”正朝著“大美徐周”的新目標邁進。

這條3公裡的生態採摘走廊串聯起了徐周村的多個景點。

“黃雲彭同志:經徐周村兩委會研究決定於本月十六日召開徐周村2019年第一季度村民代表大會,特邀請您出席會議……”1個月前,滬靖農家樂老板黃雲彭收到了江蘇省靖江市馬橋鎮徐周村村委會發來的請柬。黃雲彭這個上海人儼然已經成了這裡的村民了。

這次村民代表大會的重要議程之一,就是討論《人居環境保護村規民約》。“徐周村去年入選了泰州市的特色田園鄉村試點,基礎設施更新了不少,環境也是大變樣兒,下一步確實該考慮好環境咋保護好,這個會挺切題!”收到邀請后,黃雲彭一連幾天忙著在村裡轉悠,收集其他村民的意見。

一周后,徐周村的十裡櫻花大道進入盛花期,絢爛的櫻花、整潔的村容、淳朴的民風,引來眾多游客慕名“打卡”。這其中,與那次村民大會“頭腦風暴”的成果分不開。作為“全國文明村”,文明的氣質浸入了鄉村治理的方方面面,也成為激發鄉村旅游發展的動能之一:游客們說,這裡村民都很熱情,大家願意來﹔客商說,這裡民風淳朴、干部朴實,大家放心來。

徐周中心村現有人口2800來人,去年人均純收入近3萬元,村集體資產超1000萬元。全村上下干群同心發力農村生態化、生態旅游田園化、田園產業綜合化,一個詩意的現代田園鄉村的美麗畫卷正在這裡徐徐鋪開。

發端於15年前的鄉村旅游夢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徐周村曾是遠近聞名的棉花高產村。1994年,棉花種植形勢一片大好,徐周村的棉花產量也連續多年蟬聯全市第一,村書記徐忠祥卻在此時選擇了“激流勇退”。精於算農賬的他意識到,栽種棉花、水稻和小麥等傳統作物不能讓農民致富。於是他提出棄種棉花,改種畝均效益高的外貿蔬菜和水果,建成靖江冷凍廠外貿果蔬種植基地,徐周村在靖江第一個走上了農業結構調整的新路。

1998年,外貿蔬菜行情趨冷,徐忠祥又提出要“兩條腿走路”,帶領村民展開了熱火朝天的葡萄種植,全村800多畝農田最多時有近300畝種上了葡萄。2010年開始,徐周村又在全市率先推行土地流轉,將村裡300多畝田地流轉給投資者種植苗木、瓜果蔬菜,發展觀光農業。

“要把農民從土地上解放出來!”徐忠祥還記得,村裡第一家合作社“齊心葡萄合作社”是位村干部牽頭成立的。后來陸陸續續又有十幾家合作社落戶徐周村,有種葡萄的、種桃子的、種櫻桃的、種梨子的、種柚子的……不一而足。村裡順勢建起了一條3公裡長的採摘走廊,將這十多家合作社串聯起來。“當時還沒想到鄉村旅游的概念,初衷就是為了把種的東西推介出去,要賣東西!”

合作社模式實行不久,新問題又來了:老百姓的負擔減輕了,但是合作社老板壓力比較大,單靠果品採摘很難盈利,各家之間有了惡性競爭的苗頭。接著,村裡牽頭組織這十幾家合作社的老板開了場碰頭會。大伙兒覺得,要結合這條生態走廊發展些配套餐飲、住宿等,把游客留下來。這成了徐周村發展鄉村旅游的雛形。

在徐周村葡萄園南側,籬笆院內一座漆成淡綠色的農家小宅,二層高的小樓背靠嚴家港,正對百畝良田,一眼望過去,與周圍景色渾然一體。這就是徐周村第一個農家樂,由上海老板黃雲彭利用村民家的房子改造而成。這套450平方米的兩層民宿共有17個房間,可以同時容納50余人入住。住宿區后面,一排由彩鋼瓦搭建的小屋是餐廳,可容納200人品嘗靖江農家菜。

說起黃雲彭,村裡人和他都很熟。剛開始,“滬靖農家樂”的名聲還沒打響,黃雲彭就帶著自己的朋友來體驗,一步步打開了市場。如今,來徐周村的游客中,也屬上海的游客最多,游客們除了欣賞這裡的田園風情,天氣好的時候還會去孫家老宅文博園的跑馬場騎馬。2016年底開業以來,累計到訪游客已近萬名。而黃雲彭自己更是被徐周村“迷”住了,連春節也留在靖江度過。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